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評中美貿易戰

毛峰

日本管理經營學家大前研一認為,面對貿易戰,中國無須與美國硬碰硬,有時被欺負並非壞事;可借鏡日本,利用美國壓力倒逼中國深化改革,全面提升競爭力。


「策略先生」大前研一:日本克服困難,變得更強(圖:毛峰)

中美貿易戰陷入越演越烈的相互加碼報復性關稅戰。中國商務部八月三日發布公告稱,如果美國特朗普政府實施第三輪對價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中國政府將啓動對從美國進口的約六百億美國產品加徵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二十五不等的關稅。八月三日,中國股市失去了世界第二大股市的地位,近四年來首次被日本股市超越。作為世界最大的美中兩個經濟體不斷擴大貿易戰,也勢必對全球經濟增長帶來憂慮。

日本著名經營學家、管理學大師大前研一日前在東京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認為,對於美國特朗普政府發動的對華貿易戰,中國不必與美國硬對抗,在貿易摩擦中被欺負有時並非壞事。「從我親歷的上世紀二十五年間日美多次貿易戰的經驗看,來自美國的每一次不公平和被欺負最終都讓日本變得更強,同時走向世界。」從最早的纖維服裝、木板鞋類、到鋼鐵輪胎、電視汽車乃至電信半導體,幾乎每一類貿易戰看似都是日本退讓妥協而被欺負,但實際上帶給日本無數的益處,令日本製造的產品越來越好,加工貿易越來越全球化,日本的市場經濟越來越完善。

被譽為「策略先生」的大前研一說,日美貿易摩擦的不均衡與中美貿易戰不均衡的原因完全不同,但日本過去對應日美貿易摩擦的一些做法還是值得中國參考借鑑的,即擁有有利於貿易戰各種條件的日本在貿易摩擦中儘管被美國欺負,但還是忍受非難、妥協自制,並以此做好做強自己,而對於現在的中國經濟結構與實力來說,並不具備有利於貿易戰的各種條件,由此採取與美國硬對抗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日本是與美國在貿易摩擦爭端上延續時間最長、交手次數最多的國家。二戰後日本經濟經歷了十年左右的恢復,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開始,進入長達三十餘年的高速增長期。到六十年代末,日本國民生產總值(GDP)開始超過德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此同時,日美雙邊貿易也開始快速增長,而且日本對美出口增速遠超美國,雙邊貿易迅速由日本逆差轉為日本順差並且不斷擴大。為遏制日本的快速崛起以及來自日本的產業競爭,同時也為了打開日本市場,美國從上世紀六十至九十年代不斷對日本發難,製造貿易糾紛,從行業層面就發起六次對日貿易制裁,美日貿易摩擦先後涉及到紡織品、鋼鐵、家電、汽車、電信和半導體行業,基本上跟日本製造業的重生、崛起、鼎盛三個階段相契合。

在早期紡織品、鋼鐵、家電貿易戰中,最終都是日本以「自願限制出口」向美國作出妥協。但後來「自願限制出口」已無法滿足美國的訴求,伴隨著美國貿易保護的手段更加多樣化,日本不得不接受諸如自願擴大進口、取消國內關稅(如汽車行業)、開放國內市場(如電信行業)、對出口美國的產品進行價格管制(如半導體產品)等條件。其中最為激烈的是汽車戰,最後以日本汽車廠家選擇直接赴美投資、自願限制出口、取消國內關稅等妥協手段告終。

大前研一指出,日美貿易戰令日本遭受美國的欺負和各種無理對待。以汽車產業為例,在向美國出口六百萬台汽車中,四百萬台在美國要拿到「日本製造」的許可,需要百分之五十的零部件在美國製造,條件十分苛刻,但日本最終還是咬牙渡過難關。這時日圓開始不停貶值,造成出口同樣產品到手美元僅為最初的一半。為了存活,日本開始在世界各地建立生產工廠,避免匯率衝擊。例如豐田在世界已有五十二個生產工廠,可以根據兌換比率調整各地生產數量。由此來看,來自美國每一次不公平的貿易戰雖然帶給日本許多艱難,但被欺負最終都讓日本變得更強,同時將生產據點擴大到世界各地,進一步增強了競爭力。

美國編造一家之言

大前研一指出,與日本不同的是,中國幾乎沒有具備出口美國能力的企業,所以大呼「貿易不均衡」,這都是美國編造的一家之言。中國無須硬對抗;借鏡日本,利用美國壓力倒逼中國深化改革,改善不足,真正建立起能够具有世界競爭力的產業才是契機。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