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憲成必然 台灣呢?

陳永峰 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

戰後體制維持至今經過了73年,台灣和日本一樣,都從美國主導的戰後體制得到不少好處,例如立憲主義、民主主義、高度經濟成長等現代價值皆是。

只是,世界史的前進總是多線,多到讓只能活在「同時代史」,沒辦法穿越時空的我們怎麼樣都分不清哪條是主線,哪條是支線。

根據日本共同社公布的調查結果,自民黨眾參議員405人當中已經有310人表態支持安倍晉三續任總裁,比例高達76%。

另一方面,最強的競爭對手岸田文雄不與安倍正面對決,靜待禪讓;黨內政敵石破茂不出馬不可,但是頂多拿到24張議員票;持續挑戰日本首位女首相寶座的野田聖子包括自己在內只有2票。雖然另外405票(與議員數相同)將由各地方黨部投出,不過,安倍晉三連任自民黨總裁已成定局,9月之後的日本,毫無懸念,依然是安倍日本 。

安倍最後政治目標

接下來,安倍三代念茲在茲的修憲大業將是安倍「超長期」政權最後的政治目標。這對日本右派的族國回復渴望而言,毋庸置疑;但是對於日本國家內部龜裂的緩和,絕非正途。

日本保守右派主張「改憲」,改變戰後附屬於美國的政治體制,找回「美麗」「強大」的日本;進步左派則主張「護憲」,貫徹和平《憲法》的內在精神,維持現狀,避免再度走向軍事擴張,帶來國家民族的不幸。也就是說,主張改變的是保守派;強調維持現狀的則是進步派。這令外國人,特別是宗主國美國錯亂至極。因為改憲派理應反美,但是親美;護憲派理應親美,結果反美。

《憲法》是國民對國家的命令;相對地,法律則是國家對國民的命令。對於日本右派而言,不發動一次制憲性的修憲的話,戰後日本無從終結,事實上的脫戰敗╱脫佔領也無從完成。但是,主張修憲╱制憲的自民黨長期親美,而且得以長期執政;反而,主張保留美製和平《憲法》,一執政就強調「日美對等」、美軍基地撤出沖繩,甚至退出日本的民主黨一夕瓦解。

保守派準備說實話

反觀台灣,蔡英文進步政權也正在透過具有高度革命性格的《黨產條例》、《促轉條例》以及軍公教年金改革等,形式上看來「《憲法》內」,但是實質「《憲法》外」的手段,期待完成台灣社會結構的改造。只是,這在愈來愈重視「白話文政治」,追求簡單易懂的後現代台灣社會,確實不容易獲得年輕世代無雜質的支持。台灣後現代政治人物的代表柯文哲,對於年輕世代所展現的吸引力,不過在此而已。

戰後73年之後,日本保守派終於在「協助」安倍晉三完成三連任之後,準備開始對日本國民說實話了。台灣的蔡英文進步政權呢?在中華民國以及《中華民國憲法》的工具性消耗殆盡的今天,從民進黨台灣在世界史上追求的立場看來,離說實話的時間也不遠了!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