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受害者恐怖經歷

聯合國對"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新疆被拘"的報道感到震驚,並呼籲釋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聯合國對「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新疆被拘」的報道感到震驚,並呼籲釋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約翰·斯威尼(John Sweeney) BBC記者

我們索性叫他「阿扎特」好了,因為他要求匿名接受採訪。他坐在椅子上,開始回顧他在「再教育營」的見聞。

他說,那時正是晚飯時間,有至少1200人手裏拿著塑料碗,排著隊。他們必須唱支持中國政府的歌曲,才能吃到飯。

阿扎特說,這些人看上去就像機器人一樣,似乎已經丟掉了自己的靈魂。

他解釋說:「我熟悉他們中的許多人,我們從前曾經坐在一起吃飯。但現在他們看起來都不正常了,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像是出車禍以後失去記憶了。」

這聽上去像不像是洗腦?確實是。在中國西部的新疆地區,正發生著非常黑暗的事情。雖然共產黨使出渾身解數掩蓋真相,但關於當地大規模關押、酷刑和思想控制的信息已經開始洩露出來。

Chinese people
新疆約45%的人口是維族。

在絲綢之路上的古老城市,譬如公元13世紀時馬可波羅曾訪問過的喀什,街上沒有人,許多商店和住家的門窗都釘上了板子。這是因為中國政府已將可能多達100萬的維吾爾人關進了再教育營。

維吾爾人與漢人不同,他們屬於中亞族群,外貌更像阿富汗人、伊拉克人,或歐洲人。而且他們信仰伊斯蘭教。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先是鎮壓了西藏人,現在又對維吾爾人下手了。他們的理由是,有少數維吾爾人支持伊斯蘭恐怖主義。但政府鎮壓行動的規模與之完全不成比例。

現在從新疆再教育營出來的人,幾乎都不願意講述他們的經歷。但我們找到了兩個願意接受採訪的人。他們都要求我們不要向外界透露採訪的地點。

阿扎特去再教育營,是為了探望一位被關押的親戚,希望能幫他盡快出來。他沒成功。第二天,警方打電話給他,讓他再去一趟。他沒聽警察的話,而是逃離了中國。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則發表社評回應,稱"捍衛新疆和平穩定,就是最大的人權"。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則發表社評回應,稱「捍衛新疆和平穩定,就是最大的人權」。

相比之下,奧米爾的經歷就艱難多了。他剛被抓的時候,被關在公安局裏。他說,警察給他看他們的工具,包括用木頭和橡膠製成的警棍、鋼絲擰成的鞭子、扎人用的鋼針,還有拔指甲用的鉗子。

警察把他銬在「老虎凳」上,然後打他。他們還把他銬在高處,雙腳離地,讓他的體重完全壓在他戴著手銬的手腕上。奧米爾向我們展示了他的傷疤。

警察後來把他送到看守所。他傷口癒合後,又被送入再教育營。

「你什麼自由都沒有,」他說。「你做什麼事都要遵守共產黨定下的規矩,讓你背誦什麼你就背什麼,感謝黨,就像機器人一樣。」

要吃飽飯,他們必須唱紅歌,歌頌中國,歌頌共產黨,歌頌習近平。

我問他,肉體遭受酷刑折磨,與精神上的洗腦折磨,哪個更可怕?他說:「肉體遭受酷刑留下的傷痕可以癒合,但心靈創傷就很難癒合。我現在仍因這些創傷而痛苦。」他總是做噩夢。想起他眾多仍被關押的家人,他開始哭泣。

中國政府官方的說辭是,這些「再教育營」根本不存在。我怎樣才能以最婉轉的方式對此加以評論呢?從證據來看,中國政府的說法是赤裸裸的謊言。

中國政府實行嚴格的新聞檢查,但它還無法過濾從太空中拍攝的衛星圖像。德國人權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致力於研究新疆拘留營的發展情況。他從谷歌衛星影像中找到這些拘留營,並將其與政府招商廣告和招聘廣告相對應。

他從衛星影像中分辨出了鐵絲網、高牆、警戒塔和獄警用的停車場。他估計,這些拘留營中可能關押著多達100萬維吾爾人。

萊恩·圖姆(Rian Thum)博士也是一個為正義而戰的科學怪才。他經常瀏覽中國的官方網站。幾周前,他偶然看到一張照片,照片顯示,有數以百計的維吾爾人身穿藍色囚衣,列著長隊蹲在地上。在他們身後,站著全副武裝的中國防暴警察。

這張照片是新疆司法廳登在網上的,圖片說明中說,這是「洛浦縣第四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在聽「去極端化」講座。

中國政府已經將此圖片從網上刪除。

在BBC廣播大樓下,有一座英國著名小說家、記者和社會評論家喬治·奧威爾的塑像。奧威爾可能是所有在BBC工作過的人當中,最偉大的一個。他拿著煙卷,身體向風中傾斜。

奧威爾寫作他的著名小說《1984》,已是70年前的事了。他若聽說現今發生的事,恐怕會感到沮喪。因為在中國的西部邊疆,他小說中描寫的「老大哥」掌控下的瘋狂社會仍是進行時。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