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新疆再教育中心关押人数已超德国集中营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外执勤的警察(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外执勤的警察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最近发表长文,全面梳理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建立大量再教育中心,进行种族清洗的做法。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是否可以持续,会不会向更糟糕的方向转化?

《外交政策》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莱恩•图姆(Rian Thum)。他在开篇指出,目前维族成年人口的5%至10%已经被非法关押在新疆全境的再教育中心。而根据本台此前的报道,中国政府的目标是把维族人口的40%送进这些关押中心,其中包括20到50岁的全部维族男性。

文章认为,再教育中心的主要目的是净化以维族为主体的新疆穆斯林的思想,清除其头脑中的极端主义等“病毒”,并植入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

身在华盛顿的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认为,中国政府的这些做法实际就是民族清洗,

“对一个民族系统性地,针对她的文化、身份、宗教信仰和传统进行强制性的改变,这就叫种族清洗,也包括对民族肉体上的消灭。现在维吾尔族人已经在再教育中心里出现死亡,而且这种死亡不是一个两个。”

文章认为,中国政府制定这些清洗政策,是由于他们认定,新疆的这些少数民族因为其信仰不同,才会不断反抗政府的管理措施。而伊斯兰教等宗教被中国政府看作是外来的异质力量,是对政府的一种威胁。

但身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回族留学生古懿看法稍有不同,他把新疆少数民族的历史地位看作是民族反抗的主要原因,

“中国在东突厥斯坦是一个外来的殖民政权,中国人侵占了维吾尔族人家园。所以,维吾尔族人本来就不必认同中国,本来就有反抗的权利。”

除了再教育中心之外,中国政府还在新疆全境进行各种监控,禁止在学校教授维吾尔族语言,拆毁维族历史建筑等等。莱恩•图姆观察到,政府的高压政策正在改变维族民众的行为。为了免于遭到关押,一些维族家庭主动焚烧了本民族文字的书籍,甚至根据监控人员的口味来显示效忠政府的姿态。

伊利夏提对此忧心忡忡,

“中共现在对维吾尔族人,不仅是拆除那些建筑,维吾尔族人的古迹,烧毁书本,禁止文字,这比塔利班和伊斯兰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等于说是把一个民族的最根本的东西釜底抽薪。”

古懿则认为文化自身有生生不息的力量,政府的暴力手段无法毁掉维族的文化,

“维吾尔族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已经用一种非常坚韧的方式面对今世的苦难,将此作为后世的资粮,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镇压越强,抗争越烈。”

再教育中心最近屡次传出被关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多里坤•艾莎的母亲前不久在再教育中心过世。维吾尔宗教领袖、学者穆罕默德•萨利•阿吉也于今年初在被关押期间死亡。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把再教育中心与其他国家历史上出现的集中营做比较,指出再教育中心关押的人数已达到百万的规模,这已经超过了二战时期德国集中营关押犹太人的最高峰值70万。

伊利夏提警告说,这种形势发展下去,新疆很有可能出现种族大屠杀,

“种族大屠杀有五个条件,首先是对一个民族的完全丑化,第二是对这个民族的边缘化,第三是对这个民族进行整体打压,第四是该民族文化遗迹和书本的烧毁,很自然地就会走到第五个,种族屠杀。中国对维吾尔族的政策已经达到了第四个层次,第五个也已经开始出现了。”

他焦急地呼吁,现在唯有靠美国、英国等国家在国际上进行干预。

古懿则认为,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这些反人类做法是不可持续的,

“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把东突厥斯坦当地的所有资源,以及从中国本部调集的很多资源,投入到这种高压政策上,到了一定的程度,弦绷紧了就会断。中国本部只要稍微出一点问题的话,这种镇压就不可能继续下去。”

目前,新疆还在持续扩建再教育中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卫星图片和地面采访证明这种关押场所的存在。

但最近在日内瓦,面对联合国官员的质问,中国49人的代表团断然否定了新疆存在再教育中心这种设施。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郭度

自由亚洲电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