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不可逆转的城市或是明日世界的序幕

法国《世界报》周末版特别关注的国际话题有:巴西前总统卢拉被裁定不具有参选资格给巴西今年总统选举带来的未知变数、突尼斯与欧洲联盟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势力领导人遇刺给明斯克协议落实带来的难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停止资助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安置机构的决定、德黑兰针对法国政府关于政府官员暂缓前往伊朗的体制做出的强烈反应,等等。但该报今天在头版特别凸出的主题是关于人类生产生活模式给环境带来的不可逆转的破坏。

相关报道是《世界报》与摄影师Samuel Bollendorff一起走访世界各地七座城市的所见所闻。相关报道自9月1日起至8日连载刊出。该报的导言介绍说,十个月间,《世界报》记者与Samuel Bollendorff一道走访了从美国,到俄罗斯,到加拿大,到巴西,到日本,到意大利,到太平洋的七个不同城市,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实,全球各地都可以看到整片地区、城市、森林、湖泊、海洋等变得不再适合人类的发展,他们被永久污染,而这可能是我们明天要面对的世界的序幕。这些被永久污染的土地大部分地处那些工业化最早的地区。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化学物品、被烃、被辐射等污染。所到之地,他们看到的不仅自然景观被毁,而且居民也被一种看不见的破坏所侵蚀,伴随政府的赞同,毒素缓慢地侵入了他们的环境。

该报的社论文章以“不可扭转的污染“为题指出,走访的七座城市的一个共同之处,是他们已经不再适合生命、尤其是人类生命的和谐发展。他们反映着一个令人茫然失措的现实,那就是,一部分地区正在远离人们关注视线的地方,无声地,逐渐变得越来越与不适合生命的存在。在地球的各个角落,无论是土地,空气,还是水,如今都携带着人类生产生活的印记,有化学合成品,有烃,有重金属、有杀虫剂......相关的数据有时候超出人们的想象。比如中国,当局在2014年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16%的土地的杀虫剂和重金属含量超标,而中国的这些标准往往已经很宽松。即使是在北极或亚马逊森林这些所谓未开垦的土地上,也可以找到塑料、邻苯二甲酸酯、或其它各种有毒物质的合成品。而这些有毒物质其实往往又经过食品加工链,以不同形式成为人类的盘中餐。文章写道,如今,大多数人都自身携带着这些物质的痕迹。这些物质的存在已经十分普遍,而且不会消失。2017年11月,全球一万五千名科学工作者通过《世界报》联署敲响警钟,呼吁人类彻底改变发展模式。但近一年以后,没有哪位国家领导人重视他们的呼吁。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生。文章写道;正如刚刚辞职的法国环保部长尼古拉•于洛所揭露的那样,本次连载报道展现的是长期不作为的结果,是各国政府没有承担起责任、没有面对不同的经济实力充分发挥维护整体利益和长期利益职能的结果。这些环境灾难凸现出政府行动的严重缺失。

两名美国科学史专家:Markowitz 和David Rosner 在《世界报》联名发表文章预言:这些被污染的地区可能也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地球的序幕。文章指出,长期以来,人们安逸于人类可以抹消它对环境造成的危害的想法,认为,如果人类改变破坏性的行为方式,大自然可以恢复健康。但新的现实正动摇我们恣对污染权利的认知。二十世纪,人类不仅为自己的目的改变了地球的表面景观,而且这种改变不可逆转,而这些不可逆转的改变可能将威胁我们自身的生存。我们生产出的物质,对于人类,对于地球来说都是“反自然”的产品,他们产生的后果不可逆转,将使数以百万计的人无法生活。

《世界报》刊登的一篇署名专栏文章则结合世界各地近期的一系列天灾指出,2018年夏凸显一种严重的自相矛盾:一方面是各种与气候失调相关的自然灾害的规模和严重损失,另一方面却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政治决心事实上已丧失殆尽。法国环保部长尼古拉•于洛突然辞职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明。作者认为,导致于洛辞职的深层原因是西方的市场民主:整个国家都在全力鼓励增长,整个社会都在期待政府采取措施提高增长指数,但现行的增长模式意味着大规模使用原材料和能源,而这正是地球升温的主要动因。各大媒体也是一样,今天为地球加速升温抱怨,明天又会为空中客车的新订单欢呼。

作者:法广 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