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现身活动现场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微言微语/法广RFI 桑雨)9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在北京举行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论坛成立二十周年研讨会。这是最受中共高层关注的民间会议,“产官学”三界老大及顶级经济学家云集,被国内外公认为中国高层经济决策智囊的与会者们 言辞犀利,极为少见,直面中国当下的经济问题,对政策制定者的批评指名道姓,借用网络自媒体一位作者的话说 可谓上演了一场经济版的“华山论剑”。

与会者表示“消灭私有制是一种不和谐音”,“民营企业的财产权不可侵犯”,“中国宏观税负可能使中国经济走向崩溃边缘”……

此次会上的发言部分流出后,很多网友直呼全是“妄议”中央。但仔细梳理各方发言内容就不难发现,会议并未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向提出前瞻性的研判,更多地是在审视反思,重申市场经济几十年来对中国经济的深刻塑造,呼吁政府减政,减权,减税,减少干预, 淡化国企、民企以及外企的所有制分类,在法律上一视同仁,政策上平等对待。让司法独立,权力接受人民的监督,把资源交由市场配置。

一位网友在发帖中这样写道:“一边强调国企是党执政的经济基础,一边又说市场配置资源,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坚持和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怎么会有真正市场配置资源的结果呢?如果真正让市场配置资源,岂不是动摇了党的执政根基,又怎么能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呢?现在是一边打右灯,安抚市场,一边向左走,讨好国企派,两边讨好,两边通吃。因此这个悖论无解。”

一篇题为《洗洗睡了》的网文在总结了各方发言要点后写道:“他们说的,都是这四十年来改革开放形成的常识啊,现在已经到了呼吁常识的地步,而且到了大家都惊叹,现在这些体面人这么说话,是不是不想混了的地步!?这说明啥?说明统计部门的数据,其实也没必要看了”。

一篇题为《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幼稚园教学研讨会》的网文这样写道:“比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坐标,这种讨论处在什么阶段?比照西方,1930年代凯恩斯的水平?非也。18世纪斯密的水平?非也。我们还在围绕国王能不能随意征税和没收财产而展开争论。毫无疑问,我们处于13世纪英国无地王约翰签署大宪章之前的水平。比照中国,我们在历史上处于什么发展阶段?中国自秦朝起,就已经事皆决于法,实行了土地私有制,就已经有了系统的法律保护产权。”

一篇题为《五十人经济论坛存在一个大问题》的帖文这样写道:“五十人经济论坛存在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只在短期经济分析中转圈圈,而不敢涉足真正解决体制性缺陷的长期经济分析。

短期分析方法原本只适用于自然科学家对部分自然现象的分析,在西方发达国家,在人类社会领域,最渴望向科学靠拢的经济学,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现象,也采用了这种假设一些因素不变的短期分析方法。虽然不同的西方经济学流派假设了不同的不变因素,但是他们也假设了共同的不变因素,那就是民主法治政治体系。各种以短期经济分析为基础的政策建议,都是供民主法治政治系统中的民选政府 相机抉择时使用的。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经济学家引进西方经济学时,完全没有对分析方法的指导性认识,更没有意识短期经济分析的各种假设前提,尤其没有意识到在现代信息化条件下中国日益落后的政治体系不可能被假设为不变战略要素,中国根本不适合采用短期分析方法。中国需要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全部纳入共变考量的长期经济分析方法。将政治因素剔除在外的短期经济分析方法与顽固维护落后政治体制的利益集团不谋而合,导致经济分析结果在实际操作中演化为政治掠夺的外衣,更导致经济全面的畸形化发展,并且没有有效的政治纠偏机制。中国出现了当代世界罕见的经济越发展民怨越沸腾的国家治理现象。

当然了,中国经济学家回避长期经济分析也区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有些对方法论缺少研究的经济学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运用短期分析方法。
另一种情况是,有些经济学家迫于压力不敢涉足长期经济分析方法。”

发帖作者朱奇最后的结语是:“说话就说真话,不敢就不说话。一个有科学精神的经济学家,与其用短期经济分析转移和积累矛盾,误导民众,不如自我禁言。“改开”四十年的实践表明,中国经济学只是非民主法治的政治系统的华丽外衣。”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