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中国努力控制投资人的愤怒

法国报纸摘要

(法广RFI 瑞迪)9日出版的法国各全国性大报头版侧重主题各不相同。《费加罗报》重点聚焦今年9月联合国关于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主题的讨论会活动;《解放报》就法国司法当局决定审理法国电讯公司France Telecom员工自杀案,回顾这桩八年前的事件始末。财经报刊《回声报》再度关注法国房贷低利率趋势;《十字架报》则重点关注难民的社会融入问题;法共《人道报》以大版篇幅报道法国四十种工业指数企业半年来赚得钵满盆满,却并没有关注投资以及就业、工资等议题。关于中国,《回声报》和《费加罗报》经济副刊均发表文章,关注中国民间融资平台如今面对的问题。

《费加罗报》记者Sébastien Le Belzic发自北京的报道在标题中就指出,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因在网络上投资而破产。当局关闭了数十个个人间借贷平台,而受害人无处申冤。一名47岁的女性向该报记者表示,她的全部积蓄都随着唐小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突然被关闭而烟消云散,总计4万5千欧元。事件发生已经一个多月,但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四处写信,给上海市政府,给银监会,都没有得到答复。她与一些其他同样遭遇的投资人会合。警察于是找上门来,叫她不要这样做。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她告诉记者:我们不是罪犯。这篇报道写道,自今年7月1日以来,已经有164个P2P平台突然被当局关闭,令近四百万投资人茫然无策,据胡润集团估计,这些投资人总计1500亿欧元的款项瞬间蒸发。于是,近万名投资人几天前涌向北京,要求当局给一个说法,向政府求助。但他们中不少人被抓,而且直到今日,政府也没有对这些一生积蓄荡然无存的小投资人给出任何说法。一名从上海专程赶来的男子向该报记者表示,他们只想要个说法。他说,唐小僧的公司已经存在了五年,在各大媒体上都曾做广告,电视上、网络上都报道过这家公司。怎么会说关就关了呢?!他们没有获知任何可能的禁令消息,所以他们来找政府要钱。他说,必须得有人承担责任。

《费加罗报》这篇报道写道,让投资人愤怒的正是政府的沉默。这并不是北京当局第一次插手民间借贷平台。几年来,大约有4330家P2P平台或者倒闭,或者被突然关门。有些平台此前向投资人承诺12%的高回报率,这几乎是传统银行存款利率的四倍。其中很多平台后来被证明是庞氏骗局,另外一些则是老板卷财跑路。但有些像唐小僧公司这样有名的平台则一直活动在P2P个人间借贷的灰色地带。因为传统银行不再向个人贷款,而且面对呆账坏账问题。P2P 平台于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对于小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比股票更能让其积蓄赚钱的快捷手段。一些小企业,小商贩和青年夫妇都转向这些平台贷款,而很多中国储户手中的钱越来越多,却不被允许参与债券、保险、或境外银行等存款方式,也不能自由的投资房地产。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下一步,政府很可能是引入许可证制度,来杜绝舞弊。无论对于P2P 平台,还是对个人来说,这都是好事:P2P 这样可以获得官方承认,个体储户也因此能有更多保护。而目前这个行业完全不规范。但目前,为当局的整顿付出代价的是这些小储户。他们获得赔偿的可能性不大,最多是在几年的官司之后,收回最初投资的20% ,但大部分人都会血本无归。这篇报道就此评论说,他们能不因为要求赔偿而坐牢就已经不错了。

《回声报》的相关报道比较简短,题目是:众筹 中国努力控制投资人的抗议。报道从本周一投资人试图聚集北京维权的行动受到警方阻止入手,指出,中国的P2P个人借贷平台为世界最大,2017年底时,这些平台上运作的资金高达1800亿美元。政府开始整顿这些不断爆发丑闻或舞弊的平台,出台了一系列新规定。但很多平台无力按照新规运作,又面对投资人大笔提款。几周来,很多平台已无力偿付,众多中国人的一生积蓄就此蒸发。彭博通讯社的数据显示,从6月初到7月中旬,已经有198个P2P 个人借贷平台关门。中国国际资本有限公司的分析师认为,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发生,三年之后,现有平台中可能只有10% 还能继续运行。尽管中国银行监管当局特别指出,那些将积蓄投入风险产品的人应该明白,这样做有可能无法收回投资,但这仍然在中国民间引发强烈不满,投资人质问政府为何会允许这样的平台一个个出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