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外交还是旧外交?

资料图片:2018年7月26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南非出席“金砖五国峰会”(美联社)

王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打开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铺天盖地的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其实,没有什么比这个概念更可笑的了。因为在习近平的所谓“治国理政”的表现上,我们看不到什么“新”意,而扑面而来的,都是旧时代的气息,外交工作也不例外。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中国面临的外交处境日益困难。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的攻势,习近平要采取怎样的新思维和新做法去解决问题呢?他去了非洲。去做什么呢?去大撒币。

7月22日,习近平到达他非洲行的第一站塞内加尔。该国媒体今年3月就曾经引述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张迅表示,中国在2017年已经在塞内加尔投资了一亿美元。对于中国来说,塞内加尔并不具备多么巨大的战略利益,尚且得到如此丰厚的礼物,非洲国家的大咖南非,才是习近平撒币的重点。

23日,习近平到了南非,参加25-27日的金砖五国高峰会议,南非总统拉马福萨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北京决定向南非投资140亿美元。拉马福萨的心情可以理解。说是“金砖国家”,但是南非最近几年经济状况并不理想,尤其是腐败状况严重的国有企业,更是负债累累。对于刚上台急于用钱的南非总统来说,这140亿美元可以看成是一场是“及时雨”。另据报导指出,中国已经拯救了几家陷入困境的南非国企:电力巨头Eskom去年亏损17亿美元,濒临破产,获中国国家开发银行25亿美元贷款;南非国铁公司Transnet在本月24日也得到中国工商银行提供的新资金。中国是南非最大贸易伙伴已经九年,南非也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这些年来,中国在非洲下了很大的功夫,花了不少的钱。有人说,这是经济利益考量的必然结果,在非洲的投资也给中国带来收益,有何不可?事实真的如此吗?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Thierry Pairaul就指出,非洲与中国的贸易额,仅仅占中国整体国际贸易的4%。显然,经营非洲,主要并非是经济考量,而是政治需要。换句话说,中国需要非洲在国际场合的支持。无论是联合国上的决议,还是挤压台湾的国际空间,中国都离不开非洲国家的配合。也有分析认为,中国想要在大西洋海岸建立军事据点并称霸印度洋,也需要非洲国家作为盟友。

对此,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一番话值得推敲。在习近平完成非洲撒币之旅之后,王毅接受媒体採访推崇这次出访的意义。他首先坦然承认“世界力量格局深度调整”,而习近平这次的非洲之行就是中共着眼“国际局势出现的新机遇,新挑战做出的重大外交部署”。既然是新机遇,新挑战,那麽习近平的新战略是什么呢?是通过大笔金援,争取以非洲国家为主的所谓“第三世界”的支持,试图把中国打造成非洲国家的盟主,在国际上对抗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阵营。

对于中共1949年建政以后的外交政策稍微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习近平现在搞的一套,完全是毛泽东提出的,周恩来执行的中共传统外交的翻版。如果说邓小平的外交政策以“韬光养晦”为核心自成格局,江泽民时期搞“大国外交”试图与西方平起平坐,胡锦涛则以对国际事务弃权为回避外交冲突的手法的话,现在风水轮流转,到了习近平时期,中共在面对外交困境的时候,又回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时期的老路上了。只不过,这一次,可以挥霍的人民币更多了一些而已。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