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拆十字架潮再現 教會聯署:願付生命代價

中國再出現強拆十字架浪潮,基督教重鎮河南省是重災區,一些以往被官方默許的大型家庭教會亦成整頓目標。拆了十字架,是否也毀了人心?《德國之聲》訪問了受影響的教會領袖。

China Zerstörung der Golden Lampstand Church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China Aid)
今年初,中國山西金燈台教堂被政府整幢拆除。

9月5日,中國河南省南陽市一間有10年歷史的家庭教會--光彩基督教會,被當地宗教局、公安和街道辦人員突擊搜掠。當局派人強行拆去教堂裡和建築物上的十字架,帶走聖經、詩歌集、宗教服飾、奉獻箱等不少財物,教堂內的設施和字畫也被破壞。信眾試圖理論和制止但都被阻。

河南是中國基督教重鎮之一,根據非正式統計有大約500至600萬信徒,而南陽市是省內其中一個教會集中地。光彩教會的遭遇並不是孤例,近期河南有多家教會接連被強拆十字架,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也不倖免,規模偏佈全省。不少家庭教會被強行取締。

中國在今年2月開始實施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宗教界人士認為自始中國出現新一輪針對基督教的打壓浪潮。

三自及家庭教會同受壓

首都北京最大的家庭教會--錫安教會,也連續多個月面對全方位的施壓。教會有1500人,原本擁有7個禮拜堂,從今年4月起至今已有6個被關閉,剩下最後1個也可能隨時被迫停止運作。

錫安教會主任牧師金明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透露:「房東說政府壓力大,要中止合同,要我們離開。其實不是我們跟房東的事,是政府和我們的問題,這裡都待不了還能到哪裡去?根本不可能找到新地方。」教會早年投資的10年裝修費也可能血本無歸。

金明日說,政府自3月起要求在禮拜堂內安裝監控鏡頭 (CCTV) 被他們拒絕。不只教會領袖、一般信眾也接連被約談。「幾乎1000多位會眾全被找到,包括5年前已經離開或剛剛來1個月的也不例外。他們跟會眾說,錫安教會是邪教、反黨、政治不正確、沒有跟政府注冊等等,會眾被嚇倒了。」而金明日自己的私人房產也被遭政府查封禁止交易,當了幾十年牧師的他稱從未遇過。

Untergrund Kirche China
9月5日,河南光彩基督教會遭當局搜查,禮拜堂內宗教標語被破壞。

 Jin Ming-ren, Pastor Peking Zion Kirche (Kong Wing Yi)
錫安教會位於北京的禮拜堂,教會有超過1500名會眾。

教會罕見高調聯署

上週,中國各地的家庭教會領袖罕有地高調发表聯署聲明,形容目前情況嚴峻。

「其中一些粗暴的舉動,是文革結束以來前所未有的。如拆毀教會建築的十字架,粗暴干涉基督徒家庭懸掛、張貼的十字架和春聯等信仰表達,強迫和威脅教會加入官方控制的宗教組織,強迫教會懸掛國旗或歌頌世俗國家、政黨,禁止基督徒的未成年子女進入教會和接受信仰教育,剝奪和取締教會和信徒的自由聚會等。」

一星期以來已有279位教會領袖加入聯署,他們強調不會加入官方宗教組織或登記。「因為當教會拒絕服從惡法時,不是出於任何政治目的,不是出於怨恨和對抗,乃是單單出於福音的要求,出於對中國社會的愛。…並願意為著福音的緣故,預備承擔一切損失乃至失去自由和生命的代價。」

Untergrund Kirche China ( Guang Cai Church)
河南光彩基督教會禮拜堂講台被破壞後的情況。

增長迅速惹官方注目

近日河南的情況,令人聯想起2015年浙江溫州的拆十字架行動。香港中文大學神學院院長邢福增一直有和中國家庭教會聯繫,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說,現時對河南打壓較浙江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加全方位。「我們相信不是個別情況。這幾年當局都在部署壓制基督教增長,尤其是发展較快的地方。」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今年4月公佈的宗教政策白皮書指,中國基督徒人口達3800多萬,較2010年社科院統計的2300萬,大幅增加65%。

邢福增認為這趨勢引起官方注目:「中共看到而且擔心基督教增長太快,於是似乎要做點事壓止增長。反映習近平的意識形態斗爭,認為基督教威脅共產黨。」

政治表忠

金明日曾經在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擔任牧師10年之久,後來離開三自成立家庭教會,見證這些年的變遷。「以前宗教在中國社會发展中仍有存在理由和價值,官方不鼓勵但至少默認。但現在明顯敵視宗教團體,這是我們非常擔心的。」他認為十九大之後,中國的大環境劇烈改變:「不只是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天主教也一樣,整個宗教界再次被政治化,要表達政治忠誠。」

他說,中國基督教經歷文革「滅教式打壓」和過去十多年家庭教會組織化兩個階段,現在會進入新一階段。雖然目前教會經營艱難,但是金明日認為有危就有機,對中國基督教的未來仍抱有希望。

「2018年進入試煉時期,但我認為中國基督教會的數量、信心和影響力,在10年後會更大。因為在苦難動盪中,人們會很誠實地尋找上帝。」

 Jin Ming-ren, Pastor Peking Zion Kirche
金明日早年在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擔任牧師10年,後來離開自立家庭教會。

「要成為這時代的希望」

接連的打壓也令教會意識到,在政治低氣壓下,宗教界再也無法獨善其身。

「基督徒群體對社會的責任和使命會更加成熟。不像在政府默認下,自己躲在裡面安安穩穩地存在,教會成長就很高興。現在不行了,必須面對公權力和公共社會,包括政治問題。教會是和平之子,要成為這個時代的希望,愈是這樣,愈要承擔社會責任。」

禮拜堂被關以後,錫安教會的信眾只能以「打游擊」方式繼續聚會。有做最壞的打算嗎?金明日笑說:「教會的本質不是場地,信仰是內在的,誰都動不著我們信仰的內容。」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李芊(发自台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