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壇開啟戰國時代:小黨林立 百家爭鳴

一邊一國連線辦公室響應"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10日由成員陳致中(中)、高雄市議會副議長蔡昌達(右2)等人召開記者會,呼籲民眾踴躍加入連署行列。
一邊一國連線辦公室響應「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10日由成員陳致中(中)、高雄市議會副議長蔡昌達(右2)等人召開記者會,呼籲民眾踴躍加入連署行列。

鄭仲嵐 BBC中文台灣特約記者

一群支持台灣的團體,周四(8月9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宣佈東京奧運的「正名運動」已達最後階段,與會的「正名小組」廣邀獨立派的小政黨出席,縱使之前台中青運主辦權遭中國打壓拔除,該團體依舊按照計劃「推動正名」。

另一方面,台灣官方則在7日,大動作出動檢調,對急統派政黨「中華統一促進黨」進行搜查,檢方認為「統促黨」在金源流向不明,恐有長期收取中國官方資助之嫌。

檢方動作引來該黨嚴正抗議,並認為檢方是受到執政的民進黨指使「選擇性辦案」。成立於2005年的統促黨,向來以較激烈的方式,宣揚台灣應該即刻與中國展開統一協商,時不時與獨派團體發生衝突。

政治動作上「敢衝敢撞」,一向是這些急統派與急獨派的特色。過去其他急獨派政黨對蔣介石銅像潑漆、急統派政黨上街揮舞五星旗等,都讓警方疲於奔命。回首過去,這樣的光景卻也不到30年。

1987年7月,當時執政的國民黨解除戒嚴令,正式允許出版、新聞與結社自由,但要等到1989年後,才正式允許政黨登記。而中國國民黨則是解嚴後當然登記的「天字第一號」、目前執政的民進黨則是編號第16號。

時至今日,根據台灣內政部資料,已經有超過330個政黨先後登記。雖然有的中途解散、甚至「失聯」被作廢,但都仍維持百餘個政黨,這樣的光景,頗有中國春秋戰國時期各門學派林立「百家爭鳴」的意味。

不過,要成立、順利經營一個政黨,需注意很多眉角。不論是統派還是獨派,宣揚自身黨派理念之餘,還有許多實質上的開銷與營運難題要面對。

就算被中方拔走台中青運主辦權,部分獨立派政黨還是照樣推動"台灣奧運正名"。
就算被中方拔走台中青運主辦權,部分獨立派政黨還是照樣推動"台灣奧運正名"。

理念優先

除了藍綠兩大黨,台灣目前有時代力量、親民黨、新黨、社民黨、基進黨、統促黨與自由台灣黨等較常出現在媒體版面的小黨。他們首先要面對的問題即是,如何堅持自身理念。

2016年成立的「基進黨」,是個位於台灣南方高雄市,標榜從南部觀點出發的「剛性獨派政黨」。發言人顏銘緯對BBC中文表示:「雖然正式黨員不過百餘人,但是我們向心力很強、橫向連結很緊密」。

該黨的組成源自一群留學歐洲、支持台灣獨立的博士知識份子。不同於一般政黨,該黨在台灣主體意識宣傳上相當堅定。

「主流政黨是很多事只能做、不能說,但是我們希望我們自己是不只要做、還要大聲說」,顏銘緯說,基進黨靠著親自上街宣揚理念、加上實際發起連署行動,比如「台灣於東京奧運正名連署」等,尋求民眾支持。

而相比較下,台灣的統派政黨「新黨」則是堅持在「九二共識」下,直接與共產黨展開「正面溝通」。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對BBC中文說,新黨理念很簡單,就是要做兩岸統一的「領頭羊」。為了要宣揚理念,新黨一直舉辦兩岸青年交流的各項「中華兒女」營隊,從政治上到文學上的理解等,還會每年組隊到對岸體驗「中華文化」。

新黨是台灣解嚴後,於1993年由一群從國民黨脫離出來的外省第二代組成的政黨。曾一度在90年代中期是擁有6萬黨員、囊括122萬張選票的第三大黨、如今黨員銳減,僅剩不到兩千人。

支持兩岸統一的統促黨,被台灣檢方無預警搜查。
支持兩岸統一的統促黨,被台灣檢方無預警搜查。

知名度不足

台灣小政黨宣傳自身理念之餘,最直接的問題就是「知名度不足」。顏銘緯說:「傳統選戰都是掛大量看板、動運地方資源等,但小政黨沒有這樣的經費,自然曝光度會有很大不同,基進黨的票都要上街『一票一票親手拉』」。

新黨則是目前台灣的小黨派中,相對知名度算高的。但面對選舉,王炳忠還是說:「小黨要抓緊預算,起跑不能太早,要有靈活度」。他分析,新黨節省資源,會在大黨確立候選人後觀察一陣子,才決定適合的選區投入選戰。

但為了要與主流政治保持一定關係,許多小政黨不免會與大政黨合作提升知名度、甚至協商「共推候選人」,新黨過去即有不少經驗。

談到結盟,王炳忠認為,新黨一直都在走自己的路,結盟的大門雖然敞開,卻也不是「門戶洞開」。議題上理念相同當然可以合作,但現在沒看到有大黨抱持這樣的「風度」時,新黨就不會合作。

顏銘緯則認為,與大黨合作不是不行,但如何在「合作中又不喪失自我靈魂」,是每個小黨都要去面對的學問。他說:「大黨在議題妥協上都會取中間值,小黨如何取捨是很重要的」。

侯漢廷(左)與王炳忠(右)是新黨年輕一代中的敢言人物。
侯漢廷(左)與王炳忠(右)是新黨年輕一代中的敢言人物。

財務問題

許多政黨在經營面上,都會碰到財務困窘的情形。顏銘緯說,以基進黨為例,財務都要靠小額捐款,或是議員候選人親自上街募款,單單候選人與秘書本身的發薪狀況,有時都相當吃緊。

對於新黨財務面,王炳忠則說,因為相對歷史算久,至今還是會有一批信任新黨的人會定期捐款。主席郁慕明也會用自身人脈去募款,財務上「還算過得去」。

新黨在過去,同樣被台灣當局調查,涉嫌收取中國資金在台灣發展「地下組織」,王炳忠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他對記者表示,中共根本不用花錢收買政黨:「大陸只要開放更多惠台政策、不限制台灣​​人來大陸就行,現在是大陸單方面拋出對台利多,但執政當局還在想管自己台灣人赴陸就業自由」。

不過談起黨的財務面,王炳忠倒是笑稱「鬱主席抓預算可是很緊的!都希望盡量用不花錢的方法,讓我們年輕黨工很無奈,畢竟宣傳包裝都要砸錢,但主席希望能省就省,他要CP值很好的宣傳」。

爭取政治「理念票」的同時,台灣很多小黨都在實踐自己背負的信仰,並面對現實上的財務問題。當年春秋戰國百家爭鳴,創造中國思想最蓬勃的時期,而至今台灣政黨百家爭鳴,也讓台灣政治出現不同以往的包容度。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