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一制下的第一滴血



未有《基本法》23條,香港政府日前就創意十足地以《社團條例》來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到底香港民族黨犯了香港哪一條法例?他們所言如何危害到社會?至今香港政府從未回應到傳媒與社會的連番追問,只是不斷重複「危害國家安全」是「零容忍」。

對於大部份香港人而言,香港民族黨是一個無群眾支持、無行動力,只是個別人士提出他們不切實際的想法、組成的一個組織。香港市民主流意見根本沒有港獨的想法或意願,更根本不曾投放注意力在香港民族黨之上。

可是,香港政府與北京政府以如此高姿態取締之,就連美國國務卿Pompeo亦對於香港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行為表達關注,事件已成為國際焦點,令全香港人、甚至國際都認識陳浩天與香港民族黨這名字,知道他們的港獨主張,這做法不是有點諷刺嗎?

香港政府與北京政府消滅香港民族黨、以《社團條例》上演一場大龍鳳,就連其社交網站也不放過,要求facebook美國總部取消其專頁。這一切所為根本只是項莊舞劍,志不在陳君或其黨,而是要在香港人不聞不問下,打開這個潘朵拉的盒子。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成為歷史詞語。一個從無實質行動的民間組織,因被認為是「危害國家安全」就要被禁。這不是內地打壓異見人士、以言入罪的做法嗎?香港人的夢魘:一國一制已到來。

可預見的是,無論他日是否以《社團條例》,抑或是《基本法》23條,政府都可以同樣的劇本,取締、消滅它視為眼中釘的政團與組織,例如香港眾志、支聯會,甚或公民黨、民主黨。

支聯會每年六四集會必定出現口號「結束一黨專政」;我經常到中聯辦請願,聲援被中共打壓的維權人士……這些言行,也會是政府口中的「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嗎?而市民出席大小遊行集會、向政團政黨捐款,又會被冠上「援助予非法社團參與集會」的罪名嗎?

今日遭殃的是主張香港獨立的陳君。當先例一開,中共掌握香港的手只會越揑越緊。曾叫過「我要真普選」、「結束一黨專政」的我們,都可以成為下一個陳浩天;所有香港民主派組織,都可以成為下一個民族黨。中共急於在香港實行一國一制的野心,實在藉打壓民族黨暴露於人前。中共滅絕異己、破壞一國兩制這把關刀已狠狠劈下,而香港民族黨就成為關刀上的第一滴血。

郭家麒 立法會議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