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召回三國使節返國述職的意義

程建人 台灣外交部前部長

9月7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宣布,美政府已召回駐巴拿馬、多明尼加共和國及薩爾瓦多大使或代辦返美述職,以了解這三國與台灣斷交的決定,這三位使節將與美國政府領導階層官員商談如何在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支持強勁、獨立及民主的機制及經濟。此舉近日來,各界討論甚多,相信述職完畢,美方還會有後續表示或說明。

美國政府對與我斷交國家相關問題作如此公開的宣布,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如此做法自有它特殊的意義,值得我們思考:

從合作夥伴變對手

(1)全球戰略考量:自1949年兩岸分治對峙以來,兩岸外交爭奪戰偶有休兵,但始終未歇。以往在世局壁壘分明的情形下,美國對於其他國家選邊,確有若干影響力。但自1971年,美國調整對中國大陸政策,我退出聯合國之後,與中國大陸建交國家迅速增加,1978年底,美國與我斷交與中國大陸建交以後,更難勸阻其他國家效尤。

美中建交之初,美國朝野對於雙方關係,無論是經濟、政治、安全乃至於國際關係上,確有期待,然而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進展迅速,出乎意料,美國原期望一個穩定繁榮的中國,有利於美國及整個世界,但當中國日趨強盛,影響力日增,反導致不少美國人感到憂慮,中國大陸也由戰略夥伴變成了競爭的對手,甚至成為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挑戰者。近年來,美國國內防範中國的聲音逐漸增多,競選時,抨擊中國更成若干政客的提票機。川普上台後,變本加厲,川普主張的「美國第一」的政策,尤其難容中國大陸對美國獨尊的挑戰。從印太戰略、到貿易戰、到對台政策,美國憑藉其超強的實力,在與中國大陸交往的同時,處處防範。

(2)拉美地區考量:美國一向視拉丁美洲為其後院,在其勢力範圍內。從1823年門羅宣言,1880年代的老大哥政策,到二次大戰後的Rio Treaty, 以及多次介入拉美國家內政,再再顯示美國與拉丁美洲的特殊關係,不容其他強權勢力深入,而今眼見中國大陸在全球各地擴張其影響力,包括拉丁美洲在內,自是難安。

大國博弈借力使力

前任國務卿提爾森在一篇美對拉丁美洲政策的演講中,重提門羅主義,更十次提及中國,顯示美政府對中國大陸在拉丁美洲發展的關注。現在一年二個月之內,三個拉美國家棄台就中,美國面對此一情況,召回駐使述職,了解究竟、設法因應,乃屬正辦,而藉此公開表態,對其他國家亦有提示作用。但各國有其自身利益,能有多少作用,仍待觀察。

(3)對我關係考量:川普政府國安團隊中,友我疑中人士不少,其中總統國安顧問波頓等人,長年友我,現位居要津,助台抑中並不意外,而今又見我邦交國逐一減少,除逐次發言表達關切外,更認定中國改變美國定義的台海現狀,採取針對舉措,亦在意料之中。再加美國國會年來一連串友台舉措,及若干民意對中國大陸日增的疑慮,公開召使返國述職,再次表達美對拉美國家與中國大陸建交表示關切,亦有一舉數得的效果。

(4)短期對我是否有利猶待觀察,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國際關係一向講利益與實力。我們與美國之間,有共同利益及平行利益存在,但也有不同的利益。美國可以將台灣當作籌碼,維護其國家利益,我們自也可借力使力。但是短期獲利終不及長期褔祉,我們萬不可將手段與目的相混淆。

我們所期盼的,不僅在不斷加強台美關係,更重要的目的,是在追求人民所期盼的安全、安定及幸福生活。

若不能對近在咫尺的兩岸關係善加處理,而企盼美國撐腰對抗中國大陸,即使一時有助於對大陸制衡,但長期而言,兩岸之間仍難有寧日,台灣無論內政外交,仍將蒙受其害,相互消耗,斷非人民所願見。

此時,我應亟力設法改善兩岸關係,雖然不可能一夕之間見效,但以今日針鋒相對,相互敵視,既無互信,又無溝通管道,持續對峙,絕非解決之道。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