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報非洲只撿好聽的說軟實力戰略正獲利?

在中國資助的有千所住房單位的吉布提建築工程啟動儀式之前,拿著吉布提國旗的小男孩站在巨大的中國國旗前。 (2018年7月4日)
在中國資助的有千所住房單位的吉布提建築工程啟動儀式之前,拿著吉布提國旗的小男孩站在巨大的中國國旗前。(2018年7月4日)

塞勒姆·所羅門

在盧旺達,一家中國人擁有的服裝廠給當地工人帶來了數以百計的就業崗位。在埃塞爾比亞,中國建造的鐵路便利了商人和旅客的出行。在讚比亞,一個中國出資的電視項目將為500個村莊帶來衛星電視。

這些都是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表的報導,是中國有關非洲報導的典型。

中國報導的非洲新聞不是腐敗和災難,而是強調積極面,在涉及到共產黨在非洲大陸各地越來越深的捲入時,更是要大力地正面報導。

雖然這類報導並沒有講述全面的事實,然而,這種媒體戰略凸顯了中國與非洲的共同利益,並反映出中國在軟實力方面所採取的策略。

積極角度

南非約翰內斯堡金山大學(Wits University)新聞與媒體研究系教授埃梅卡·烏梅傑伊(Emeka Umejei)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媒體“體現的是政府的利益”。

烏梅傑伊說,中國新聞機構並不是公然製造假信息,但是當報導涉及到中國時,會從積極面來報導非洲。照烏梅傑伊的話來說,這等同於宣傳,因為目標並不只是提供信息,還要影響人們對執政的共產黨的看法。

西方新聞機構經常聚焦腐敗和醜行,而中國媒體則凸顯非洲的好消息。

一個明顯例子是肯尼亞的標軌鐵路,這是由中國出資、修建和管理的項目。

當地媒體報導了人們擔心的一系列問題,這些擔心涉及鐵路對肯尼亞的野生動物、經濟和勞工的衝擊。

上個月,肯尼亞最大、最受尊重的《旗幟報》(Standard)的星期日版刊登了一篇爆料文章,披露了與鐵路項目有關的非洲工人所遭受的待遇。

《旗幟報》的這篇報導採訪了火車司機和其他工人並據此聲稱普遍存在針對肯尼亞人的種族主義、歧視和虐待。

中國媒體沒有提到這類新聞。相反,有關標軌鐵路的報導聚焦於該項目給肯尼亞帶來的好處。

研究中國外交關係的智庫“察哈爾學會”的高級研究員賀文萍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強調了這條標軌鐵路如何便利了人員和貨物的流通。

她寫道,蒙巴薩-內羅畢標軌鐵路極大地促進了兩地人民的流通,貨運時間也從十多個小時縮短為四個多小時,物流成本減少40%以上。

獲取紅利?

一些研究顯示,中國軟實力宣傳活動和媒體戰略正在奏效。

非洲研究網絡“非洲晴雨表”( Afrobarometer)2016年報告說,大約三分之二的非洲人認為中國的影響力“比較”乃至“非常”正面。更多的非洲國家視中國而不是美國為最大的外國影響力。

2017年,皮尤研究所(Pew Research)發現,72%的尼日利亞人對中國有正面看法,超過被調查列入問卷的任何國家。在塞內加爾、坦桑尼亞、突尼斯和肯尼亞,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說,他們對中國持正面看法。

中國媒體

中國新聞機構有規模大、中央化和資金足的特點。

新華社是中國官方通訊社,其英語報導通過會員網絡而遍布互聯網。

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教授洪俊浩2011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得出結論認為,新華社從1970年代末的純宣傳機器演變為多方創收企業,既為共產黨利益服務,也向全世界受眾發布新聞。

新華社的發行夥伴包括非洲的國家媒體。埃塞俄比亞國家廣播機構“法納電視網”(Fana TV)自從今年初以來轉發或改寫了將近20篇新華稿。

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是最具主導地位的廣播新聞機構。今年3月,中國共產黨宣布將把CCTV與另外兩家廣播實體合併,以加強運作效率,並形成烏梅傑伊所說的“統一話語”。

雙贏報導

烏梅傑伊說,在中國,“調查性的報導是不被允許的。”

這意味著位高權重者不會被問責。不過這也為發表彰顯非洲積極面的振奮人心的報導帶來了空間。烏梅傑伊說,這種做法能在非洲受眾中間引起共鳴,因為人們可能覺得西方媒體總是盯著非洲陰暗面不放。

對沖突、飢荒、疾病和腐敗連篇累牘式的報導,讓人們批評西方對非洲的描述有時體現了過時的思維定式,把傳說永久化,而對積極面卻反映得不夠。

中國採用了不同的手法,用烏梅傑埃的話說,這是一種“雙贏”的媒體戰略,給中非雙方臉上涂光。這種戰略跟中國在非洲施展軟實力的做法也相輔相成。中國在非洲把自己打造成仁義的伙伴,有著類似的目標和挑戰。

但是烏梅傑伊說,批評性的報導在新聞生態系統中也發揮著重要作用。

他說,調查性的新聞報導“有益於非洲”,因為它讓那些有權有勢者承擔責任。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