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立法者

近代以来东方学习西方,或主动或被迫或懵懂,以日本学得最好最像。

达摩在少林寺传法九年,为四位弟子印证功力,根据他们的表现分别得出四种境界的结论:得皮;得肉;得骨;得髓。得髓的就是号称禅宗二祖的慧可。

慧可34岁时立志向达摩求道,为表决心,砍下了自己一条胳膊。最后能被达摩认可为得了自己的髓,就算是真传了。

与此相仿,同样是向西方学习,大清国的洋务运动充其量只是得皮,皮毛功夫而已,在面对原装的西洋武力时,根本不堪一击。为什么?因为一种文明最容易被外人感知到的就是它的皮毛,即这种文明在科技、器物上的创造,而更深层的内容不是外人能轻易认识的。

就像野兽经常被人用弓箭伤害,以至于看到人和弓箭就本能逃窜。野兽只知道那家伙厉害,但永远不可能知道更厉害的是制造弓箭的技术,和技术后面的智慧。

大清国就像高明一些的野兽,他们认为之所以被洋人打败,仅仅是因为枪炮不如洋人,只要把这套东西学到手,就可以弯道超车,再加上本已领先西洋千年的文化,称霸世界万邦来朝指日可待。

而日本和大清国不一样,他们的精英层都是禅宗悟真的底子,不唯书不唯上敢较真。于是在科技器物之上又发现了更深层的科学的秘密,因此而得肉;福泽谕吉等人更进一步发现了科学之上的文化和制度秘密,因此而得骨入髓。

这种区别,才是后来日华分道扬镳天差地别的根本原因。

但是,得皮肉固然低级,而得骨髓也未必至高。因为在髓之上还有一种更高的存在,就是得其神。日本二战之前跟西方学得像模像样,最终仍被碾压亡国,就是因为未能得其神。

从这个角度来说,明治维新最大的功绩,不是打赢了甲午战争,不是打赢了日俄战争,也不是脱亚入欧,而是让当时的日本有了作死的胆量。如果没有明治维新的成果,日本没胆挑战美国,因此也无缘被美国付出巨大牺牲为它彻底脱胎换骨。

冲绳岛一战,盟军死伤7万之众,日军则全军覆没,包括所谓的平民。当时的日本,平民就是没穿军装的战士,战士就是穿了军装的平民。

日本人的坚毅残忍让美国彻底绝望,他们测算,按这种态势占领日本全境,还需要付出至少100万盟军性命,而号称全国玉碎的几千万日本人,则可能所剩无几。这才迫使美国决心使用原子弹。

对于原子弹,你知道丘吉尔称呼它为什么吗?愤怒的基督!

神的愤怒在圣经中多有显现,比如夷灭充满罪恶的索多玛城。原子弹的威力堪比神的怒火,至今那些投弹的美军仍然认为原子弹之下没有冤魂。

接下来就是日本投降,而怎么处置无条件投降后的日本,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国内甚至有人主张把日本男人全部阉割。

而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则想到的是法律,他说:我从受命为最高统帅那时侯开始,就拟定了我想要的各项政策,通过天皇和帝国政府机构来执行这些政策。我所设想的改革是会使日本与现代先进的思想和行动齐头并进的改革。首先摧毁军事力量。惩治战犯。建立代议制政府结构。使宪法现代化。举行自由选举。给予妇女选举权。释放政治犯。释放农民。建立自由劳工组织。鼓励自由经济。取消警察压迫。发展自由而负责的新闻事业。教育自由化。分散政治权力。政教分离。

1945年10月11日,麦克阿瑟向日本新任首相提出要求:

1. 通过授予公民权,解放日本妇女,使他们作为国家的成员,可能给日本带来一个直接有利于本国幸福的关于政治的新思想。

2. 鼓励工人成立工会,使之成为强有力的舆论工具,以保障工人免受剥削与欺压并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

3. 学校更多地向较开明的教育开放,使人民掌握实际知识的同时,了解一种新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政府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主人。

4. 废除秘密审讯和虐待而使人民一直处于经常恐怖之中的制度;必须坚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在任何政府名义下所可能实行的以提高效率为幌子或借口的严密控制群众的做法, 必须结束……(录自《麦克阿瑟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版,第190-191页。)

立法权就是最高权,是国家的主权,麦克阿瑟就是战后新日本的立法者,是他用侵犯日本主权的方式,将日本百年维新而未得的“神”通过立法直接塞给了日本。

但是充满霸气的麦克阿瑟本身并不是神,他只是认识神、敬畏神的人。在他为儿子所作的祷告词中能够发现这一点。

麦克阿瑟58岁老来得子,1940年代驻扎菲律宾期间,他为咿呀学语的爱子写下了这段题为「塑造我儿子」的祷告词:

主啊!求你塑造我的儿子,使他坚强到能够认识自己的软弱;勇敢到能够面对惧怕;在诚实的失败中,毫不气馁;在胜利中,仍保持谦逊温和。

恳求塑造我的儿子,不至空有幻想而缺乏行动;引导他认识你,同时又知道,认识自己乃是知识的基石。

我祈祷,愿你引导他不求安逸、舒适,相反的,经过压力、艰难和挑战,学习在风暴中挺身站立,并学会怜悯那些在重压之下失败的人。

求你塑造我的儿子,心地纯洁,目标远大;使他在指挥别人之前,先懂得驾驭自己;永不忘记过去的教训,又能伸展未来的理想。

当他拥有以上的一切,我还要祈求,赐他足够的幽默感,使他能够认真严肃,却不致过分苛求自己。恳求赐他谦卑,使他永远牢记:真正伟大中的平凡,真正智慧中的开明,真正勇力中的温柔。如此,我这作父亲的,才敢低声说:「我没有虚度此生。」

这段感人肺腑的祷告词,是在他逝世后由他的家人公布于世,并因此闻名世界。威风八面的统帅,在真理面前是如此的谦卑。在祷告中,他将儿子的成长交托在神的手中。他没有为儿子求高官、求发财,只求上帝让他的儿子更深地认识真理。因为他深深知道:真正的立法者,是神!

渤海莫大,微信公号:太初的初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