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中国难民逃亡泰国仍处险境命运堪忧!

泰国囚车里的中国政治流亡者杨崇 美国之音

(法广RFI 肖曼)泰国首都曼谷等地一直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难民的滞留等待之地。由于国际难民危机加深,在泰国的中国难民状况不断恶化,甚至走投无路处于危险境地。在今天的“要闻分析”节目中,我们采访在巴黎的人权活动人士张健先生,他不久前曾经前往泰国了解有关中国难民的情况。

张健先生这样介绍:

“我最近去了泰国,十几天中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难民监狱,难民法庭,和相关的警察局。在泰国曼谷,清迈等地区,根据我所统计的数字,现在滞留着两百位中国难民,其中百八十位是法轮功修炼者,以及以前许志永团队的人士,秦永敏团队人士,维权的访民,国内公民运动其他人士,还有曾被中国政府判刑的“煽颠犯”等等。

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获得了联合国难民总署泰国分署发的难民证,但泰国没有加入该组织,所以他们虽然拿到难民证,但还是处于非法的状态,也得不到及时的法律援助和生活援助。他们如果从事打工等活动也是非法的。如果被抓到,就被送到条件非常差的移民监狱中去,十几平米的地方住几十个人,各个国家的什么情况的人都有。

我这次去泰国见到的中国难民有杨崇艾呜夫妇,他们是高智晟关注组的朋友和基督徒,他们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还有一个叫杨林的“煽颠”犯,被判四年,现在还在曼谷的监狱里。这些监狱的条件非常差,我们试图找当地教会的朋友到监狱去保释他们,但保释金额很高,6万铢。

联合国难民署虽然会提供一些法律援助,但还是需要当地有资信力和地位高的人士去担保。但现在很难有这样的人为他们提供担保。

随着欧洲的难民危机,美国的政策和其它原因,以前传统的接收国北欧加拿大美国等国现在的接收几乎等于零了,这道门已经被关闭了。以前,在100个被接收的各国难民(缅甸,北非)中,有1个是中国难民,现在这一个都没有了。有的人在那里滞留了四五年,在移民监狱里就关了四五年,都没能有接收国家。比如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国内蹲了10年监狱,到泰国又被移民警察抓起来,在移民监狱关了四年,最后被美国接收走,到了美国不到8个月就去世了。

在泰国那里的中国难民很多都是真正从事公民人权民主反抗运动的异议人士,只是他们不够有名。以前有些有名的异议人士,比如高智晟的家属,谢阳的家属,郭飞雄的家属,都是通过其他途径和大家的努力到了美国加拿大。

现在的一个最大危险是泰国军政府和中国官方关系紧密,泰国军政府帮助中国抓捕那些逃到泰国的中国政治庇护者,其中像姜野飞,董广平这些人就被直接从泰国的移民监狱抓回了中国,当时国际难民署的人也去监狱但迟到了,没有什么作为。姜野飞被判了6年,董广平也被判了。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是这样被绑架走的,所以他们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

我去那里是和他们联合在一起,把他们的许多情况资料都带过来,我要去联合国难民总署说明这些情况。我认为:对待中国难民和对待其他国家的难民应该是一样的。既然已经来到像泰国这样的自由国家,大家就都是相同的情况和境遇,但我认为在接收中国难民的过程中存在歧视的现象。

中国难民在泰国,无论在政治上生活上还是安全方面存在很大问题。联合国难民总署泰国分署的官员给中国难民开过会,清楚地说他们现在没有能力将难民安排到第三国,难民只能在那里进行漫长和毫无希望的等待。过去难民还有每月50美金的生活费,现在这个钱很多人也没有。难民署希望难民不要在泰国进行政治活动,因为泰国军政府对5人以上的游行示威都要抓,不论是外国人还是泰国人。抓进去就很难保出来,就是这样一种非常悲催的状态。有的难民有家属在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要求难民署赶紧把材料转给这些相关国家,但难民署并未积极有效的行动。难民署说要优先安排罗亚尔人和伊斯兰阿拉伯国家难民,因为他们来自有生命安全问题的战争国家。但现在大家都到了泰国这样的自由世界国家,大家都有相同的境遇状况,而中国难民面临随时被中国政府抓捕的危险,因为中共在泰国在东南亚的势力非常强大,中国使馆就能带着泰国警察直接把姜野飞和老董抓回去,已经不是一个例子了,记者无疆界组织已经报道了这样的案例。

张健呼吁各界关注在泰国的中国难民的状况,尽管他们中很多人是普通人,但他们在那里面临的苦境一定要让国际社会给予关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