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易绑架国家,更不要轻易地被国家绑架


1,在了解事情的全部细节之前,我无法轻易选择立场

我这人有个毛病常常被人诟病,就是我对很多社会争议事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大家都在争着站队的时候,我却好像隔岸观火,说话模糊其词。

为什么会是这样?其实是因为有些事情,即便大家争论分歧很大,发表了很多意见,但是在我看来很可能连事实都没搞清楚,我就实在不敢做太多的立场表达。

比如最近就有这样一个事件,全国上下可能都在关注。

我想你大概已经听说了,曾姓游客一家三口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旅游时的遭遇。

这件事情直到我录音的一刻为止,已经不只是我们中国和瑞典的新闻事件。我注意到很多国家,不同语言的报刊和新闻媒体上,也都开始谈这则新闻了。

尽管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已经非常之多,也不断有能够推翻前一则报道的新材料、新报道出炉,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我仍然觉得这件事扑朔迷离。

我实在不能够肯定这其中的是非对错,到底曾先生一家当晚入住酒店,是他们订错了时间,还是提前16个钟头抵达,所以酒店无法安顿他们?到底是他们在大堂要求休息,随后遭遇酒店职员的不礼貌对待,还是酒店职员对他们一向友好,只不过后来有点不耐烦,由此发生了不愉快?

到底瑞典警方对待他们采用了粗暴甚至殴打的方式,还是只是按照当地的常规处理方式,把他们送到了一个斯德哥尔摩的公园,而那个公园里恰好有公墓?也有提到这座公园里,有收容无家可归之人的教堂,不过这些事情都还不是很清楚。

所以对于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态,因为直到目前我都还没有办法掌握全部的细节。

但无论如何,透过这件事情,我们重新学习一些关于旅游的规则,大抵还是不会错的。


2,出国旅游之时,请务必尊重他国的民族宗教习俗

过去几年,中国游客已成为全世界旅游市场最重要的生力军。

随着国民收入的不断提高,能够出国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到底中外文化有别,每个国家也有自己的风俗习惯,中国游客出去之后是不是都能够了解别国的情况与我们自己国家不同?这的确是个问题。

所以,2006年,中国政府就曾经颁布过一份《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

这个指南其实非常简短,坦白讲我认为不是太过实用。

比如指南里列出了八条公约,其中第六条就是要求“尊重各民族的宗教习俗”,但是,我们精神上可能了解我们要尊敬其他国家的民族、宗教习俗,但是具体到底该如何尊敬、如何尊重呢?这份指南里却没有足够具体的说明。

我以两件今年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事件为例。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的首府亚庇,有个很有名的景点叫做“水上清真寺”,前不久有两位自称是舞蹈教师的中国游客,在清真寺前的围墙上大跳热舞,根据舞蹈风格来看,估计是在拍摄抖音短视频,结果当然是她们被清真寺里的管理人员驱赶。

而且,因为这两名中国游客并没有尊重宗教理念佩戴头纱,还穿着热辣的服装在清真寺前跳起热舞,水上清真寺认为他们的神圣场所已经被玷污了。于是清真寺决定封馆谢绝游客参观,要好好洁净一番,据了解至少要一个月之后才能重新对外开放。

另外一件事就更为奇怪了,在马来西亚一处高速公路的休息站里,有两位中国游客要去洗手间,结果去错了地方,来到了当地停车场休息站的一间祈祷室内。

穆斯林的祈祷室外通常会有一个洗水槽(浴脚处),这是为了让祈祷者先洁净身体,才能够进行祈祷。结果这两名游客却把洗水槽当成是如厕设施,尽管当时已经有其他游客及时制止,但他们却仍坚持要在槽里小解,这也当然惹起了众怒。

虽然我们都知道要尊重其他国家的民族宗教习俗,但这些宗教习俗具体是什么,这就需要平时我们能够学习这些关于宗教的常识。

好在,也有不少国家非常配合,主动推出了各种各样的文件和手册供游客参考,在这里我推荐大家去找一找泰国在2015年开始,向中国游客颁发的一份礼仪手册。

当年之所以决定做这件事,正是因为过去几年泰国官方发现来泰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但是由于两国国情不同,许多中国游客到了泰国,是不是能够清楚了解泰国的生活习惯和礼仪呢?由此他们觉得需要专门颁发手册来提醒。

这个提醒在我看来,还不仅是一个国家的风俗常识,而是一名游客无论到全世界何处旅游,都值得注意的事项。

直至近一两个月,泰国旅游局甚至还正式向中国政府求助,因为他们发现泰国很多自然环境、人文环境遭到了中国游客的破坏,所以礼仪手册还是很重要的。大家去泰国旅游之前,或者到了当地,请务必拿一份阅览。

3,旅游不当行为,不仅是文化差异,也关乎文明程度

日本,也是我们国民近几年旅行的一个热门地点。日本不同的地方政府也都为了包括中国游客在内的外国游客,做了一系列准备。

日本的福岗有一座城市,也是一处很重要的景点,叫作太宰府市,就专门拍摄制作了一条八分钟的导览片,向游客介绍这个城市有多么好玩多么美丽,可以享受哪些美食,但是其中就穿插着很多给中国游客了解当地文化、尊重当地习俗规矩的内容。

比如,吸烟应该在指定的吸烟处吸烟,在洗手间要尽量保持清洁卫生。在神社外,通常有一处场所叫作“手水舍”,手水舍里的水是供参拜者洁净自身,清净双手和口的,是不能够用来泡脚洗脚的。

另外,我比较熟悉的京都市,也在这两年颁发了一份小小的中英对照的游客须知,叫做《あきまへん》——あきまへん是京都的方言,意思就是不行、不要、不能。

这里面也提到了很多守则,比如边走边抽烟是不好的,乱扔垃圾是不好的,插队是不好的,还有你如果看到舞伎在街上走,穿得很华丽,但你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是不能随意拍照的,除此之外也提到了要保持洗手间的清洁。

保持洗手间清洁,或者正确使用洗手间,似乎在很多国家看来都是个问题。


瑞士就曾经有一些非常有名的观景火车,洗手间内专门用中文与英文印出一份洗手间的使用指南,例如看到坐厕就应该坐而不应用双脚踩上去,男厕就应该往前站一些,以免排泄物溅到外面。

总之,希望听节目的你们记得提醒我,将来我要专门用一节来谈一谈中国的卫生问题,尤其是厕所使用方面的卫生问题,讲一讲中国的“厕所文明史”,要知道当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的时候,少数几起北京人对于八国联军的反抗,都是与如厕问题有关,这会是个很有趣的话题。

刚才我所提及的这些问题,我注意到,这几个国家在谈这些事的时候都尽量采用一种较为克制的态度,认为这是文化差异造成的,而不把它变成一个更加敏感的名词,就是“文明差异”。

事实上,这里面的确存在很多文化差异,但是另一方面,也确实可能与文明程度相关。

4,个别游客的行为,不必动辄上升到国家层面

回到这次的中国游客和瑞典的争议事件,我认为很多事情我们没有办法马上去表态、去观察,去选择站边,是因为我们一开始讨论问题的框架很有可能就是错的,我们采取站边的态度之时,站边之前的立场本身就是可质疑的。

比如中国游客在外遇到了不好的对待这样的事情,我们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我们中国人又在外国被歧视了”,要不就反过来说,“曾先生一家三口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因为这件事中国人的颜面又在国外丢脸了”…我自己倒不太会如此看待,为什么呢?

因为在这种问题上,我特别“个人主义”,也就是说,不能因为一个出国旅游的游客的行为,就真的认为他所作所为能够代表整个国家,或者整个“中国游客”的行为。

毕竟一个人出国旅游,和代表国家去国外参加奥运会是不一样的,参加奥运会是举着国旗,名正言顺代表国家出赛,如果赢了我们大家与有荣焉,即使输了我们大家也一起扼腕叹息,可是一个人出国旅游是背着国旗出去旅游的吗?当然不是。

我有时在国外见到一些游客,与我是同胞,但他的一些不文明举动,比如吃饭时大吵大闹,破坏餐厅的秩序,我这时候并不会觉得他丢了我的脸,因为他的行为与我无关,他是一个人,是这个人在吃饭,而不是整个中国在吃饭。

所以这种事我并不觉得耻辱,而且我觉得我现在看到了,其实很多中国游客也都表现得越来越规矩文明,尤其是今天新一代的年轻人,是相当谦逊、有礼节的,看到这样的年轻人,都让我觉得非常欣喜,他们的表现、他们对待人的礼貌甚至是友善,都让我觉得很开心很欣慰。

本能的,这很让我自己觉得长面子,但是仔细思考,其实这也只是他们个人的教养,与我并无关系,也与我们的国家,不一定非得绑上关系。

5,“贴标签”式的思考方式,是一种危险的思考框架

当然你可能会反过来说,一个游客在国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让当地人不满,即便我不把他当成是中国人,只当他是个体行为,但问题是国外人看了之后就会认为是你们中国人怎么都这样,不然就不用颁发那些文明指南手册、旅游文明、旅游手册了,对不对?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只能说那很不幸,是这些外国人错了,不应该把一个中国人、或者遇到的少数表现不佳的中国人,当成是我们十几亿人的代表。

我们人类思考任何事情,遇到任何问题,都希望尽快归纳出一个典型,比如采用“贴标签”这种方式来将人区分,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人类思考方式,如果没有这种典型化的思考工具,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难进行的。

但有时候,这种框架同样是一个危险的思考工具——它太容易框住我们,使得我们看不到事实真相。

不过我也很清楚,我们生活在今天,“国家”“民族”这些概念无处不在,我们很容易被这些概念捆绑,我们甚至绑架自己,以至于我们看任何事情,看到任何一个人,就认为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家。

我们忽略了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他的背景,他的性格,所以造成这种行为,但与我们整个国家并不一定有关系。

所以我对曾先生一家发生的事,我既不认为是瑞典人在歧视华人,也不觉得他已经丢尽了我们全部中国人的脸。

瑞典是不是真的非常歧视华人,酒店半夜不让他们睡在大堂,请警察来把他们带出去,警察又把他们丢在一个公园里。可是你回头想想,宜家也是一家瑞典企业,它在我们国内的零售店,如果大家去看看,不也总是有很多人在那里躺着吗?

今年年初的时候,甚至还有些老人组团去宜家相亲,可宜家驱赶了他们没有?也并没有驱赶,那么你觉得哪一个行为,更能代表瑞典人对中国人的态度呢?

我们的大脑应该更鲜活些,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任何时候都是最危险的时候》,其中所谈恰恰就是我刚才提出的观点——不要轻易地绑架国家,更不要轻易地被国家绑架。

梁文道,八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