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国环境部长辞职再谈当今经济发展模式


                                                           于洛苦于无法推进重大环保措施突然宣布辞去环保部长职务。路透社

 

(法广RFI 杨眉)法国环境部长于洛上周的突然辞职引发法国舆论强烈反弹,在对马克龙政府的环境政策的高声置疑之外,有关保护环境与维持经济增长这两者是否可以得兼的讨论再度被推上前台。

事实上,在法国,环境部长辞职最早从密特朗执政期间就开始,之后,几乎已经成为左右历届政府的惯例,环境部长已经成为出了名的短命部长,其中原因,除了环境部长在政府内部缺乏实力之外,更重要的还在于环境议题需要从长计量,必须高瞻远瞩,而对历届法国政府来说,当务之急首先应该是刺激经济增长,提高就业率,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赢得选民的支持,从而赢得下一次的选举。

 

不过,上述观点越来越受到经济学家们的质疑,对绝大多数欧美的主流经济学家们来说,减低碳排放,推动能源过渡,减低水土污染不仅不会遏制经济增长,反而会带动经济增长,创造新的工作岗位。这并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就拿法国而言,从前总统萨科齐提出环保策略讨论会之后,早有经济环保领域的专家对达到能源转型,减低排放等各项指标的所需的经费作出评估,并且对上述规划可能带来的就业岗位作出了计算,对多位法国经济学家来说,一切早已准备就绪,只欠东风,这里的东风指的当然是政府决策者的政治意愿。

 

那么,具体来说,一切具备指的是什么呢?为什么在今天气候问题,环境问题已经在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的演变中正在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因素?为什么包括于洛在内的法国环保专家提出必须实行全球经济系统的大爆炸?为什么今天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首脑明知目前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却依然固步自封,迟迟不能推出决定性的策略?

 

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法国开发署的首席经济学家Gaelle Girot吉罗先生上周六在接受法国文化电台采访时作出了详细的阐述,对他来说,这首先是一个时代的原因,今天世界各国的首脑绝大多数人的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这一代人是战后经济高速发展的受惠者,他们就学时环境问题尚未成为学科,他们对环境,以及气候问题的认知普遍低于今天的年轻人。就拿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为例,虽然萨科齐在位期间曾经推出了环保策略讨论会,但他随后就出尔反尔,因为他在之后出台的政策与自己提出的减排目标南辕北辙。萨科齐在于洛辞职之后表示移民以及金融危机等议题要重要得多。而殊不知,叙利亚内战乃至阿拉伯革命的起源就包含气候因素,叙利亚政府最初未能适当处理叙利亚旱灾导致民怨沸腾。也就是说,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萨科齐所代表的是缺乏气候意识的上一代领导人。

 

其次,吉罗先生认为这涉及到当今社会所面临的社会危机,这同传统的大男子主义风气甚嚣尘上有关,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男性公民认为对大自然,就像对待妇女一样,可以为所欲为,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教皇方济各就曾经将强奸妇女,儿童同污染环境议题相提并论。在他看来,只有在大自然获得地球民众普遍尊重的前提下,环境才有可能能够得到真正的保护。

 

针对当今的气候危机,吉罗认为要减低碳排放,必须放弃目前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据他介绍,2013年法国政府提出能源转型计划时,专家学者们研制出多个转型模式。其中迫在眉睫的是必须实现现有建筑的节能改造,学校,公共建筑,居民居所都必须立即实现改造,所有相关的实施细则早在2014年就已经递交给法国总统,总统只需要按一下按钮。

 

实现能源转型可以为法国带来一百万的就业岗位,可以减低法国对国外的能源依赖,可以减低法国的贸易赤字。当然,这就意味着政府必须增加公共支出,增加财政赤字,必须要求欧盟抬高对公共赤字的限制等等。这就是为什么法国政府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吉罗先生来说,能源转型势在必行,法国政府要么从现在起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地采取行动,要么在灾难临头时慌乱应对。

 

法国世界报周六也在争论版刊登了两位美国科学史研究学者(Gerald Markowitz ,David Rosner)的文章,对他们来说,日本福岛,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等地球上越来越多的地区正在成为人类无法居住的地方,按照今天世界的发展模式,未来的地球很可能是极少数富人圈地自居,继续繁衍生存,而其他人却只能在污染有毒的环境中自生自灭。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鲜明的例证:中国的权贵都或者早已移民欧美,或者拥有外国护照,随时可以离开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