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十分焦慮



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日越來越近了,已經白髮蒼蒼、垂垂老矣的紅二代們又在聚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份──「兩個30年互不否定」,教育部編寫的《八年級歷史教科書》刪掉「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節,與「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統稱「艱苦探索與十年成就」,都讓他們十分不滿。

無論他們的老子在文革中是野心家、走資派,還是台上派(如葉劍英二女兒葉向真),都因為參加紅衞兵造反受過衝擊,上過山、下過鄉,甚至遭受過牢獄之災,對習近平改變十一屆六中全會對文革的定性,決然不能苟同。對習近平修憲搞終身制,與美國交惡打貿易戰,致國內經濟下滑,危機重重,他們也與普通國人一樣,怨氣滿腹。在習近平選擇性反腐中家族利益受到衝擊的,更是罵不絕口。

十年前,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胡德平以「胡耀邦史料資訊網」的名義在中國大飯店舉行「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學術研討會」,除了鄧小平子女,頂層的紅二代太子黨幾乎悉數到場。該會耗資30萬,訂了四桌酒席,要了四瓶茅台(絕非128萬的天價茅台),結果與會的香港丁學良教授品了四瓶全是假酒。中國大飯店礙於就餐者身份,當即認錯,賠償兩瓶2,000多元一瓶的真茅台(4瓶賠不起),如此醜聞一時傳遍帝都。

當年還爆發危害3,000萬兒童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十年之後,今年7月再一次爆發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的假疫苗事件,正在亞非訪問的習近平做出「一查到底」的指示,李克強提出全流程全鏈條徹查要求。但是國人爆發的憤怒和對政府的嚴重不信任超過以往。

2012年為迎接習近平位登大統,紅二代把胡錦濤的十年總結為「耽誤的十年」、「抱着定時炸彈擊鼓傳花」。不過六年,對習的評價已經低於胡錦濤,習的六年明顯是「倒退的六年」。如今,與經濟利益、政治利益無爭的紅二代講出一句十分中肯客觀的評價:「習近平十分焦慮呀!」這是他們對這位高高在上、內外交困、進退失據的「人民領袖」治國理政能力的評價。

王滬寧不做檢討不擔責

今年到北戴河休假的紅二代還透露,高層無人願為習近平擔責。據悉,三朝元老王滬寧隱身一個月,真實原因是習近平想讓他為貿易戰開局失利承擔責任,但是王堅決不做檢討,也就是堅決不承擔責任。2014年2月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習是組長,王只是成員。今年3月包括該領導小組在內的四個領導小組改為委員會,習全部擔任主任,是意識形態和宣傳的最高主管。在網信委,王只是李克強之下的第二副主任,下邊設有辦公室,辦公室主任是習近平福建親信莊榮文,負責具體工作。

8月,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來中國「退貨」,在新聞發佈會上講出馬來西亞需要的是公平貿易,並不希望出現新殖民主義,貧窮國家無法與富國競爭。這算是習一帶一路的滑鐵盧。但是習近平一意孤行,又向非洲援助600億美金,向俄羅斯援助1,000億美金。這是中央集體決定的嗎?

本月16日下午,釣魚台國賓館五號樓召開了「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年暨50人論壇成立20周年學術研討會」,劉鶴是該論壇發起者和名譽負責人,參加了一段會議。會議十分隆重,為每個成員做了一個刻着名字的雕像。經濟學家張曙光用孟母三遷的歷史故事影射一帶一路,他說:「事實上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那就要看與誰結友、與誰為伍、與誰同行,這是歷史的大道理,而不是小兒的過家家。」

與會的幾十名官學兩界頭面人物,除了林毅夫和胡鞍鋼力挺習近平當前的經濟政策,從吳敬璉到樓繼偉,都從不同角度嚴厲批評中國經濟政策背離市場化、法制化,勞動力、資本、土地等生產要素配置機制扭曲和不公正,造成國進民退,都應靠結構性改革來改變。但從林毅夫、胡鞍鋼的發言可以看到大國戰略、強國夢以及一帶一路發展戰略的依據,也可以看到吳小平「讓私營經濟離場」之說絕不是空穴來風。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