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東是朝鮮政治氣候晴雨表

江迅

丹東是中朝邊境最大城市,也是朝鮮政治氣候晴雨表。四月以來朝鮮半島地緣政治回暖,丹東成為炒作房地產和投資的熱門城市,但八月美國強化對朝制裁,熱度逐漸下降。


旅客在中國丹東海關排隊入境朝鮮

朝鮮一感冒,丹東打噴嚏。八月八日,我們來到丹東,兩天後,由「中朝友誼橋」跨過鴨綠江前往朝鮮新義州。丹東是中朝邊境最大城市。鴨綠江分隔中國與朝鮮,一邊是二百四十萬人口的中國城市丹東,一邊是三十四萬人口的朝鮮新義州市,朝鮮六大城市之一。

這一個月,美國與朝鮮關係又陷入不明朗的困難階段,美國對朝鮮的制裁再度強化,四月以來朝鮮半島地緣政治回春,紅火了三個月的中國遼寧省丹東市,踏入八月開始漸漸降溫。臨江的房地產項目新加坡城,又回復銷售平穩期。新加坡房地產發展商十年前投資二億元人民幣(折合約三千萬美元),開發樓盤丹東新加坡城,共有二千多套房,但過去五年,朝鮮半島局勢詭異,售房每年不到百套,總體銷售態勢沉寂。二零一八年四月,半島局勢巨變,「金文會」、「金習會」、「金特會」接連上場,五月就售出五百八十七個單位,比四月翻了幾番,成為丹東最暢銷樓盤之一,二零一五年平均每平方米售價四千元人民幣,如今已增至七、八千元人民幣。

幾個月來,中國各地的投資者紛紛來這裏買房,住宅房價平均上漲百分之五十。買家都揣測朝鮮會進一步開放,這將令這座邊境城市成為該地區發展新中心。來自浙江杭州的富商陳敢鋒用三百多萬元人民幣,買下月亮島上一個豪宅項目的一套房,從客廳、住房、餐廳都能一眼望到對岸新義州,窗台放著高倍望遠鏡,透過鏡頭能看到朝鮮人的一舉一動。據悉,月亮島上住宅房大半已售出。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二零一八年五月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統計資料,七十個大中城市排行中,遼寧省丹東市房價漲幅連續兩個月排名第一,月平均漲幅高達百分之五點三。丹東市住建委提供的資料顯示,進入五月,丹東新區商品房均價的波動範圍總體保持在每平方米四千八百元人民幣至五千一百元,與四月相比漲幅二成左右,江景熱銷樓盤漲幅高達三成。

情報部門關注焦點

丹東成了炒作房地產的熱點邊境城市,也是各國情報部門關注的熱點。丹東市政府一位官員對我們說,這幾個月來,沿鴨綠江畔的一些酒吧餐飲店,一到晚上,外國人就特別多,很多就是來探究江對岸的情況的。

七月中,一名五十七歲日籍朝鮮男子被遼寧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判囚五年,並沒收財產,服刑後驅逐出境。丹東有許多軍事設施,他被指蒐集中朝邊境機密信息賣給日本情報機構,於二零一五年被捕。該男子的父親是在日朝鮮人,母親是日本人。上世紀六十年代,朝鮮呼籲在日朝鮮人返回朝鮮,一家人曾到朝鮮居住,但他與母親二零零一年「脫北」回到日本,定居神奈川縣,獲日本國籍,妹妹仍留在朝鮮。該男子在日本一間彈珠賭場工作,定期往丹東,把在丹東獲得的軍事設施情報售予日本情報機構調查廳而獲取報酬。這是四日內第二名因間諜罪被判囚的日本人。二零一五年以來,已有八名日本人在中國浙江省、遼寧省等地,因間諜行為等被中國有關部門逮捕,都已被起訴或判刑。

中朝邊界總長一千四百二十公里,主要依鴨綠江、長白山、圖們江等地勢劃分,整條水色清綠的鴨綠江皆作為中朝邊界,佔中朝邊界總長度的五成六。中朝邊界劃分不以鴨綠江主航道中心線為界,而是以河岸為界。

投資不過山海關的魔咒

鴨綠江畔,六十八年前東北軍區工兵部隊修建的燕窩鐵路橋遺址,橋頭岸邊立有兩組主題分別為「送別親人」和「告別祖國」的雕塑,再現送別志願軍戰士赴朝作戰的歷史場景。江水中,七、八個青少年在游泳搏擊,戲水玩耍。在鴨綠江中,只要不上岸,就不算「越境」。乘船可以環繞朝鮮島嶼航行,可以靠近朝鮮岸邊航行。船隻可以在靠近朝鮮一側停泊。丹東和新義州組成一個戰略樞紐,是兩國之間最大的貿易中心,丹東是朝鮮最大的對華貿易窗口,中朝貿易七成以上物資經由丹東海關進出。因朝鮮半島局勢不穩定,核危機陰影不散,各路資本始終不敢靠近東北,「投資不過山海關」成了一種魔咒。

中朝邊境一步跨

鴨綠江中的島嶼大多數是朝鮮的,不少就位於主航道中國一側。由於分支河道長年淤積,個別地方只剩一條小溝,距離只有「一步」左右,用丹東人的粗俗而形象的描述,「站著撒尿也能射到對岸」。萬里長城最東頭的虎山長城就在丹東,那裏有「一步跨」景點。中朝邊境一步跨,是中國距朝鮮最近的地方之一,就在這裏,跨過去一步,就能到朝鮮的意思。這裏中朝之間只隔著一道鐵絲網。

我們沿著鴨綠江大道、濱海公路南下,在邊界線鐵絲網前的大電箱停步。電箱上標明:「G5071黃金坪」,「中國移動通信,電話:2593005」。標示牌寫著:「中朝邊境,溫馨提示」,「愛民固邊,強我邊防」等。通往朝鮮黃金坪島的大門緊閉,那塊大型規劃圖示意牌經日曬雨淋而字跡不清,依稀可見「黃金坪經濟區總體規劃」、「黃金坪經濟區地理位置圖」,大門內外,雜草叢生,荒蕪許久了。

十二平方公里的黃金坪島,朝鮮平安北道薪島郡的島嶼,處鴨綠江上。黃金坪島北界與丹東市浪頭鎮土地相連,中間僅隔一道鐵絲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北京與平壤就鴨綠江上的黃金坪島開發達成協議,簽署「五十年加五十年」的租借協定,將黃金坪島的開發權轉讓中國而共同合作發展,在黃金坪島上設置自由貿易區,開發成為一個物流、旅遊和製造業中心。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朝共同開發和共同管理黃金坪經濟區管委會辦公樓奠基儀式在黃金坪舉行,這標誌著中朝共管「兩島經濟區」中的黃金坪經濟區開發工作正式啓動。不過,不久後,隨著朝鮮不顧中國勸阻連續發射遠程導彈而令這一開發工程擱置。六年過去了,朝鮮半島局勢時晴時陰,黃金坪島依舊不見重新啟動工程的跡象。

鴨綠江上的斷頭橋

我們繼續沿江岸南下。鴨綠江上的鴨綠江新公路大橋巍然屹立,位於丹東市新開發區浪頭和朝鮮新義州南側龍川之間,連接中朝兩國,跨越鴨綠江。大橋口岸冷冷清清,這一工程項目已擱置四年多了,前一陣傳出冷凍的工程有新的鬆動跡象,但這些日子中方透露說,至今沒有新的說法。這一工程由中方出資近二十億元人民幣,中方負責施工,大橋長三公里,寬三十三米。據悉,大橋口岸區建成後,將成為中國最大的對朝經濟貿易口岸區,承載八成的中朝貿易量,從而緩解老城區中朝友誼橋的運輸壓力。主橋部分早已建成,原計劃二零一四年通車,但朝方負責建設的其國內的引橋部分久久未動工,這座橋便成了直插農田和菜地的斷頭橋。

在丹東和瀋陽政商界,近期盛傳十六年前的新聞人物楊斌,在獄中十四年後已於二零一六年九月出獄而最近又蠢蠢欲動的消息。我們在十六年前採訪過這位荷蘭籍華人楊斌,時任歐亞農業首席執行長。楊斌被《福布斯》評為二零零一年「福布斯中國大陸富豪排行榜」第二。

楊斌出獄傳言復出

二零零二年九月,他在瀋陽荷蘭村的新聞發布會上宣布震驚世界的消息:朝鮮將在新義州建設一個一百三十二平方公里的特別行政區,實行三權分立,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授命他出任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不過,十天後,正當他前往新義州時,被中國警方帶走。被捕八個月後,瀋陽市中級法院以虛報資本註冊罪、非法佔有農業用地罪、合同詐騙罪等六項罪名判處楊斌有期徒刑十八年。當時輿論表明,朝方在新義州設立特區,和委任楊斌為特首,沒有知會中方,中方對蒙在鼓裏感到惱火。楊斌宣布新義州不僅是經濟特區,也是政治特區,這是北京當局最為擔心的。新義州的大門關閉了。

新義州蓄勢待發

有人說,丹東和新義州,宛若埋在土壤裏的種子,終於盼來了陽光和養分而破土而出,但風雨和冰霜肯定也少不了。夜晚,我們走進濱江中路「庭院咖啡店」,三十歲店主姜媛媛是「創客」。故事頗多的她,總是玩出自己人生精采。她對我們說,這幾個月來自各地的遊客特別多,新義州早日開放,丹東也會隨之起舞。走出庭院咖啡廳,鴨綠江兩岸,江風習習。一江之隔,儼然是兩個世界,彷彿相隔半個世紀,這一邊燈火輝煌,對面那一邊黑黝黝的難覓燈影。不過,一幢新建築是以往從未見到的,這是尚未完工的幾十層高的大型建築,屋頂那盞大照燈的光亮特別刺眼,它似乎在向江這邊的中國人訴說,你丹東已經猛然爆發,我新義州正蓄勢待發,不用很久,我們朝鮮的霓虹燈也會亮麗……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