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的饥饿,不是没有面包”

 

01

特蕾莎修女去世21周年的日子到了——1997年9月5日,87岁高龄的特蕾莎修女因病离开了这个世界,印度为她举行了只有总统或总理才能享有的国葬。

事实上,她的荣耀、她的影响力已远远超出了世俗权力的层面。有一个细节可为佐证。当年南斯拉夫爆发科索沃内战,德蕾莎去问负责战争的指挥官,说战区里的妇女儿童都逃不出来,指挥官跟她讲:“修女啊,我想停火,对方不停啊,没有办法。”德蕾莎说:“那么,只好我去了!”德蕾莎于是走进战区。双方一听说德蕾莎修女在战区,立刻停火,直到特蕾莎修女把妇女和孩子们安全带出战区,双方才重新开战。这个消息后来传到了联合国。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感叹道,这件事连我也做不到。

1999年,特蕾莎修女被美国人投票选为20世纪最受尊敬人物榜单之首,排在她后面的是马丁·路德金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特蕾莎修女是谁?事实上,在我们身边,也许很多人知道马丁·路德金,知道肯尼迪,但未必知道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对我们来说,她的知名度与她所享有的历史地位不成正比。

02

特蕾莎修女是世界著名的天主教徒,一生致力于消除贫困。她生于1910年8月26日,12岁时,就立志当修女。19岁时她进入修道院,被命名为德蕾莎修女。后来她被派往印度,创办了仁爱传教修女会,帮助印度加尔各答街头的穷人。1979年,特蕾莎修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并将奖金和出席颁奖典礼募集来的钱全部捐给了仁爱传教修女会。

从这样的叙述中也可以看出,特蕾莎修女并没有建立轰轰烈烈的名山事业,没有著书立说,没有开山立派,但她却凭借慈悲的力量,获得了全世界的尊敬——在加尔各答,她每天做的事,就是推着小车在垃圾堆里、水沟里、教堂门口、公共建筑的台阶上,去拣回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被遗弃的婴孩、垂死的老人,然后到处去找吃的喂他们,找药给他们治病,求医生来帮助他们。

许多人亲眼看见德蕾莎修女从水沟里抱起被蛆吃掉一条腿的乞丐,看见她把额头贴在濒死的病人的脸上,看见她从一条狗的嘴里抢下还在哭叫的婴儿,看见她把爱滋病患者紧紧地搂在怀里,告诉他:耶稣爱你,他在天上等你……想象那样一种场景,一种巨大的震撼与感动像电流一样迅速传遍全身。

有位学者曾在一篇文章里写到,修道院里有一种人称苦修派的特拉普派,那里面的修士除了与上帝对话,是基本上终生不说话的。此外还有许多严格的约束,他们身无分文,没有私有财产。他们在凌晨三点就起床做早祷。依据教规,他们还需要终生劳作,自给自足。去世之后,没有棺木,只有一袭白布裹身,默默归于尘土。

19世纪末,特拉普派在中国的太行山深处一个叫杨家坪的地方,建立了一座修道院。只是,这样一个内向封闭的静修之地,在经历义和团运动、清王朝终结以及连年内战之后,最终还是在上世纪中叶被毁灭。

我要向这样一群人表达敬意,他们类似于我国古代的隐居高僧,追求心灵的净化与升华,以达至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精神境界。但我认为,相比之下,像特蕾莎修女这样,将他人的苦难视为自己的苦难,将他人的贫困视为自己的贫困,将他人的尊严视为自己的尊严,是一种更高的修行。

03

特蕾莎修女当然也留下了一些可传诸后世的语录。印度加尔各答儿童之家的墙上刻有她写的人生戒律,在世界的不同角落被不同身份的人用来激励自己和身边的人——

“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

”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是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

”即使你是诚实的和率直的,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和率直。”

“你今天做的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

“你看,说到底,它是你和上天之间的事,而绝不是你和他人之间的事。”

”不管怎样“,这种近乎决绝的执著,隐藏着她对人性的洞察以及对世界的慈悲、怜悯。就像地表有平地有丘陵有山峰一样,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为数不多的人,让我们看到人类精神所能达到的高度,圣洁、高贵这样的词,似乎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或者说,就是等候他们的到来而出现的。比如特蕾莎修女。

她看到了人性的黑暗,她所做的,就是以慈悲的光亮,去驱赶这样的黑暗。我在想,在这个依然充满暴戾之气的世界上,我们需要法律的权杖去维护正义,但很多时候,也需要借助慈悲的力量,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压制并消解心头的魔性,实现对生命的拯救。

这种慈悲是对他人的。近日在网上流传一起秦皇岛超市杀人案,一中年男子因不堪一对老年夫妻的辱骂,在某一秒钟突然变成嗜血魔头,挥刀将对方杀害。如果,在那一刻,有个声音提醒他,有一种力量死死按住那只挥刀的手,会怎么样?

这种慈悲也是对自己的。昨日,又一个跳崖的视频紧紧攫住了许多人的心。四川峨眉山的某处悬崖边上,一个年轻的游客,不顾众人的劝阻,面对镜头纵身向后仰面倒下。这种残酷告别的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生活重压,但是,”不管怎样“,如果能对这独一无二的生命本身多一些慈悲,它会不会成为一种托举之力,避免一个人坠入生命的深渊?

特蕾莎修女说,世界上最大的饥饿,不是没有面包,而是没有爱和不被欣赏。借用她的这一句式,也可以说,世界上最大的力量,不是政权、学问与金钱,而是爱与慈悲,那是一种遍布宇宙、藏于心灵、使生命以及文明得以生生不息的力量。

李跃,微信公号:跃辩越明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