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应对华为进退两难

资料图片:2017年1月5日,华为集团常务董事余承东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介绍华为手机新产品。图片来源:路透社/Rick Wilking


【北美来鸿】 : 华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国后,8月又被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击,接下来加拿大是否会步盟国后尘?总理杜鲁多表示将“根据事实、证据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决定”,9月初加拿大通讯安全局(CSE)承认从2013年以来一直对华为电信设备进行安全测试并已采取措施防范其安全漏洞,显示加拿大暂无意中断与华为的合作。

但《环球邮报》9月7日公布多伦多纳诺斯研究中心(Nanos Research)最新民调,指过半数受访者认为加拿大应阻止华为进入其5G网络。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埃尔科克(Ward Elcock)更相信如果加拿大在华为问题上继续与美国保持分歧,最终会导致美国将其通信网络与加拿大隔离。

 

华为曾以美国为北美战略第一重点,2001年在德州成立美国总部,10年后在加州设立研发总部,到2011年,华为在美国拥有12家分公司和7个研发中心。其美国战略受挫后,2010年华为战略北移加拿大,在渥太华设立了第九个研发中心,把加拿大总部设在多伦多,其总裁还加入了加拿大无线通信协会董事会。

 

北上后华为并没有逃离美国人的视野。2012年,华为被禁止参与加拿大政府项目的同时获准承建加拿大3G骨干网络,向加国两大运营商提供LTE网络升级,并向加拿大各地用户提供LTE无线接入网设备。当年5月,前美国反间谍机构负责人克利芙( K. Van Cleave)警告加拿大如果允许华为参与大型电信工程,将把加美两国高速网络置于中国网络间谍的控制之中。华为大举进军加拿大大学也受关注。2015年华为官网记录了首届“未来种子”活动,10所加拿大顶尖高校的多名工程专业学生参加了华为“未来种子”项目。2017年3月,安大略省宣布与华为合作研发5G技术,卡尔顿大学随后加入。《环球邮报》当年5月发布调查指“华为已向13所加拿大大学提供约5千万元资金,用于资助5G技术开发”,调查称“加拿大人才和资金帮助华为成科技巨人,华为研究经费高达5亿美元,其中四分之一用在了加拿大”。美国专利商标局报告显示,加拿大教授向华为转让了40项专利。2018年6月,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称华为已将加拿大变成下一代移动技术的重要研究中心。

 

今年6月正当澳大利亚就是否阻止华为展开全国性辩论时,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警告华为正对加拿大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但渥太华当时拒绝就此在国会展开辩论,公安部长拉夫·古德尔(Ralph Goodale)强调“警察部门依照宪法和法律,保证加拿大安全和维护国家利益,他们也做到了这一点。”他强调加拿大政府将不会阻止华为在境内做生意,渥太华刚完成了国家安全审查,将花7亿美元建设新的网络安全中心,接受监控的华为不会对加拿大的网络安全构成威胁。

 

8月下旬澳大利亚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后,华为继续在加拿大造势,8月31日至9月2日被宣布为华为首个“加拿大服务日”,华为还连续第二年成为9月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官方赞助商,9月14日华为与多伦多大学签约,将双方在研究与开发领域的合作关系延长五年。但华为在加拿大的未来并非高枕无忧,8月28日到30日加拿大公安部长古德尔出席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五只眼情报联盟成员国部长年会,以“更多地了解盟国(对华为)的立场”,从会议结束公布的信息上看,部长们讨论了网络安全及实现对敌对网络活动的全天候共享监控,尽管没有公开提及华为的名字。

 

加拿大前驻美大使德里克·伯尼(DEREK BURNEY)对华为在加拿大的未来表示担忧,8月7日他在《环球邮报》撰文《加拿大对华政策需要更多的连贯性和更少的混乱》,认为“近期对华为在加拿大活动的担忧使中国投资和对华经贸前景更加暗淡。政府关注华为的消息令几家接受华为研究经费的加拿大大学感到惊讶,此前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经费会威胁到国家安全。由于政府本身也是华为产品的重要客户,这种突如其来的担忧难以与现实相协调”。他相信加拿大在如何处理华为问题上是被动的,“是受美国国家安全官员的推动,因为他们对中国公司的破坏能力有着深刻的保留意见”。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