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的義務



五月以來,大陸多地暴雨成災。據官家統計,四川、甘肅、陝西三省,截至七月中旬,有災民四百一十六萬六千;山東省截至八月底有災民五百二十六萬五千,而廣東省本月初也有災民一百九十三萬三千。只是水災詳情,大陸傳播界唯黨命是聽,少有報道。

他們大幅報道的,是習近平的嘉言懿行。而習近平近月的確雄姿英發:七月初,北京人民大會堂中阿合作論壇上,他宣佈金援阿拉伯諸國,金額達二百多億美元;本月初,人民大會堂中非合作論壇上,他宣佈金援非洲諸國,金額達六百億美元。這還沒計算他七月乘興訪非洲,許南非以一百四十七億美元,又許盧旺達以一億二千萬美元等等。中共《環球時報》九月三日告訴小民:「我們要相信,國家的道路正確。做大國是很累的,但一定要盡大國義務。假如認為國內還有窮人,援助外國就是不道德,那是小農思維。」所以小民普遍乏錢看病,乏錢買房子,乏錢供兒女上學,都不要抱怨;水澇災民無家可歸,更不要抱怨。按照《環球時報》準繩,古今中外只有中共之國是大國。

請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其人均收入實際上十倍於中共之國,其首相卻從未見對外國揮金如土,對民瘼則無動於中。七月初,日本西部狂雨連場,人民死傷以百計,首相安倍晉三就取消歐洲、中東之行,說「人命關天,救災刻不容緩」。

又請看唐太宗,開創貞觀盛世,「西北君長請上號為『天可汗』」,但他原來和安倍晉三一樣,滿腦子小農思維,沒有習近平的大國元首氣魄。話說貞觀六年,文武百官請封禪泰山,那是歷代帝王盛事,太宗也有點心動。大臣魏徵卻力排眾議。太宗問道:「公不欲朕封禪者,以功未高耶?德未厚耶?中國未安耶?」魏徵說都不是,只是封禪勞民傷財,而且還要厚賜隨行的外國君長,大不合算:「車駕東巡,其供頓勞費,未易任也。且陛下封禪,則萬國咸集,賞賫不貲(賞賜無數)。崇虛名而受實害,陛下將焉用之?」太宗認為有理,適逢「河南、北數州大水」,太宗以民為重,即罷封禪之議(《資治通鑑》卷一九四、《新唐書》卷二)。

當然,習近平政府對災民也不是置之不理。比如說,廣東一百九十多萬災民,獲當局二千五百萬元人民幣救濟,每人有將近十三元;又比如說,中共有國家級自然災害救助制度,只是山東濰坊市水災倒塌的房子不過九千九百九十九幢而已,未足一萬,未能領取救助。汕頭有災民說,他們挨了四天,終於見到政府人員現身,拍照表示到此一遊。當然,這一切都正常得很,誰敢稍有微辭。有三名小民就因「網上發佈八月三十日汕頭水災言論不實」,被當地公安拘捕。

做大國的小民實在很累,怪不得浙江浦江縣少婦王倩含冤自縊,遺書告訴兒子:「媽媽累了,看不到希望。你好好讀書,長大之後移居外國。」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