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風暴 美國像快爆炸的壓力鍋

大法官卡瓦諾任命和性侵風波,將在美國歷史留下重要紀錄。它再度撕裂美國,需很多年才能修補平復這道新傷痕。是民主黨惡搞或共和黨護短?國會為追求真相舉行聽證,但包括川普總統、國會議員和民眾,很多人似乎先從蛛絲馬跡和當事人臨場言詞等,找到自己「相信」的那部分,終至各選一邊站。福特、卡瓦諾都接到死亡威脅、川普和兩黨都以政黨利益考量優於追查真相、民眾憤怒和懷疑交織,美國像極一個快爆炸的超級壓力鍋,也讓大法官的崇高角色自此蒙塵。

美國近代史,無論參院由共和黨或民主黨主導,都曾高票通過不同黨派總統任命的大法官。譬如:1986年民主黨占參院多數,卻全票通過共和黨雷根總統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任命;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1993年以97:3票通過,當年共和黨占參院多數;遇性侵指控,最後以4票之差過關的首位非裔大法官湯瑪斯,參院主導權在民主黨手中。這些案例顯示,國會過去兼容並蓄、兩黨互相尊重合作,冷靜看長遠和全局;現在則尖銳對立、水火不容、寸土必爭,孰令致之?原因複雜,卻值得我們沉思良久。

有人認為,27日是「國恥日」,但竟也出現兩種不同的國恥定義。挺卡氏者說,民主黨政治操作,用記憶不清的陳年往事,就可把大法官送上刑台,美國已失去是非標準,實在恥辱。但挺福特者認為,聽證根本為打擊福特公信力而舉辦,黨派在男性至上氛圍下攻防,拒絕FBI調查,真是可恥。彼此鴻溝正顯露美國嚴重分裂。

客觀看,其實兩人證詞都有疑點,難辨真假。福特對是否能確認卡瓦諾就是性侵者,堅信百分之百確定,和之前不太確定判若兩人。她指的四位證人都否認曾發生此事,對重要細節一概以「時間太久、記憶不清」避答,似想避免外人查證。全案曝光時機的選擇和過程,更難釋疑她在暗助民主黨或自由派反卡瓦諾。

而卡瓦諾至少也有三大疑點:一,拒絕測謊。測謊是科學辦案輔助,可從問話中發現說謊腦波引起的變化,證實是否說實話。他或許自認無罪,何須測謊,公信力卻因此打折。二,他始終拒FBI介入調查,讓人感覺怕什麼?三,為何不敢找福特指控也參與性攻擊的好友賈吉(Mark Judge)作證。這些問題使他的自辯留下疑點。

卡瓦諾的眼淚、哽咽「演出」顯然比福特誇張煽情,極力想表現名譽被破壞、人格被謀殺、家人無辜受累的委屈和憤怒,爭取美國人同情,都可理解。但指稱「民主黨算計的行動」,明顯是黨派之爭用語,對大法官提名人未必妥適;傳聞他曾赴白宮演練作證對答、作證態度一度表現恨意和失禮,大法官肩負審斷重大案件,須比一般人冷靜,但他的情緒智商(EQ)是否適任,也成反對者攻擊的弱點。

川普指令FBI介入調查,是影響力強大的全美律師協會、卡瓦諾母校耶魯法學院、4位共和黨州長和「關鍵票」共和黨參議員佛萊克強烈呼籲的結果。但事隔36年,一星期能查出什麼?最終如只是虛與委蛇、不脫黨派利益考量,後果對未來最高法院聲譽和卡瓦諾形象,都變成永久傷害。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認為,福特證詞非常有說服力,可是卻缺乏具體證據;川普顧問康威也說,福特或許真被性侵,只是可能找錯加害對象。這種 「相信」突破黨派界限,而是性別差異,是全美女權和反性侵運動的收穫,這是里程碑事件;但對化解黨派鴻溝,這是另一次重大創傷。桑德斯認為,民主黨利用福特打擊卡瓦諾,欠兩人一個道歉。很多民眾認同這種看法。

最高法院自由派主導已40多年,川普想把它拉回由保守派主導20、30年,其實是選民推動的鐘擺和規律。但大法官如有足夠智慧和遠見,判案就不能全然向黨派立場一面倒。美國憲政運作能有偉大成就,大法官從立憲精神、國家利益和潮流趨勢等斷案,個人理念放最後考量,是成功的主因。判案兼容並蓄、突破黨派,才是最高境界。首席大法官羅伯茲是共和黨總統小布希任命,但去年他支持歐巴馬的「歐記健保」就是新例。

從這個角度看,為一、兩席大法官爭得你死我活、血腥殘酷,或顯露美國政治走向衰敗,兩黨視野變狹隘、不再雍容自信。從川普貿易戰、退出國際組織,都看到類似思維的影響。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9月29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