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定劉鶴為「一尊」



北戴河會議結束,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員召集宣傳部門大佬,舉辦《習近平新聞思想講義》一書講座,告訴世界將調整宣傳方針。這正透露了北戴河會議重點討論的是對美貿易戰,而且找到替罪羊——宣傳口,當然是指向一直「神隱」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不容忽視的是,親中的新加坡華裔學者鄭永年在北戴河會議期間,在網上發表文章〈美國為甚麼要和中國進行「新冷戰」〉,鼓勵中國「不僅要化解熱戰威脅,更要有勇氣和美國進行一場新冷戰」。這與「以牙還牙」、「持久戰」相一致,遭致自媒體的強烈批評,認為鄭永年是給習近平挖坑,因為中國對美國根本打不起貿易戰,想拖到特朗普11月初選失敗,再拖到下屆大選下台,屬於不切實際的「中國夢」。

習近平政權欣賞鄭永年,換言之,鄭據習之所好下的菜碟,都是沒有摸清特朗普為甚麼要和中國打貿易戰,習近平本人更忽視了三個時間節點。一是中共十九大,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定於一尊,成為中共全黨的指導思想,稱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使習在中共歷史上的地位超過鄧小平,比肩毛澤東(「鄧小平理論」是在鄧死後的十五大,由江澤民寫入黨章、憲法),也將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想方設法樹立個人權威、對外推行一帶一路、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擴張主義政策固定化。這使得特朗普2017年12月在他的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將中國和俄羅斯並列為「挑戰美國權力、影響力和利益,並試圖侵蝕美國安全和繁榮」的戰略競爭對手。

第二個節點是今年3月人大換屆,習近平明目張膽修改憲法,將改革開放40的成果——領導人任期制,倒退到毛時代的終身制,習近平思想成為全國的指導思想,習近平本人成為當今世界上貨真價實的獨裁者。

第三個節點就是5月4日公開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習近平講話提出「高舉新時代馬克思主義旗幟」(實際就是他的「新思想」),顯然習已經以共產主義教宗的身份進軍全球,要使世界中國化。5月4日正值美國貿易代表團在中國進行第一回合貿易談判,並受到習的冷落,這對美國的精英團隊是何等的刺激。

7月,特朗普拉開對華的貿易戰,全世界都看清這絕不是單純的貿易戰,而是兩種制度的決戰。而習近平正是以鄭永年描繪的「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吳下阿蒙』」的心態和美國較量。比較土耳其,特朗普並不想搞垮中國,取消對中興的制裁,現成的301法案、海外反腐敗法、經濟緊急狀態授權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並沒有對中共政權全面實行。

7月18日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美中未能達成解決貿易分歧的協議,責任在習近平。與此同時,習近平又去中東和非洲大撒幣,7月31日召開政治局會議做出的「六個穩」的決議,並不涉及美國期望的經濟結構的改革,如此看來,習近平正走在埃爾多安的路上。

中國經濟或兩月內崩盤

四年前就寫出〈在經濟下行時,謹防P2P十大風險集中爆發〉的金融學者賀江兵,4、5、6月多次警告「中國經濟泡沫破滅的明斯基時刻已經到來」,提出貿易戰「打不起,也打不贏」。當前他的警告幾乎全部應驗。最近他發出新的警告:「貿易戰如果兩個月內不解決,經濟將直接進入崩盤模式。」

依據一,中方已經嚴重觸及美方底線,引爆美國的戰略系統。依據二,金融危機爆發背景比較特殊,當前正是美元和美元指數強勁周期,按照歷史周期律來看,新興市場國家在這個周期內必定有危機,印度、土耳其、俄羅斯、中國都會出現國家本幣兌美元幅度較大的貶值。

依據三:庫德洛表示美國將組團對付中國,已經聯合歐洲,還要聯合日本、澳洲等發達國家,中國佔GDP40%的出口這架馬車已經崩盤;居民負債率比美國都高,在三座大山和高房價、高稅費下,消費已死;國內投資已經是十幾年新低,一帶一路撒出去的錢,對中國經濟不但沒有拉動,反而結成仇家,就連巴基斯坦也要和中共打貿易戰。

依據四,貿易戰剛開打一個半月,蔬菜、家禽、紙張價格猛升;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一大糧食進口國,進口糧價必然提高,防止糧荒還需提高糧食收購價格。CPI暴漲,銀行必須加息,加息會導致經濟衰退。正像他幾個月前預料的:加息如同針頭刺破債務、信貸、房地產泡沫。

如何避免明斯基時刻的崩盤?賀江兵諫言:「定劉鶴為一尊」,回到5月劉鶴赴美談判作為原點。理由依然是「甲乙丙丁開中藥舖」。其一,貿易談判是精英幹的活,既要避免核心干擾,也不能讓民粹主義橫行的媒體和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誤導經濟金融重大政策的制訂。其二,美國對劉鶴有好感。其三,從庫德洛談話看,劉鶴很早就希望達成協議。如果在4、5月達成協議,就可以避免貿易戰了,今天的通脹和經濟惡果也可以避免。其四,由於從美國進口的產品絕大多數不可替代,或者其他國家的價格更高,所以對美國產品加徵關稅就是自己懲罰自己。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