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围绕朝鲜去核化问题的新较量

究竟美国与朝鲜之间在去核化问题能否打破僵局有所进展?自今年6月特朗普与金正恩的高峰会谈之后,双方关系目前究竟处于何种状况?在此次的联大会议期间,美国与朝鲜以及俄罗斯、中国之间展开了交锋。美国要求维持对平壤最大限度的制裁,中国和俄罗斯呼吁安理会放松对朝鲜的制裁,而朝鲜方面则声称美国要求我们先弃核是做白日梦。

朝鲜外相李勇浩周六在联大的讲话中表示,过去一年来,朝鲜作出了重大的善意举动,比如停止核试验和导弹试验,拆除核武器试验场,承诺不会将核武器与核技术扩散,但是朝鲜没有看到美国方面采取任何回应。李勇浩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单方面率先放下武器。”李勇浩表示,朝鲜的无核化决心坚定不移,但只有在美国能让我们充分信任时才能实现无核化。如果无核化问题的当事方不是美国而是韩国,半岛无核化不会像现在这样陷入僵局,我们重视与美国建立互信的原因正在于此。李勇浩指出,朝方采取停止核导试验、拆除核试验场,并声明任何时候都不会转让核武器或核技术,但我们仍未看到美方采取相应措施来响应朝方的重大措施。美国不顾及朝鲜对半岛和平机制缺位的忧虑,而一味要求先实现无核化,并加大制裁力度强力施压,甚至反对发表终战宣言,认为朝鲜会在制裁下屈服是妄想。但问题在于制裁加剧了朝鲜对美国的不信任,朝美联合宣言落实遇阻的原因在于美国一味采取损害互信的强权手段。

联合国安理会周四就朝鲜半岛核问题举行部长级会议。中俄与美国在会上围绕朝核问题展开新一轮角力。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出,“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行动必须继续有力地和成功地进行下去,直到我们实现全面的,最终的,可核查的去核化为止。安理会成员国必须在这项努力上做出榜样,我们必须相互追究责任。” 蓬佩奥认为对朝鲜制裁的历史性国际压力导致外交突破和戏剧性的美朝峰会。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以及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都说,他们强烈支持保持制裁压力。康京和说:“韩国政府致力于继续和国际社会合作,保证安理会的制裁得到忠实的落实,即使我们继续和朝鲜接触,促使朝鲜在完全无核化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蓬佩奥不点名地谴责中俄仍在向朝鲜提供物资,称安理会成员在对朝制裁方面必须树立榜样。他说,安理会决议规定的朝鲜精炼石油进口“每年50万桶”的限额已经被打破,美国“看到许多船对船进行精炼油转送的情况”。他还说:“美国注意到联合国的一些成员国,包括安理会成员,正在接收新近来自朝鲜的劳工。”他敦促各方共同参与切断朝鲜的煤炭出口,切断向朝鲜提供资金援助。

俄罗斯和中国则敦促联合国安理会放松对朝鲜的制裁,以鼓励朝鲜进行无核化。中国外长王毅说,安理会的决议有可逆条款。决议规定,可根据朝鲜遵守决议的情况对制裁措施进行调整。他说:“鉴于朝韩、朝美关系当前的积极进展,结合朝鲜在无核化问题上的重要承诺和行动,中方认为,安理会有必要考虑启动可逆条款,从而鼓励朝鲜以及有关各方朝着无核化的方向迈出更大的步伐。” 这一主张立即得到拉夫罗夫的积极呼应。拉夫罗夫说,对平壤的限制不应成为“集体惩罚”的一种形式。现在应向朝鲜发出积极的信号,作为对平壤与首尔、华盛顿之间关系发展的“积极动力”的奖励。他同时警告,美国及其一些盟国采取的单方面措施,例如实施的二级制裁,将破坏安理会的完整性,并敦促他们不要这样做。

此前特朗普在联大发言时曾经称赞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拿出了勇气展开去核化的努力,但他说朝鲜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在平壤去核之前,制裁必须执行下去。有评论指出,韩国总统文在寅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大会议的演讲中都谈到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而且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然而,文在寅和特朗普都需要无核化作为自己的外交成绩,求“无核化”之名的同,而忽略了“无核化”实的异。朝鲜希望韩国能够推进终战宣言以及半岛和平机制的构建,但是美方认为朝鲜采取无核化措施之后,才可能进行终战宣言和半岛和平协定谈判。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