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毒害兒童、陷害忠良的國家

呂秉權

一個國家的希望,在於孩子,在於良心。

但是在這裏,有人對小孩下毒手,將忠良逼上絕路。

這些孩子,無辜地打了有毒或問題疫苗,無辜地喝了毒奶粉,無辜地葬身豆腐渣工程,無辜地被個別老師扎針、餵藥,無辜地因為「低端人口」被清退,無辜地因為父母維權而被失學。

最心痛是父母無力保護孩子

而他們,可以官商勾結辦疫苗;可以給毒奶粉「國家免檢」金牌;可容讓中央台將毒奶粉宣傳為「中國製造」的驕傲;可以因為辦奧運而讓孩子多喝一個多月毒奶粉,生多點腎結石;可以將管不好毒奶粉的官員調去管問題疫苗;可以拘捕賣外國真疫苗的「罪犯」快於造假疫苗的奸商;可以為了讓追撞事故後的高鐵盡早通車而坑埋車廂,差點活埋小生命;可以今天說對事件「嚴肅查處」,明天就姑息養奸、不了了之;可以打前面的「小蒼蠅」,但保護背後的「大老虎」;可以因父母的「罪名」而株連稚子;可以自己和家人享受「特供」配給,但老百姓則吃有問題和有毒食品;可以對在家吃不飽、穿不暖的孩子「孤寒自己」,但對外則四處派錢「闊佬他人」。

這些良心,不能自由思想,不能據理力爭,不能寫文章,不能發微博,不能說真話,不能打官司,不能免於恐懼。最心痛的,是這些父母無力保護孩子。

而可惡的他們,可以要你「七不講」,可以將你「709」(維權律師大抓捕),可以對你面容識別,可以扣你社會信用,可以判你尋釁滋事,可以說你顛覆政權,可以令你「末期肝癌」,可教訓你不懂大局,可以罵你勾結外國,可以斥你不夠愛國,可以笑你生不逢時。

這些良心如趙連海,被迫十年後東山再起,身陷險境,為小孩上路;這些良心如清華大學的許章潤教授被迫寫萬言書,秉筆直書,針砭制度,直斥其非,以死相諫;這些良心如王全璋,被迫人間蒸發,打入天牢,身心俱殘,妻兒奔波。

也許,我們並不需要什麼世界第一、什麼天下無敵、什麼宇宙最強。

也許,對我們最有意義的,並不是什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什麼「一帶一路」、什麼大灣區、什麼新時代、什麼偉大領袖。

已不再是問題疫苗的問題

我們最需要的,是孩子有安全的疫苗、安心的奶粉、不倒的校舍。

我們最渴求的,是父母不用被維穩,能正常地保護孩子。我們最樂見的,是忠良不會被陷害,大家說真話不被以言入罪,有思想的自由。我們最盼望的,是法律和制度不用靠領導人批示才生效,領導人亦受法律約束,受公眾和傳媒監督。

當問題疫苗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這已不再是問題疫苗的問題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