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談判的虛實



特朗普為了中期選舉,爭取與北京達成貿易戰休戰協定。但他兩名親信被判有罪,被彈劾機會增加,也令他可能要對外製造新危機。中美全面戰略博弈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北京須謹慎應對。

中共北戴河會議剛剛結束,僵持不下的中美貿易戰就出現了緩和的契機。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八月二十二日率團訪美,與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率領的美方代表團進行會談,這是美國在七月中對中國實施關稅戰之後,美中第一次走上談判桌。儘管談判層級不是很高,談判時間只有兩天,但消息帶來的震撼度則不低,紐約道瓊斯指數翌日就開盤大漲,給市場打了「強心針」。

但是,畢竟中美之前的四次談判層級很高,分別有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掛帥,卻都沒能制止貿易戰的爆發,第二次談判更達成暫停共識後遭到特朗普翻盤而功虧一簣,國際輿論對中美副部級談判消息,仍有不少消極懷疑的情緒。但如果深入觀察中期選舉的形勢,卻可以得到特朗普急於暫停美中貿易戰的蛛絲馬跡。

特朗普在短短的時間裏,將對中國商品進行高額關稅懲罰的清單範圍從六百億美元增加到兩千億,甚至威脅會迅速上升到五千億,根本無暇顧及這些徵稅是否最終會轉嫁到美國消費者的荷包。白宮顯然是要拉高談判籌碼,逼迫中國快速讓步。

特朗普將對華貿易戰的戰線拉到了人才大戰、高科技大戰、外太空大戰、貨幣大戰,並再度通過簽署《國防授權法》等打出台灣牌進行助攻,表面上好像要跟中國進行曠日持久的全面「新冷戰」,但真正的目的仍然是逼中國立刻讓步。再次,特朗普其實也沒有隱瞞要讓貿易戰速戰速決的姿態,他不但親自喊話要中國讓步,也讓他的貿易顧問和財政部長向北京放話,謂美國不是不願意談判,而是希望北京拿出讓特朗普滿意的談判條件。

對特朗普而言,中期選舉勝敗的重要性,遠遠超出美國與中國戰略對峙的階段性輸贏。如果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利,民主黨奪回參眾兩院或其中一個主導權,特朗普不但將成為跛腳總統,同時走向尾聲的「通俄門」調查也發酵。

事實上,他的兩位親信,從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到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都同時被判有罪。白宮過去的司法「防火牆」被推倒,也可能成為特朗普被彈劾的切入點。在嚴峻的形勢下,特朗普很可能要製造新的外部危機,來化解他在內政上的危機。

但中國的反制措施逐漸生效。貿易戰打了一個多月,特朗普的支持州已經告急。因為中國的反關稅報復目標,正對準了特朗普的軟肋。那些種植大豆、高粱以及養豬的農業州紛紛告急,特朗普七月下旬就打出一百二十億美元的農業補貼政策,來幫助穩定他的基本盤票倉,但效果仍然有限。

因為區區一百二十億美元,難以堵住中國、加拿大、墨西哥、俄羅斯等國的同時發力,而美國雖然與歐盟達成暫時休兵的默契,但要在短期內達成與墨西哥、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的共識,騰出手來專門對付中國,恐怕也相當不易。

如今中國和俄羅斯乃至日本都紛紛減持美國國債,中國企業更在美國打包出售地產,對美投資跌到新低,這些都對美國經濟帶來負面因素。雖然美國鷹派鼓吹貿易戰不但打擊了中國的經濟,更動搖了中南海統治的基石,只要繼續加大制裁籌碼,中國將熬不過去而投降,但這種狀況絕對不會發生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

特朗普顯然想重演對朝峰會的戲碼,在外界一致看淡的情況下,突然迅速恢復高峰會,然後宣布美國已經勝利,東亞和平已經高枕無憂,而對華「政策轉折」的時機,就是十一月份的亞太經合組織非正式峰會和之後的二十國峰會,如果在這兩場峰會中得以跟他「最尊敬的」習近平主席舉行雙邊高峰會,親口獲得習近平承諾大幅度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特朗普就可以誇耀他的勝利,並以貿易戰暫時終止解決國內農業州的危機,這樣,他中期選舉就有了可靠的保障。

但是,中國不是朝鮮,習近平不是金正恩。北京是否願意配合特朗普的如意政治算盤,是一個不確定因素,加上特朗普出爾反爾的性格特徵,北京不會輕易「上當」。更何況,為了因應長期貿易戰,北京已經打出了寬鬆經濟、調整產業結構等應對措施,媒體也展開了新一輪的反美宣傳,習近平也難以做出讓中國處於絕對下風的讓步。

如何讓中美兩個大國在有面子的「雙贏」格局下取得停戰的妥協與共識,可謂重大挑戰。從八月的副部級談判到十一月的元首峰會,還有足夠的時間經歷高級別談判的層層遞進,防止任何的差錯出現。特朗普為了中期選舉,應該會借著美中雙邊高峰會,爭取與習近平達成某種程度的貿易戰休戰協定。中美的全面戰略博弈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北京必須謹慎應對。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