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萬票大幅過門檻 台灣民間發起東京奧運「正名」公投

台灣立委黃國昌(左三)、前奧運選手紀政(左四)以及游泳運動員遊坤義(右一)等人髮起公投。
2020年奧運將在東京舉行,台灣前奧運選手紀政等人髮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聯署",爭取用台灣的名字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

由台灣民間團體發起的「2020東京奧運我們開始叫台灣!」公投連署在日前達到門檻,已送交中央選舉委員會,將在11月地方選舉時一併投票。

9月3日,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小組等團體向中選會提交52萬6688份的公投連署書,爭取在奧運中,將「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52萬多份聯署書大幅超越28萬份以上的預定目標,分析人士認為,這和中國政府施壓,讓台灣的東亞青運會主辦權被取消,以及蔡英文過境美國的「85度C事件」有關,激發起台灣人對中國政府的反彈情緒。

台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何明修對 BBC中文表示,對於公投通過聯署他感到訝異,他原本以為,在東亞青運會主辦權被取消後,會造成寒蟬效應,但事件反而讓倡議團體借機宣傳,「民意是越打壓越反彈,」因此在短時間內催動許多人填寫公投連署書。何明修表示,中國一面在外交上大力打壓蔡英文政府,一面又想用政策直接拉攏台灣民眾,可以看出「官民分開處理」的模式。但要如何在「打壓蔡政府」和「不激起台灣民眾同仇敵愾意識」之間,中國政府還在摸索。

公投發起人之一、前奧運田徑國手「飛躍的羚羊」紀政呼籲民眾,公投成案只是第一步,希望民眾在11月24日九合一地方選舉時,可以領取公投票並投下贊成票,讓東京奧運正名可以突破四分之一的公投門檻。

公投的主文是:「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

「這個公投的命題,我覺得通過的機率很高。台灣人很難表示不同意。」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對BBC中文說。黃兆年表示,公投已成定局,「公投的結果要做得漂亮,讓國際盟友看到台灣人的意志充分展現出來,增加在國際上的正當性,」黃兆年認為,北京一定會想辦法干預公投,具體會採取什麼措施不容易判斷,但對台灣的施壓不會減少。

反對正名人士怎麼說?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代表台灣和中國的旗幟。
台灣在奧運會上使用的名稱是「中華台北」,使用的旗幟也帶有五環標記,而不是像其它國家那樣直接使用國旗。

包括國民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及一些反對正名的人士認為,申請正名有可能讓中華台北犧牲國際奧會會籍,害國手不能出國參賽。

丁守中在9月4日公投達到二階聯署門檻後表示,正名問題不是國內公投就能決定,在現實國際情勢下,有幾分實力講幾分話,不要到最後,會籍、選手都被除名,選手連出國比賽的機會都沒有。

紀政說:「我們有這麼容易就被嚇到?」,她強調,如果正名公投通過,希望政府能要求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提出正名申請,不過最糟的情況,就是繼續沿用中華台北名義,選手的參賽權不會受到影響。

由於已經有一定的民意基礎,民進黨立委鄭寶清在七月即要求行政院主動研議讓台灣選手以「台灣隊」名稱代表參與國際賽事的具體措施,對此行政院回應,中華奧會為國際奧會認可的會員,名稱變更凖駁權在國際奧會。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已經於今年五月舉行的執行委員會議,決議「不予核准」中華奧會變更名稱。

奧運模式

自從1970年代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席位之後,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逐漸開始在國際場合上壓制台灣生存空間。

在奧運會發生多次關於名稱問題的爭執之後,1981年,中華奧委會與國際奧委會在瑞士洛桑簽訂協議,同意中華民國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義參加奧運。

這就是所謂的「奧運模式」,中華民國代表隊此後參與國際比賽都以中華台北作為稱呼,簡稱中華隊或台灣隊。

這種「奧運模式」還擴大到體育以外的國際場合,中華台北也成為台灣參加國際組織所使用的官方名稱。

中國政府有權干預?

台灣知名體育主播石明謹9月4日在個人Facebook撰文,讓觀眾「釐清正名公投的邏輯」,他寫到:「就邏輯上來說,申請改名不可能會有被取消參賽權的問題,除非你是『徑行改名』,例如大會規定你叫『CHINESE TAIPEI』,你偏要拿著『REPUBLIC OF CHINA』的旗子入場,而東奧正名公投的主文是『申請』,如果申請不過,那就算了。可能你會說,明知道不會過,為什麼還要申請?因為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就算有人想申請用『HELLO KITTY』的名義加入國際組織,明知道不可能通過,但那也是他們的權利。」

他表示,「真正會影響選手參賽權的,並不是正名運動,而是中國。」台灣的東亞青奧主辦權被取消,並不是因為「用台灣名義參賽」,「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不爽』,不爽可以有很多原因,」石明謹說,今天中國不高興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正名公投,下次不高興的原因可能是其它,就算是最極端的親中份子,也無法保證什麼事會讓中國不高興。

黃兆年表示,若正名公投過關,北京會做的就是在國際奧委會施壓,戰場就會轉移到國際奧會。

公投是否有法律效力?

四年前的九合一地方選舉,選民們在票站外排隊。
四年前的九合一地方選舉,選民們在票站外排隊。

台灣的《公民投票法》在去年修法後,以往高門檻、被戲稱為是「鳥籠公投」的公投法被修正,大幅降低提案、連署及通過門檻,並在今年一月公布施行,這讓公投提案大增。以年底舉行的九合一大選來說,截至目前,已有九個公投案遞交連署書至中選會,選民將在地方選舉中一併領取公投票。

這次公投案中,國民黨提出的反空污、反核食和反深澳電廠三案,分別取得反空污49萬6444份連署書、反核食47萬8015份連署書,和反深澳電廠48萬2507份連署書。

除了東奧正名公投,最受矚目的是否贊成和反對同性婚姻的公投案,正反意見團體都積極發動連署,目前贊成與反對方的聯署書都已達標。

研究台灣公民社會的台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何明修對 BBC中文表示,如果公投結果違背法律,「會進入台灣憲政體制上從頭到尾沒有處理過的問題,」他以反同婚通投舉例,若反對同性婚姻的公投案通過,將違背大法官釋憲「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結果。他舉例,許多西方國家,例如英國的脫歐公投,也是結果出來之後才有後續措施出爐。

「絶大多數的國家裏面,公投不是一個法律承認的規定,」何明修說。因此即使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台灣政府也可以完全不做為。何明修說這是「模糊的灰色地帶,是憲政體制沒有規範到的部份。」

公投門檻降低後,各陣營都可以進入公投,「反映出台灣公民社會保守和進步陣營的動員能力,」何明修說。

東奧公投的意義?

台中國際棒球場
台中國際棒球場資料圖。這座體育場原本被安排作為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賽場。

黃兆年表示,正名公投是由民間發起,是由下而上的表達人民的意志,這個結果會讓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更有正當性,更能爭取同為自由民主國家的支持,因為這是台灣人民自發的意願。

黃兆年也說,年底九合一選舉是地方首長選舉,但加入了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統獨議題」變成候選人不能迴避的問題,「政黨在對外的價值立場也必須謹慎處理,立場的表達,逃避不了。」

何明修認為,「運動是最容易激發一個國家的共同認同、情感的場合,所以我覺得搞正名運動的這些台獨運動者找了一個感覺最不政治化的場域,搞了一個最政治化的運動,這是一個很好使用的媒介,喚起支持者的熱情。」何明修說:「他們選對了一個戰場。」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