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馬哈蒂爾煞停中資項目看一帶一路挑戰

 

作者趙致洋是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社會科學學報》助理編輯,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在最近的訪華之行,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高調宣布取消3個中資在馬來西亞的大型基建投資項目,分別是東海岸鐵路(簡稱東鐵)及兩條在沙巴和馬六甲的天然氣管道計劃,令不少中資付出的金錢付諸東流。對此,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都只能表示「理解」、「接受」,外界認為此舉對「一帶一路」倡議在馬來西亞的發展前景造成重大打擊。有趣的是,馬哈蒂爾一方面取消中資項目,但又同時表示支持並願意積極參與共建「一帶一路」,歡迎中國企業赴馬來西亞投資。我們應如何理解這些看似「矛盾」的行為呢?除了沿用「親中」和「反中」的二元對立模式之外,有更佳的視角去窺探「一帶一路」所面對的現實挑戰嗎?

大馬的兩方面考量

馬來西亞不是一面倒向中國,其考量主要可以分為兩方面。其一是「東盟中心性」:除了因為馬國是東盟其中一個創始國之外,也因為歷屆政府深明東南亞只有強化東盟的重要性和國際地位,才能維持各國在列強虎視的東南亞當中維持自主地位。馬來西亞是東盟中與中國關係最為密切的國家,時至今日,雖然中國在2008年已取代日本成為馬來西亞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中馬在2013年宣布升級為「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但馬來西亞在2015年擔任東盟主席國期間,仍然在南海議題上對中國發表了強硬聲明,足見馬來西亞多麼自覺自己在東盟當中的重要性。

其二是馬來西亞的地緣戰略位置。馬國很清楚自己的戰略價值:身處毗鄰馬六甲海峽的險要地位,控制印度洋和南中國海出入口,那裏每年有超過8萬船舶通過,主要是進入南海的油輪,因此被稱為中國的「海上生命線」。縱使 「一帶一路」不少項目如中緬油氣管道、中巴經濟走廊等已嘗試着手解決「馬六甲難題」——中國進口的中東原油可由印度洋安達曼海的馬德島上岸,弱化新加坡的戰略地位——但中國仍期望以東鐵計劃連接馬來西亞的東西岸港口,避免馬六甲海峽被封鎖的危機。馬哈蒂爾對於這些戰略本錢了然於胸,才能在「一帶一路」的大戰略之下爭取自身地位和利益。

對於這次煞停項目的原因,馬哈蒂爾的解釋可圈可點。他指稱是因為現時馬來西亞國債巨大,政府無力承擔總值200多億美元的項目,並非針對中國企業;又指中國官員會明白和理解馬來西亞的問題,「相信中國不想看到馬來西亞成為一個破產的國家」。馬來西亞國債龐大是事實,由於自身缺乏資金發展,現時國債已達2500億美元,佔馬國本地生產總值近七成。

自從「一帶一路」於2013年提出以來,當時馬來西亞的納吉布政府是東盟國家之中第一個表示支持。「一帶一路」現時在馬來西亞的項目超過30個,遍佈鐵路、港口、工業園區、都市開發、基建投資等範疇,令中國在馬來西亞的外來投資總額超過1400億令吉(約340億美元),單是東鐵的總經費已達800億令吉(約195億美元),兩條天然氣管道合共近百億令吉(約23億美元),由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馬國政府擔保,變相由馬來西亞納稅人承擔債務和風險。馬哈蒂爾上台後已表明,減輕國家債務負擔是首要目標,5月已取消建造連接新加坡的「新隆高鐵」,並批評那是「非常愚蠢的計劃」。

國債帶來的政治問題

但馬哈蒂爾更在意的恐怕是國債所帶來的政治問題:國債問題與前朝納吉布政府「一馬公司醜聞」交集甚深,成為政治炸彈。「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簡稱「一馬公司」)是前首相納吉布於2009年上台時成立的官方策略投資公司,宣稱要吸引外來投資,促成馬來西亞長期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協助擺脫中等收入陷阱。但由於監管不明及缺乏問責機制,長期以來受不良政商關係影響,成為貪腐源頭。馬哈蒂爾自2015年與他扶植的納吉布決裂後,便一直公開一馬公司內幕,「一馬公司醜聞」自此一發不可收拾。為彌補一馬公司的嚴重資金缺口,貪污醜聞纏身的納吉布便積極向北京政府和中國資金招手。2016年納吉布訪華時便同意在馬來西亞推進14項大型計劃,包括東鐵計劃。

換句話說,納吉布政府是將國家資產與經濟安全跟個人政治前途掛鈎,中國「一帶一路」對「一馬公司」的資金援助便成為納吉布政治生涯的支持,更捲入其貪腐醜聞瓜葛。馬哈蒂爾以新形象上場,競選時已聲言要檢討中國投資項目,當然要與前朝醜聞劃清界線,尤其現時納吉布正面臨有關「一馬公司」貪污的審訊,取消幾個最為人詬病的中資項目,政治目的清晰可辨。

各國的政治對冲策略

「一帶一路」的大型投資在馬國遭殃,北京是否始料不及,不得而知,但這些複雜的政治經濟動力何嘗不是「一帶一路」在各國一直面臨的挑戰?各國又何嘗不曾利用這些因素實行政治對冲策略,而中國也落得無可奈何?馬哈蒂爾勝選上任第一天便表明支持「一帶一路」,但又在訪問中國時宣布取消工程,成功獲得大量國際傳媒報道,其實那高鐵項目早於7月已經停工;在訪華行程途中,卻又特意加設由杭州乘高鐵到上海的一程,再轉飛往北京,政治對冲的招數甚為嫻熟。

這些例子大家也許不感陌生。巴基斯坦是另一個「一帶一路」重鎮,亦是中巴經濟走廊出口,最近正值中美貿易戰之際,巴國已要求提高借貸款項,否則中斷「一帶一路」項目。但事實是巴基斯坦被智庫評為債務危機「最高危國家」,620億美元國債有八成都是由於「一帶一路」項目而起,剛過去的大選勝出的新政府亦令人懷疑會否改變對「一帶一路」的態度。債務問題纏身的斯里蘭卡接受中國的高利貸款興建國際機場,儘管可容納每年100萬人次的項目現時只在服務寥寥數人,卻足以令斯里蘭卡政府轉讓漢班托特港的擁有權予中國,以償還債務,被指是出賣國家資產和主權,令中國也承受着巨大的國家形象負資產。7月底老撾水力發電大壩崩塌,萬象馬上宣布暫停及檢討所有水壩建造工程,並停止審議新投資項目,而中南半島各國都開始尋找水力發電以外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可能性,中國作為老撾水電工程的最大投資者和建造者,無可奈何又添一例。

這些國家的還款能力會比馬來西亞強嗎?面對「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獨有的現存和潛在難題,中國能否應接得來?

參考資料:羅金義、趙致洋主編(2018),《放寬一帶一路的視界:困難與考驗》,香港:中華書局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