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運先鋒被消失後 難以隱藏的尖銳矛盾

林劍寒

深圳佳士工運被清場後,聲援團青年仍未放棄,大部分學生被分流遣送,但聲援團代表沈夢雨、岳昕仍然下落不明,另兩名代表鄭永明、徐忠良則被當地國保監視。他們見證社會公義缺失,難以理解為何被打壓。


《時代先鋒》編輯:積極參與工運


時代先鋒網頁


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楊舒涵


中國人民大學學生陳可欣


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嚴梓豪


北京大學學生張聖業

深圳工運清場已結束近兩週,全國高校亦陸續開學,但工運聲援團青年仍未放棄抗爭。八月二十四日抓捕結束後,大部分學生被分流遣送,於家裏被監視居留,但深圳工運聲援團主要代表沈夢雨、岳昕依然下落不明,另外兩名代表鄭永明、徐忠良則被當地國保監視居留。曾參加聲援團的北京某高校學生劉嶽(化名)則說,公安向鄭永明家屬出示了刑事拘留通知,有可能被控告,一同於惠州被捕的聲援工人胡平平、吳海宇則被刑事拘留於深圳第二看守所;八月二十四日於北京被捕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左翼網站「時代先鋒」編輯顧佳悅、北京科技大學畢業生楊少強亦傳出於深圳增城被監視居留的消息,而聲援工人唐向偉、尚楊雪則下落不明。總體來說,當局對學生和工人作出區別對待,對學生未有過於強硬,新華社於八月二十四日的文章亦未有批評聲援團學生。

人大學生絕食聲援

聲援團青年仍在網上繼續散播訊息,繼續抗爭。北京大學學生張聖業就在被釋放後,九月二日發表公開抗議信,親述清場過程及被暴力對待的情況,與中國人民大學學生陳可欣、嚴梓豪、楊舒涵號召更多人聯署聲援被捕學生、工人,但旋即被梅州公安跨省到河南追捕,同日於河南三門峽市中國工人網主編張耀祖家中被帶走。八月三十一日晚,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楊舒涵在家鄉雲南昆明出發到北京上學期間,被自稱街道辦的人攔截,後被帶到昆明市公安局,獲釋後,九月二日楊舒涵就自拍視頻,揚言「一天限制我的行蹤,我就絕食一天」,宣布自己進行絕食抗議。

當局指外力介入

清場當天,新華社、《南方都市報》點名香港勞工組織「勞動力」接受外國資金支持,從而資助中國內地的「打工者中心」,指其煽動工人、策動工運。九月三日,「打工者中心」社工付常國以及前佳士工人余浚聰、米久平、劉鵬華、李展被正式逮捕,目前被關押於深圳市第二看守所,聲援團亦傳李展等人的案件即將要開審,但翻查深圳市坪山區人民檢察院網站,則未有相關訊息。

新華社、《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未有指明「勞動力」接受哪國、哪機構的捐款,以及所謂的政治目的具體為何。「勞動力」(Worker Enpowerment)的回應則提到,它們長期從事「勞工政策研究建議及教育活動,為解決勞資糾紛及化解社會矛盾略盡棉力,期間從未被內地政府部門指為境外非法活動」,表明「勞動力」未有介入到工運當中。據聲援團成員透露,於運動期間,他們也曾呼籲勞工組織支持佳士工人運動,但最後也沒有勞工組織支持。

中國勞工組織滯後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認為,於當前中國工人運動的形勢中,「勞工非政府組織處於滯後,二零一五年被打壓過之後,手法就變得很溫和,著力於唱歌、作詞、寫詩,搞工人文化」。在她了解當中,當今中國的勞工組織早已失去了介入工人運動的能力,她認為勞工者中心這類中國勞工組織沒有能力照顧到工人權益,「社會矛盾越演越烈的情況下,勞工組織沒辦法追趕社會的需要,就註定會被人淘汰」。

新華社評論則指出佳士科技已成立工會,因此不存在廠方、坪山區總工會阻撓工會成立的說法,但中國政法大學前教授梁柏能則撰文指:「直到八月二十日,資方才草草召開了工會第一屆會員代表大會,煞有介事地擺出一副認真履行法律的樣子。眾所周知,佳士科技是一家成立十多年的上市公司,在工人要求組建工會被打壓後才匆忙成立工會,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國勞工通訊創辦人韓東方致電坪山區總工會查詢時,亦只回應工會並非一天可以建成,需要按程序建立,反映佳士科技是在工人要求成立工會之後,為了應付,才在自己操控之下,進行工會成立。

深圳佳士工運青年代表、參與者,例如徐忠良、鄭永明、顧佳悅皆是中國左翼網站時代先鋒的編輯及創始人,他們同時也曾在去年十一月於「廣州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中被捕,他們長年關注中國工人、農民權益,徐忠良、鄭永明是因為自己也是工農出身,在農村環境裏耳聞目睹這些工農悲劇;岳昕、沈夢雨則在大學期間逐漸接觸到中國勞工世界,在調研與生活裏見識到社會公義的缺失。

鄭永明在去年「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被捕後所寫的自述就談到,他出身於江西贛州的偏遠農村,父母是貧苦農民,姐姐則為了養家,早早輟學進入工廠打工,自己即便考入大學,亦因為優惠政策的考慮,選擇了南京農業大學裏有關豬隻養殖與飼養的學科。在上次被捕時,他依然堅持自己「永遠是工農的孩子」。

徐忠良與鄭永明的家庭背景相似,徐忠良出身於農民家庭,自小就聽著許多工人的悲慘故事,入讀大學後開始學習馬克思主義,亦參與工人、農民的調研,與鄭永明一同於去年「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中被追逃,徐忠良與鄭永明也認為自己不過是「高舉共和國的建國初心」,難以理解為何會被當局打壓。

借用人民日報專欄名稱

徐忠良、鄭永明、顧佳悅以及張雲帆等八位青年經歷過「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事件」,為了更好地傳播資訊及協助工人維權,就參與了《時代先鋒》雜誌及網頁的創立,時代先鋒本是《人民日報》的一個專欄欄目名字,被他們借用,可見他們深受中國官方意識形態影響,希望實踐政府所說的「社會主義價值觀」,「時代先鋒」四字的圖案也是毛澤東的書法體寫成。

《時代先鋒》於今年歷次的工運事件,例如日弘汽車配件廠事件、全國吊車司機罷工事件等,皆作了深入的介紹以及支持,《時代先鋒》亦介入到這次深圳佳士工運事件,作為佳士工人聲援團的機關媒體,但最終多數編輯皆於八月二十四日被捕,至今仍未釋放。

工運學生不是凡是派

這批工運青年的成長,代表了中國青年以關心社會公義、抱有左翼情懷的一代人冒起,潘毅認為,這是歷史必然的結果,符合中國的歷史發展階段:「中國出現了社會不公平現象,社會財富過於不均,再加上官方又不斷叫他們理解社會主義價值。社會主義價值落到這些學生身上,他們就會弄真的,要真的社會主義,要求落實、擴而充之。中國左翼有自己的傳統,不可能突然有陌生論述出現,然後以之解釋社會現狀,這批學生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學生,不是『凡是派』。而且他們也未在社會主義年代生活過,所以他們沒有必要說它一定是好。」

潘毅也認為,這批工運青年「從現在的現實出發,思考解決方法」,是一次「更加開放、更加民主的社會主義道路探索」,而非「重複過去的恐懼,重回文革、回到專制、回到先鋒黨的行事模式」。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