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日的道路还有多远?


                                                           习近平与安倍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晤。2018年9月12日。路透社

 

(东京专栏 / 法广RFI 东京特约楚良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当地时间9月12日,在俄罗斯远东城市海参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习近平在会谈中表示欢迎安倍10月访问中国。安倍在会谈中邀请习近平访日,但是习近平仅表示会留意此事,在安倍访华之后,习近平是否能回访日本?习近平访日的路程还有多远?现在看来还有好一些不确定因素。

日本方面所描绘的日中首脑互访蓝图是:安倍拟在《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生效40周年的10月23日抵达北京,将出席中方主办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生效40周年庆祝仪式,而在明年6月在大阪举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机,顺便实现来日本参会的习近平对日本的国事访问,就像今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借参加日中韩首脑会议顺便实现对日本的访问一样。

 

目前,美国在世界上推行的“美国第一”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直接威胁日本和中国的经济成长和社会前景,日中两国在这一问题有共同的痛切感受,因此两国都疾呼坚持自由贸易的原则,维护世界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同时,美国特朗普政权把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限制高技术对中国的出口,作为代替美国取得高技术的国家,中国需依靠日本和德国等,而如果美国真的向其所宣扬的那样,对日本等进口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等的关税提高到25%,中国将成为日本更加依赖的最重要的汽车出口市场,这些接点促使日中之间加紧了改善关系的步伐。

 

但是日本还有许多令中国感到不安的因素。虽然钓鱼岛问题一直是日中关系中的一个敏感问题,但是在今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日之际,双方就为避免自卫队和中国军队发生偶发性冲突的不测事态,启用防务部门间相互通报的“海空联络机制”达成了正式协议。该机制6月8日开始运用。在9月12日的会谈中,两国首脑也确认将共同努力使东海成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而且钓鱼岛是否有风浪,主动权基本在中国。
那么中国还担心什么呢?

 

9月12日,习近平在海参崴与安倍举行会谈时强调,中日双方要始终恪守和遵循中日间四个政治文件,巩固政治基础,把握正确方向,建设性管控分歧,特别是日方要妥善处理好历史、台湾等敏感问题,积极营造良好气氛,不断扩大共同利益。

 

对此安倍回应称:在历史和台湾问题上,日方坚持在两国政治文件中确认的立场,这一点没有任何变化。日方重视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重要作用,希望就事关地区和平稳定的重大问题同中方加强沟通和协调。

 

中国首先担心:如果在历史问题上日本在安倍访华之后又有什么动作,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那将失去习近平访日的整体气氛,而安倍内阁在2017年的“8.15”和今年的“8.15”,已经连续两年没有阁僚参拜靖国神社,中国方面希望安倍能继续抑制右倾历史观,持续低调对应靖国神社等历史问题。

 

再一个就是台湾问题。美国特朗普政权上台以后的一系列对台政策,令中国十分担忧。

 

特朗普于2017年12月12日签署了《2018年国防授权预算》,其中有“强化美台防务关系”的部分。

 

2018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这个法律规定了政策上必须允许美国政府所有级别的官员到台湾访问,与对口官员会面;该法案放开了台湾总统、副总统、行政院长、国防部长与外交部长等高官访美限制,同时也放开了美国相应等级官员的访台限制,还允许台湾高层官员在受尊重的情况下入境美国,与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与国防部官员会面。

 

8月13日,特朗普签署《国防授权法》,强调进一步强化美台防卫关系。美国国务院官员不久前还证实,美国政府将派出由陆战队员组成的护卫小组驻守美国在台协会,担任安全警卫。如果美国军陆战队到台湾,将是1979年台美断交以来的第一次。

 

这些政策,已经完全掏空了美国政府的“一中”政策的实质。引起了中国政府的极大愤怒。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对立日益明显,而日本和台湾民进党政权一直关系密切,安倍和蔡英文的个人关系也十分良好。安倍晋三在2016年1月18日在参院预算委员会上,就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当选总统一事说:“由衷表示祝贺,期待今后日本与台湾的合作关系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安倍还就台湾总统选举表示,“台湾是日本的老朋友,在言论自由的基础上通过选举选出新领导人。总统选举是台湾自由与民主主义的证明。”

 

在中美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日益对立的背景下,日本在最近的一段时期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什么样的立场?,也会左右习近平访日的进程。

 

第三就是南海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3日在纽约州一处军事基地签署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以该法案签署生效为标志,美国的“印太战略”进入了拥有法案支持的操作程序。该第1262条规定,美国防部和国务院要向国会提交中国在南海军事及强制性活动的公开报告,在此报告的基上,美国除继续实施在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和抵近侦察之外,还可能利用其军事同盟力量,在南海相关海域进一步采取多样化的军事行动。该法案标志着中美在南海的对立将加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当地时间8月14日在答问时说,中方对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通过并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表示强烈不满,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不得实施有关涉华消极条款。

 

而据共同社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17日发布消息称,潜艇‘黑潮’号与直升机护卫舰‘加贺’号等3艘舰船在南海实施了反潜艇作战训练。承担实际任务的潜艇在南海进行训练尚属首次。此举意在牵制推进军事基地化的中国。潜艇行动被视为机密,除前往夏威夷的长期派遣训练等部分动向外,一般不对外公布,此次公布实为罕见。中国外交部当天抗议称不应损害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要求采取慎重行动。”

 

在南海问题上如何站队?也是影响习近平访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