緬甸:初創企業的「高風險高回報」國家

一名僧侶在緬甸大金石前自拍
一名僧侶在緬甸大金石前自拍

蘇珊·貝恩(Suzanne Bearne) BBC商業記者 發自仰光

經過了數十年的獨裁統治和國際制裁後,緬甸現在出現了規模雖然不大,發展卻很迅速的科技創業景象,有從事家做盒飯的送餐生意,有從事漫畫應用程序設計的,不一而足。但在許多大型國際投資者看來,這個國家的風險還是太大。

在撣邦的一片稻田裏,一個插秧的農民穿著傳統的緬甸筒裙籠基,戴著一頂在酷熱的日頭下能夠遮陽帶來蔭涼的圓錐形帽子。他停下手頭的農活,拿出手機查看臉書(Facebook)。

就在五年前,手機的SIM卡當時的價格高達500美元(380英鎊),這一幕簡直不可想像。

不過,自從一些國際電信企業在緬甸開通了網絡之後,SIM卡的價格已經暴跌至1美元,現在五分之四的緬甸公民都擁有智能手機,將這個國家的數字經濟推進了21世紀。

在它的前首都,變化的感覺尤其強烈。

位於仰光市中心一棟公寓樓裏的創意空間(Phandeeyar),是緬甸第一個本土的社區科技中心,這裏舉辦黑客馬拉松和各種研討會,為緬甸首個加速器項目下的初創企業提供了辦公空間。

受益於創意空間提供的2.5萬美元的種子資金和指導,7家年輕的創業公司正忙於起步。

Home made meal for office workers
Shwe Bite把家庭廚師和尋找午餐的上班族聯繫到了一起

許多像Shwe Bite這樣的企業,正在挑戰這個最傳統的國家的商業規範。這是一家為上班族提供家做盒飯送餐服務的企業。

自2017年9月上線以來,這家公司已售出5,000多份盒飯,每份售價2,000緬元(1.07英鎊)。

它的聯合創始人莫泰覺(音,Moe Htet Kyaw)解釋說:"我之所以決定創辦Shwe Bite,是因為我也有在外地工作的經歷。"

"跟我一樣,大多數人都沒有時間做飯,也不會做。另一方面,在緬甸,婦女——尤其是家庭主婦,也在尋求可持續的收入來源補貼家用。"

該企業把這些家庭廚師和忙碌的上班族聯繫了起來。這家公司不像戶戶送(Deliveroo)送餐服務那麼快,客戶必須在前一天下午4點之前預訂,不過這家公司的野心可不小。

Piles of lunch boxes
Shwe Bite希望將盒飯業務拓展到周邊國家

"目前我們只在仰光提供服務,但有計劃擴展到其他城市,或許其他國家——有很多緬甸人住在像新加坡這樣的國家,"莫泰覺說。

White Merak Comic Studios是緬甸最成功的創業公司之一。這是一款漫畫應用程序公司,2017年獲得了三個本土天使投資人的14萬美元資金,現有員工20人。

這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昂耶覺(Aung Ye Kyaw)從小就是動漫迷,因為發現許多專賣漫畫的小書店在軍事獨裁統治期間被迫關門後,於2016年推出了這款應用程式。

他說,"我想復興(漫畫行業)。這個行業之所以衰落,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人們想要新內容,而不是舊的再版漫畫。"

Aung Ye Kyaw
White Merak的創始人昂耶覺一直是動漫迷

他說,"之前的政府有很多審查制度,限制了藝術家們的創新和創造力。"

White Merak現有1000名訂戶,他們每月支付1,000緬元(54便士)購買內容,迄今為止約有3,000人購買了單集。

新一代

創意空間的丹麥首席執行官彼得森(Jes Kaliebe Petersen)表示,緬甸首批智能手機催生出的科技初創企業"專注於為城市中產階級服務",比如面向專業人士的就業數據庫和房地產網站。

這一波新的創業公司則"瞄凖的是緬甸的新一代數字消費者,他們未必住在仰光或者曼德勒,也不一定擁有很高的收入,但已經擁有一部智能手機"。

例如,幫助家長為孩子找家教的MM Tutors。

彼得森說,"不管有錢沒錢,大多數父母都會給孩子找家教。這個市場規模很大,但非常分散。現在有了一個平台,誰都可以給老師打分,或者預訂家教老師。"

White Merak app
動漫應用程式的開發者White Merak稱,沒有一個被廣泛採用的支付系統是個問題

動漫應用程式的開發者White Merak稱,沒有一個被廣泛採用的支付系統是個問題

緬甸的初創企業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就是付款問題。

White Merak的昂耶覺說:"沒有一個主要的支付系統供人們使用,比如PayPal那樣的,而且有信用卡或借記卡的人也不多。"

相反,消費者通過給手機SIM卡充值來支付。

另一個挑戰,就是缺乏保護知識產權的立法。

"這裏盜版很多,"昂耶覺說。"拷貝和複製很容易。暫時還沒有相關法律。"

一項新的商標法預計將於今年生效,但White Merak已經制定了自己的預防措施,例如,用戶無法在手機上對他們的漫畫進行截屏。

缺乏投資也是一個經常討論的問題。

有一兩家初創企業已經能夠籌集到大量資金。求職網站JobNet獲得了兩輪7位數的美元融資,而軟件開發商My Play在2017年被澳大利亞公司iSentric收購。

但總體而言,投資者對於在這個政治不牢固的國家砸錢興趣缺缺,緬甸因為對待羅興亞人的方式而受到國際譴責。

"投資者不願意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下投資,"RecyGlo的首席執行官瑞亞明烏(Shwe Yamin Oo)表示。這是一家為仰光的公司提供廢品回收服務的初創企業。

RecyGlo co-founders Shwe Yamin Oo (right) and Soe Moe Aung
RecyGlo的聯合創始人瑞亞明烏(右)和梭莫昂(音,Soe Moe Aung)

"(他們)想要確保錢能拿得回來。但緬甸是高回報、高風險的國家。"

IDC市場研究公司(IDC Financial Insights)的研究經理何瑞權(音,Sui-Jon Ho)表示,儘管美國在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政府獲得任命後解除了長達數十年的制裁,但西方和東亞的投資者仍保持謹慎態度。

雖然面臨諸多挑戰,創意空間的彼得森仍持樂觀態度。

他相信,"隨著緬甸經濟的發展和中產階級的壯大,這裏擁有創建一個成功而繁榮的生態系統需要的所有因素。"

"有很多人在打造下一代的公司。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