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网络照片


【法国思想长廊 】 :【提要】 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而且猛烈无比。从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毁旧制度赖以存在的一切,王权、宗教、社会习俗。它以一个崇高的理想开始,那就是争人权争自由,但它采取了残酷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托克维尔通过深入的分析,指出这种矛盾和它引发的后果。并对革命这种社会现象,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剖析。

问:分析法国大革命的人数不胜数,托克维尔的独特之处是什么呢?

 

答:托克维尔的分析,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后来的许多研究大家都不同程度受他影响。比如,在托克维尔之后撰写《当代法国的起源》的大历史学家泰纳,意大利的历史哲学家克罗齐,英国的阿克顿勋爵,都直接受益于托克维尔的分析。这些分析集中在我们已经提到过的那部出版于1856年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托克维尔殚精竭虑,想要写成一部历史与历史哲学相结合的著作,一部能与孟德斯鸠《罗马盛衰原因论》相媲美的著作。我想他做到了这一点。但是听友们应该知道,这部书并没有完成对法国大革命的研究,他还准备写第二部,为此作了大量的笔记和文献摘要,但是因为他病重,随后去世,所以没有完成。在《旧制度与大革命》出版之后,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他将继续探讨“从那场暴力革命运动中,诞生出一个什么样的新社会,从这一运动攻击的这个古老制度中,它消除了什么,又留存了什么”。可惜1859年4月16日,托克维尔猝然去世,年仅54岁,可谓英年早逝。他后来的研究笔记被整理成《思考革命》一书出版。在《旧制度与大革命》这部书中,托克维尔首先考察历史,提出法国大革命的参加者,本心是要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社会,但实际上“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感情,习惯,思想,他们甚至是依靠这一切领导了这场摧毁了旧制度的大革命。他们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

 

问:这样的一个以旧建新的革命,具体的说来有哪些内容呢?

 

答:首先,托克维尔指出,法国大革命是以攻击教会,剥夺僧侣等级的特权为诉求的。但是,在形式上它却采取了和宗教革命相同的方式,因为“宗教的惯常特征,是把人本身作为考虑对象,而不去注意国家的法律、习俗和传统,在人们的共同本性上,加入了什么特殊的成份。宗教既然植根于人性的本身,便能为所有的人同样接受,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法国革命没有自己的疆域,它超越一切国籍,组成了一个理念上的共同祖国”。这就是说,法国革命提出的目标,是一个普世性的目标,自由、平等、博爱。这些诉求是超越了阶级,社会等级和国家的。确实,法国革命的诉求一下子席卷欧洲,当“人权宣言”传到德国时,当时在图宾根上学的黑格尔也为之热烈欢呼。他和谢林参加当时的政治俱乐部,栽种自由树,他们当时也高呼“打倒暴君”、“自由万岁”、“卢梭万岁”这种口号。托克维尔指出,十八世纪启蒙哲人的理念,成为法国大革命的信条,这些信条都是普世价值。他说“例如人类生来平等,因此应废除种姓、阶级、职业的一切特权,人民享有主权,社会权利至高无上。这些信条不仅是法国革命的原因,而且简直可以说就是大革命的内容,是大革命最经久实在的内容”。所以,我们看人权宣言第一句话就是“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轻蔑人权,是公众不幸和政府腐败的唯一原因”。

 

问:可是这条最根本的原则,现在仍然是我们需要不断争取的东西啊!

 

答:确实如此啊,想想也够悲哀的。《人权宣言》颁布至今已经230年了,可它的基本诉求仍然离我们很远很远。法国革命的特有功绩被托克维尔概括为“这场革命的结果,就是摧毁若干世纪以来,绝对统治欧洲大部分人民的、通常被称为封建制的那些政治制度,代之以更一致、更简单,以人人地位平等为基础的社会政治秩序”。那么这样的一种封建制度,是欧洲普遍存在的制度,革命何以偏偏在法国发生呢?刚才我们谈到过第一点。它是以宗教革命的形式进行的政治革命,现在我们谈第二点。在托克维尔分析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为什么在法国爆发时,他下了一个判断,这个判断最常被人引用。他说:“有件事乍看起来使人惊讶,大革命的特殊目的是要到处消灭中世纪残余的制度,但是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人民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发。因此在这些制度的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这就是说,革命爆发之时,往往是社会压迫相对放松之时,因为人们对社会的弊端愤恨已久,但在社会控制无孔不入的地方,人们很难有机会,有胆量一呼而起,反抗暴政。例如,《史记》所载,当时天下对秦始皇的暴政早已恨之入骨,但是陈胜称“天下苦秦久已”,他要起兵造反,也是要在秦始皇死后,赵高弄权,对社会控制力松动时,才有可能。中国八九年的学潮爆发时,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正处于中共建政以来,对社会的控制最宽松的时刻。所以,几年前中共高层人物提到过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我想他的用意是提醒中共,对社会的管控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问:从这几年大陆的政策取向越来越看,很可能他们从托克维尔的书中,得到了反面的提示。

 

答:我想你的判断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位高官可能没有注意到托克维尔另外的论述。在同一部书中,托克维尔说,“如果当初由专制君主来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们有朝一日发展成一个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权的名义并由人民进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们成为自由民族”。这段话极为重要,这是托克维尔深入研究法国大革命历史后得出的结论。法国大革命以摧毁一切旧制度为目的,以人民主权为诉求,结果在一段时间内,成为由野心家和极端派操纵的暴民造反,带来人头落地、血流成河的恐怖。这恰由于,当时的君主并没有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反而为了维护专制政权的利益,对社会中的良性改革力量予以打压,结果造成革命暴起,玉石俱焚。而在人们对恐怖时代的愤恨与恐惧中,法国社会又摆向了另一面。人民顺从地接受了拿破仑帝国的专制统治,托克维尔要分析是什么原因使人们“终于抛弃了他们的最初目的,忘却了自由,只想成为世界霸主(指拿破仑)的平等的仆役。一个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加强大,更加专制的政府,如何重新夺得并集中全部权力,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价换来的一切自由”。托克维尔要指明的是,如果专制统治者能洞察民主自由的潮流,将不可阻挡地改变旧的政治结构,而他能主动地引领社会完成革命,则这场变革将以较少的社会代价,平稳地完成。这对人民,对社会,对君主,对统治阶层都是好事儿。托克维尔能看清大势,以一个贵族身份的人来呼唤自由,并反思统治阶层的短视愚蠢,怎样丢掉了社会平稳转型的可能,也最终丢掉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