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指馮小剛范冰冰 點燃整頓娛圈導火線 崔永元:陰陽合同爆料只為私怨


崔永元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就是在報私仇,與反腐無關。他指有關部門早已準備對影視行業開刀,自己只是偶然點燃了導火線。(明報記者攝)


2004年馮小剛導演、劉震雲編劇的電影《手機》的上映,成為了崔永元與馮小剛、劉震雲交惡14年的導火線。圖為《手機》海報。(網上圖片)


崔永元(左圖)指葛優(右圖)在《手機》裏一改光頭形象,而採用和他一樣的髮型;又選用和他《實話實說》中相似的台詞,認為是在影射自己。(網上圖片)

「天價陰陽合同」被揭已近4月,有關部門亦出手整頓娛樂圈。被民眾視為「反腐英雄」的央視前名嘴崔永元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自己就是在報私仇,與反腐無關。他指有當局早已準備對影視行業「開刀」,自己正好被電影《手機2》激怒偶然點燃了導火線。但事件發展與影響亦超預期,崔永元連月來亦收到諸多死亡威脅,其中有近10宗他已報案。「我已將材料備份藏於多處,如果出意外,會有人告知媒體收藏位置。」

指《手機》影射 傷害央視女主持

崔永元所指的報私仇對象,就是導演馮小剛、作家兼編劇劉震雲和明星范冰冰以及華誼兄弟影視公司。他們的恩怨起於15年前,當時崔永元在央視主持訪談節目《實話實說》,馮小剛夫婦和劉震雲找他吃飯,「他們說要拍一個跟主持人有關的電影,名字就叫《手機》。他們不了解主持人,希望我能夠給一些創作上的幫助,同時出演男一號」。崔永元稱有些動心,但因央視不准參加商業活動而作罷。電影上映後,崔永元發現《手機》中葛優扮演的主持人嚴守一採用他的髮型和用語,場景和樂隊安排都抄足,甚至用了一段他講的笑話。范冰冰出演的女主角武月與嚴守一有婚外情,武月以曝光兩人關係,要脅嚴守一讓出主持人的位置並取而代之。而在此前崔永元因病辭任《實話實說》主持人,向央視推薦女主持人和晶接任,崔永元認為《手機》影射他及和晶,更抹黑兩人關係,令他及和晶名譽受損。

《手機2》 開拍激起怒火 被范微博惹怒

葛優與馮小剛後來在多個公開場合都表示嚴守一並非影射崔永元,但今年崔永元得知《手機2》即將開拍後,找劉震雲詢問,劉稱新片叫《朋友圈》,與「手機」無關。「劉震雲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說過,他的新書叫《手機2》,出版社的底稿上也是這樣的,後來電影海報也說是《手機2》,也註明《手機》原班人馬。」到5月24日,范冰冰在新浪實名微博中發文發圖指「電影《手機2》拍攝現場,武月很開心」,這終於撩起了崔永元的怒火。

「開心你妹啊你開心,十幾年前你就惡心過我一次,傷害過小姑娘和晶,現在又來一次。」崔永元有些怒不可遏,他說他當時就給和晶發了一條微信,「說你啥都不要說,你看你哥怎麽給你報仇,我的目標就是劉震雲、馮小剛、華誼兄弟。」

5月底,崔永元曝光了天價陰陽合同,直指范冰冰拍戲4天收入6000萬片人民幣片酬,引爆輿論並導致華誼股價連續下跌。6月底,中宣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稅務總局、廣電總局、國家電影局等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隨後稅務部門針對全國影視公司進行大清查。「我的公司也被查了,後來我才知道,是有關部門早已經準備一大堆爆竹,肯定早準備動手,結果被我點着了。我也不知道那是導火索,在我看來那就是一根繩子。」結果事件發展的方向超過崔永元的預期。

向范「道歉」遭熱炒 感善意被濫用

崔永元稱,在曝光天價陰陽合同後不久,范冰冰通過中間人與他通電話。「她說不知道這個事(出演《手機2》)對我有影響。」崔永元稱,當時范冰冰語帶哽咽,他便表示會盡最大能力為她解壓。在後來的一次記者電話採訪中,崔永元稱「我跟范冰冰、徐帆(馮小剛妻子,演員)、還有劉震雲的女兒道個歉。其實也就這麼一說,我不欠她們的,我覺得既然你們都有男人給你頂着,我就給你摘出去(剔除)」。

但是接着發生的事很快使崔永元改變了主意。崔永元指,范冰冰工作室非常活躍,每天保持范冰冰的曝光度;道歉消息一出街,隨即被熱炒,「當時到處都是崔永元向范冰冰道歉的新聞,我一看道什麼歉啊,那就接着來吧」。崔永元稱,不能忍受自己的善意被濫用,「你看我慢慢把徐帆摘出去了,因為徐帆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證明她心理還是懂人情世故的」。但馮小剛仍與崔永元通過微博隔空對罵。9月16日晚,馮小剛在美國出席活動被指離境「避禍」,本報記者曾多次透過馮小剛的朋友向其求證,但均被拒絕。

受死亡威脅10度報警 出事即公布材料

4個月以來,崔永元通過不同渠道得到很多材料。「我現在有3000多份材料,僅華誼兄弟的就有1000多份。」同時他也接到利益集團或范冰冰粉絲的死亡威脅,其間他報警近10次,均未立案。「我不擔心安全受到威脅,知道誰想殺你你還有得擔心,現在不知道誰要殺你,擔什麼心?認命吧!」但身邊工作人員頻被約談或傳喚,使其仍存擔憂,他表示已將部分重要資料備份,藏於多處,若遇危險會將之公之於世。「我是不會自殺的。」崔永元淡淡地說。

崔永元:要把我的髒話也寫出來

約訪崔永元過程非常曲折,時間跨越近3個月。初見崔永元時,他剛剛在醫院做完體檢,一頂鴨舌帽始終扣在頭上,腳步稍顯緩慢。頗愛吃甜食的他,在採訪過程中,總會時不時吃一些甜點。「醫生不讓我吃甜的,但是我總是偷偷吃,然後體檢時候醫生看我血糖那麼高,問我吃了沒有,我就說沒吃。」崔永元帶着開玩笑和得意的表情,用他特有的風趣說。「但是醫生怎麼會相信啊。只能再勸」。

整個採訪以聊天的形式進行,55歲的崔永元時而幽默、時而憤怒、時而痛心、時而自信到漫不經心。他會一臉不在乎地說,「我覺得你可能不太理解我,我什麼時候在乎過這些」或「我覺得我不需要別人對我的肯定」。而在談到馮小剛和范冰冰以及《手機》時,他也總是不顧斯文地蹦出髒話,還叮囑記者,「你一定在發文章時候將我這些髒話一併發出去,我覺得這是我對這件事的憤怒的完整表達」。

在問及日後的打算時,他表示既然天價合同由政府部門出面整頓,被政府納入調查對象人等也需各安天命,未來自己也有足夠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作為傳媒大學教授的他,近年仍參與紀錄片《我的抗戰》、《口述歷史》等的幕後工作。

9月18日,崔永元走訪了雲南麻栗坡烈士陵園,隨後在微博上發文稱,要用下半生,找到葬在這裏的156名烈士的親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