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會——從民族情感到安全關切

孫興杰 作者是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

韓國總統文在寅展開了任內第一次平壤之行,這也是時隔11年後韓國總統再次造訪平壤。毫無疑問,文在寅得到超規格待遇,金正恩及其夫人親自在機場迎接,並舉行了盛大歡迎儀式。從畫面中能夠看到兩名領導人的親密關係,可以說朝韓關係的氣氛已回到11年前。然而朝韓之間畢竟是兩個國家,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依然是雙邊關係的核心。如果僅僅停留在訴說民族大義和民族情感上的話,那「文金會」第三次會晤只是重複着昨天的故事。只有解決雙方安全和發展利益之後,南北關係才會在新框架下重構,才能達到文在寅總統所追求的不可逆轉的半島和平。

民族情感作用到頂點

民族情感是朝韓之間的紐帶,也是這一輪雙邊關係改善的起點。從金正恩新年賀辭中大談民族團結開始,韓國迅速回應,實現了平昌冬奧的大轉彎。朝韓不僅使用同樣的語言、擁有共同歷史,而且文在寅的老家就是在朝鮮,帶母親到老家轉一轉是他的夙願。民族情感是雙方都能夠理解和接受的紐帶,也容易引起共鳴。民族置於國家之上,或至少可以相提並論。在這樣的認知下,朝韓關係就可以進入「陽光時代」。從金大中到盧武鉉,再到文在寅,都沒有將朝鮮視為韓國的安全威脅,而是分隔已久的兄弟。《板門店宣言》大體也是這樣的思路,追求民族團結與半島和平,是雙方能夠接受的共識。可以說,在不涉及國家安全層面的軟性議題上,朝韓之間的接觸還是非常有成效的。

從第一次首腦會晤後,朝韓之間進行了多輪、多層次接觸,也取得了一定成果。朝韓之間實現了離散家屬會面,雖然未必產生實質的外交效果,但卻是民心工程。另外,雙方也在努力降低邊境的軍事化水準。在領導人會晤前,朝韓雙方在開城設立了共同聯絡辦公室,成為雙方聯繫的常設機構。這一舉動也被認為是朝韓建立外交關係的前期準備。可以看到,今年以來朝韓關係有了較大改善,戰爭風險在降低,雙方的和平氣氛已到了近年來高點。同時也要看到的是,民族情感所能發揮的作用也到了一個頂點,朝韓關係進一步發展就不能局限於民族情感,而是朝着雙邊關係正常化努力。

半島無核化問題 韓基本沒話語權

「文金會」第三次會晤,已沒有第一次板門店會面那麼有轟動效應了。外界關注的是此次會晤能不能在核心問題上有所突破,也就是半島無核化。無核化到底是不是朝韓之間的問題呢?前兩次會晤,包括《板門店宣言》都是語焉不詳。朝鮮要的是一個無核世界的無核化;朝鮮能夠讓步的是不對韓國使用核武器。在美朝領導人沒有會晤的時候,文在寅在一定程度上扮演傳話人角色;但是在美朝領導人會晤並達成無核化換安全保障的基本共識後,韓國地位就發生了變化。僅僅依靠中介或兩邊傳話,是無法突破韓國外交困局的。就文在寅本人來說,他對朝韓關係改善寄予厚望,一是希望確立韓國在東北亞外交體系中的關鍵地位,二是希望通過朝韓合作為韓國經濟發展尋找到新突破口。

韓國對朝外交是不是在美國的軌道中,這是一個關鍵問題。如果韓國堅持美韓同盟優先的話,那麼對朝外交突破的前提,就是美朝關係有了根本轉變。雖然文在寅政府重視對朝關係,但是他也看到韓國在半島無核化問題上基本沒有話語權。在早前3個月時間裏,美朝之間的溝通並不順暢,在如何完成這一交易的問題上,雙方分歧巨大。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第三次訪問平壤後,雙方分歧幾乎難以彌合。朝鮮的路徑是「終戰宣言——和平協定——解除制裁——無核化」;而美國則是要求切實的無核化,至少是凍結,才能有下一步回報。當美朝之間達成這一交易後,文在寅的目標才有可能實現。

此次會晤難實現重大突破

文在寅訪問平壤的時機也比較微妙。從雙方來說,應借助民族情感升溫,實現文在寅訪朝的突破。然而從韓國所處的外交結構來說,此次會晤難以實現重大突破。一是美國對朝韓關係的發展是有疑慮的,尤其是雙方可能的經濟合作。文在寅總統率領韓國主要財團負責人訪朝,不止是為了見見面,也是要尋求經濟合作機會。而美國在朝鮮沒有棄核動作前,是不可能結束制裁。有媒體披露,美國聯合盟友準備對朝鮮實施更嚴厲制裁,韓國將身不由己地加入其中。二是南北之間設立共同聯絡辦公室,也讓美國感到不爽。可以預見朝韓建交不可能早於美朝建交,這也是美韓關係基本態勢所決定的。

在美朝韓三角關係框架下,韓國自主空間非常小,能夠發揮的作用也是非常有限。除非韓國在更大框架下實施更加自主的外交政策,否則這次「文金會」只能是雷聲大雨點小。如果不與美國適度脫鈎,韓國對朝外交只能從屬於美國戰略。美國參議員格雷厄姆在文在寅訪朝前向媒體披露,特朗普總統很嚴肅認真地討論了駐韓美軍家屬撤離的問題,這一舉動也被視為在半島採取行動的前奏。顯然,美朝關係及美韓關係,遠遠沒有朝韓領導人會晤那麼熱鬧和溫馨。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