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三連任」所為何來?

陳永峰 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

日昨,安倍晉三連續第3次當選自民黨總裁,朝向連續第7年的任期邁進。沒有意外的話,最長任期可能無限接近9年。加上2006∼2007年第1次安倍政權的1年任期,看起來一點都不可能成為「大首相」的安倍晉三,勢將成為日本憲政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超越現在排在他前面的吉田茂、伊藤博文、佐藤榮作和桂太郎等名留青史的偉大首相。這個預想外的歷史事實,既不是安倍個人的努力,也不是日本國民的支持,筆者只能強加認定是一種暗默的時代邀請。

1955年創黨的自民黨從1974年開始設定總裁任期,一開始3年兩任,1978年後更縮短為2年兩任,直到2003年在黨勢傾頹,野黨步步進逼之下,才又為在民間擁有超高人氣的小泉純一郎改回3年兩任。

總裁任期勢力均衡

議會內閣制國家誰支配國會,誰就支配內閣,首相沒有任期或毋須設定任期。但是,日本自民黨為何非設定總裁任期來限制首相任期不可,當然有其歷史原因。

一是經過60年代的經濟高度成長期,自民黨長期政權確立,政黨輪替的可能性幾近消失,誰是自民黨總裁誰就是日本首相。二是因為自民黨為一大雜燴,黨內派閥林立,左右雜處,如果總裁不設定任期讓各派閥領袖輪流出任總裁(=首相)的話,各派的政策主張難以實踐,黨內的勢力均衡也難以維持。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在於自民黨與官僚系統長期且強固的共生關係,使得派閥的短期輪治不容易影響國益以及重要政策的延續。

然而,2017年3月,自民黨召開黨代表大會,修改既有的總裁任期制度,從一任3年,最長兩任,變更為一任3年,最長三任。這當然是為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所量身訂製的新規則。普遍被日本知識界及媒體界視為「庸才」的安倍晉三,一方面非常符合日本型政治文化的要求,成為公認容易操作的沒特殊才能的首相;一方面卻又破壞了自民黨內部的派閥輪治傳統,即將成為日本立憲史上任期最長的「偉大」首相。

重擊派閥輪治傳統

這種看似矛盾的「平庸的偉大」,以及今日「安倍長期政權」之所以出現,在學問上可以回溯到1989年自民黨在參議院慘敗,使得日本的「聯合政治」成為常態,至今未解。這也是今天的日本政治,撇開支持率僅有4.1%(9月份NHK定期民調)的公明黨就難以說明的原因。接下來,小澤一郎的離黨所造成的自民黨大分裂以及1993年、2009年自民黨的兩度下野,現在看來確實重擊自民黨傳統的派閥輪治政治,同時也終結了派閥間的擬制性政黨輪替。

然後,2001年吹起的小泉(純一郎)旋風,重視支持率的民粹主義席捲日本列島,菁英型中央官僚出身的首相就此從日本政治史當中消失。事實上,戰後日本最著名的首相盡皆官僚,例如:吉田茂、岸信介、池田勇人、佐藤榮作、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直到最後的宮澤喜一皆是。

也就是說,1993年宮澤喜一內閣的瓦解,確實是日本政治史的一大變點,而其起源即是1989年夏天的參議院選舉。這就是筆者一貫強調的取代了日本政治「55年體制」的「89年體制」。

自民黨組織很貧弱

亦即,現在的自民黨在組織上非常貧弱,依靠的只有安倍晉三個人的支持率,以及弱到什麼都不是的在野黨。

因此,安倍的三連任確實已成為自民黨以及自民黨國會議員的唯一救贖。否則,2019年夏天勢必到來的參議院改選,在舊派閥的奧援無限弱化之後,誰能保證自己還能繼續當選呢?只是,就如日本政治圈人人知曉的俗諺「政治的世界,三寸之前,無人能見」一樣,2019年的日本政治,又有誰能預測呢?當然,安倍晉三能否好好地做好做滿,也無人能知。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