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台湾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2018年8月12日过境美国时,在加州与海外侨胞会面。 图片来源:路透社/Ringo Chiu

(法广RFI )美国参众两院分别在今年初全票通过了《台湾旅行法》,后经总统特朗普签字后生效,正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是否会有下一步行动时,加拿大人却发现自己的内阁部长上一次访问台湾已是20年前的事,有学者质疑加拿大对与台湾高层接触的严格限制,是否也到了松绑的时候了?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台湾研究联席主席史国良教授(Scott Simon)3月在加拿大《国家邮报》撰文,指想在印太地区拓展朋友圈的加拿大,可以把台湾视为一个好的突破口,并给出了加拿大修正对台政策的三大理由。首先是共同的价值观。台湾总统蔡英文是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权利支持者,她追求真相、倡导与原住民和解。如果杜鲁多与蔡英文见面,将会是一场观念与趣味十分相投的会晤。部长级的互访也一样,例如台湾原住民族委员会与加拿大对应机构之间的交流,双方可以交流经验和战略,以共同达成进步的政治目标,减少争议避免走弯路。台湾还有世界领先的纳米和半导体技术,可与加拿大在科学和技术方面建立高层次联系。

其次是台湾和加拿大同是在1987年成为世界银行首批“高收入经济体”,按实际购买力来计,台湾平均收入达4万美元,这意味着2300万台湾人中有很高的比例有能力购买加拿大消费品、来加拿大旅游或留学。现在加拿大每年花费7500万美元在亚洲和中国推广贸易,如果在台湾做些投入会是明智的做法。安全考量是支持加拿大与台湾高层交往的第三个理由。中国的领土要求不仅涉及台湾,还涉及到印度和日本。中国在南海与其他五国存在领土争端,并在这些水域非法建造了海上军事设施。对中国来说,台湾可能只是其施展扩张野心的第一步。如果加拿大和其他国家追随美国与台湾展开高层交流,可以向中国发出明确信号,表明国际间维护几十年来确保经济繁荣的地缘政治现状,加拿大可以为此发挥重要作用。

史国良教授所指20年前最后一位访问台湾的加拿大部长是时任工业部长约翰曼利(John Manley),他1998年到台湾访问三天,引起北京不满,被要求缩短行程。之后加拿大政府为避免惹怒中国,严格限制与台湾的高层接触,台湾正副总统、行政院长及外交部长均不得以任何理由进入加拿大,尽管加拿大国会台湾友好小组每年都访问台湾一次,但就再也没有见到加拿大内阁部长以上官员的身影。2014年,台湾驻加拿大代表令狐荣达曾公开呼吁与加拿大进行部长级交流,以促进双方在经贸、科技、教育、文化、观光等方面的合作,但并未如愿。

在上述理由之外还须补充一个要点,那就是加中建交公报里的措辞本身就为台湾留下了空间,原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2015年12月撰文指“老杜鲁多在与北京建交时,只提注意到北京主张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这为加拿大保留了与台湾发展经济关系的余地,同时还可帮助台湾发展民主”。2005年加拿大保守党议员阿博特(Jim Abbott)曾以个人提案方式提出《台湾事务法案》,主张在一个中国原则下,给台湾生存空间,全面加强加拿大与台湾关系。该提案最终流产,但加拿大里贾纳大学政治学教授朱毓朝指加中建交公报中措辞为日后变化埋下伏笔,“一旦加拿大弄出《台湾事务法案》,也可以说有它的历史原因,加拿大可以说我们在建交时并没有说我们‘承认’,我们仅是注意到。”

目前加拿大和台湾在人员和贸易往来密切,加拿大有20万台湾移民,台湾也有5万加拿大人长期居住,台湾是加拿大在全球第11大和在亚洲第5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70亿美元。2017年加拿大曾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在世界贸易组织、亚太经合组织论坛和服务贸易协议谈判中双方有着牢固的工作关系。台湾目前正积极游说加拿大支持其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并希望尽快与加拿大就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协议展开谈判。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