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臨近」的對策

剛參加朋友的新書對談會,主要關於「極權臨近」的威脅及如何應對,大家談到當前香港的困境,特別是北京當權者如何用盡各種手段不斷收緊控制,從經濟、產業到人心都嚴加操控,務求把香港人重新變成只講搵食,不問公平正義與願景的「單面人」;把香港社會變成只重經濟發展忽視個人尊嚴與空間的「怪胎」,並盡力貶損、打壓、禁制港人自發自救的努力與行動。要應對極權管治模式臨近的威脅,強化民間團體、民間社會是會上很多人提到的出路。

的確,任何專權、威權社會最怕的是民眾有政權以外的聯繫、倚靠及着力點,有權力以外自發堅持的信念。八十年代初波蘭工人自發組織團結工會,努力擺脫波蘭共黨的控制,登時令波蘭以至整個蘇聯東歐極權體制震動,蘇聯差一點就像1968年對付捷克那樣直接出兵鎮壓團結工會,維持極權秩序。最終波蘭軍方自行出手鎮壓,取締團結工會之餘又實行軍管,勉強維持了一段時間的「平靜」。

但嘗到自主、自立滋味的波蘭工人沒有被壓倒,在天主教會協助下繼續地下工會的活動,維繫核心成員,挑戰政權的謊言,自主為民眾發聲,令波共以至蘇聯集團的管治權威像破了洞的水壩那樣不斷流失,不到十年就土崩瓦解。

中共忌憚民間團體力量

北京當權者過去二十年對任何自發民間團體、維權組織及律師、民間對外交流活動嚴格取締打擊,例如2015年的709大抓捕令大批維權律師人間蒸發,近年不斷加強限制外國、香港民間組織與內地的合作空間。他們怕的就是內地出現獨立於中共的民間團體,怕的就是出現中共控制不了的民眾自發組織。

此外,中共又把魔爪伸入各個宗教團體組織,連家庭教會活動也不放過,連古剎少林寺也得升國旗以示當權者的力量高高在上。這些行動展現的同樣是對民間力量的擔憂。事實上北京當權者比誰都明白,專權體制必須不斷加強控制,集中權力,否則很快就會出現各種缺口裂縫,左支右絀。

香港的民間力量、民間團體相對發達多元,既有可能成為內地民間力量的後援,也會妨礙北京當權者把極權管治模式移植到香港,他們肯定想盡辦法打壓、打擊本地民間團體、獨立組織、專業團體,收窄民間社會言論活動空間,並讓政權力量深入市民生活各個方面。

建制修議規與市民為敵

梁振英之流死咬FCC不放,北京當權者與建制派以反港獨為缺口大力收窄市民的結社、言論自由,針對的就是香港仍算強韌的自發自主民間力量,希望迫使越來越多人為免政治不正確而噤聲,為免受到當權者冷待以至懲罰不願、不敢與當權者的謊言對抗,從而逐步「陰乾」香港的民間團體。一旦香港的民間團體、自主自發組織失去活力與抗爭勇氣,北京當權者及建制派幫兇就會全面加強對市民生活的各方面管控,威權以至極權統治就會來臨我城。

要頂住這股逆潮,要捍衞香港的多元生活方式及核心價值,保護民間社會的空間與活力,強化獨立於政權以外的公民、專業團體實在至關重要。當然,捍衞民間社會以外,體制內的抗爭同樣不能忽視。香港政治體制雖然絕對算不上民主,又受親中建制派主導,但市民透過部份普選議席總算還有着力點,還有資源可用,還可以作為民間社會的夥伴及支援。

各級議會內的普選議席固然要力爭,民選議員的活動空間同樣要捍衞,不然建制派及北京當權者便會為所欲為,肆無忌憚的收窄個人權利與自由,削弱民間社會的空間。最近建制派正式提出修改議事規則,要懲處所謂開會時行為不當的議員,包括長期禁止他們出席會議或罰款等,矛頭直指泛民主派及非建制派議員,希望以此減弱他們為市民發聲抗爭的能量。像這樣不合法不合理的建議不單公然與市民代表為敵,更是向民間社會宣戰,我們得結合議會內外的力量反對有關建議,絕不能讓他們得逞。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