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有引發意識形態風險的可能

「大數據」不但給意識形態發展尤其是主流意識形態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也同時帶來了挑戰。大數據是人發明的,人的不完美性也必然帶來大數據的不完美性。意識形態也是人構建出來的,人的不完美性導致意識形態的不完美性。大數據的不完美性與意識形態的不完美性結合在一起,並不如同數學一樣「負負得正」,只會「負負得負」。

歧視性反饋循環

大數據歧視。大數據對意識形態不但具有正面分析和挖掘,也有對意識形態的負面作用進行分析和挖掘。通過這種負面分析和挖掘,意識形態的客觀負面作用以清晰的方式顯現出來。更為重要的是,大數據意識形態推送會產生「大數據歧視」,大數據把海量意識形態歧視進行提純和簡化,形成大數據的自我生成式「歧視性反饋循環」。在此基礎上對意識形態進行推送,不斷推送導致N倍的意識形態不平等。

大數據扭曲。一方面,這是由意識形態本身的特點決定的,無論何種意識形態,都具有扭曲與掩飾真相與真理的特點。意識形態不完全是真相與真理,意識形態包括謊言、神話、假象、信仰、真相、真理。另一方面,通過大數據從海量的扭曲的意識形態進行分析、提純和簡化,造成人們的認知錯覺,強化了人們對意識形態的負面認知,淡化了人們對意識形態的正面認知。大數據對非主流意識形態的持續性扭曲,會贊成公共權力對非主流意識形態的誤判,進而影響對非主流意識形態的治理。非主流意識形態之間也會因此相互妖魔化,增加了非主流意識形態之間的緊張、矛盾、對立和衝突。

大數據導致意識形態主體表演化。基於生存和發展的需要,在一個非良好的環境下,人性具有偽善的特性。大數據的精準特性,會讓人們隱藏自己的真實意識形態,並且通過意識形態表演,達到隱藏真實意識形態的目的。在現實生活中,人們為了避免因意識形態而產生的矛盾與衝突,往往會把個人的意識形態隱藏起來,意識形態與政治行為具有隱藏性的內在關聯,這種內在關聯並不通過政治行為直接表現出來。但是,大數據因其精準性把人變成了「意識形態透明人」,「意識形態透明人」往往失去其意識形態本性,變成了意識形態表演。

大數據導致意識形態虛置化。大數據具有使意識形態虛置的可能性與現實性。網絡意識形態具有去中心化的特性,這包括主流意識形態對非主流意識形態去中心化、非主流意識形態對主流意識形態去中心化、非主流意識形態互去中心化。

大數據具有導致意識形態極權的可能性與現實性。大數據具有「大數據極權」的內在邏輯。大數據不但成為新的技術手段和大數據思維,而且還會形成大數據意識形態,大數據意識形態會導致「大數據極權」。在大數據領域時代,已經改變了過去那種人自我尋找、構建、強化意識形態的狀態,變成了意識形態找人。意識形態找人就可以通過意識形態支配人,使人在潛移默化的狀態中,或者在被意識形態催眠的過程中,成為意識形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

成意見領袖工具

大數據意識形態主體的權力濫用。從一般意義上說,能夠從海量的意識形態訊息進行儲存、提取、轉化,都需要大量的資本、金錢、能力、資源做強大後盾,只有政府、公共權力部門和大公司才具有這樣的實力,意見領袖或網絡大V沒有這個能力和實力,但他們可以利用公布的大數據,按照他們的意志、意識形態、情感和信念,進行非主流意識形態構建,讓大數據成為他們可利用的重要工具。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