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大亨熱衷收購媒體 不為賺錢圖什麼

Marc and Lynne Benioff
馬克·貝尼奧夫 (Marc Benioff)和他的妻子宣佈,他們正在購買歷史悠久的《時代》雜誌。

一個人已經擁有了一切,那麼他還可能想要什麼?新跑車,一艘更大的遊艇,還是一支冠軍運動隊?

越來越多的答案顯示,他們想要的似乎是一個陷入困境但曾經高調的報紙或雜誌。種種跡象顯示,商業大亨們正熱衷於購買媒體,包括那些在公民凱恩和水門事件之後很久才形成價值觀的人。

本周最新的例子是馬克·貝尼奧夫 (Marc Benioff)和他的妻子宣佈,他們正在購買歷史悠久的《時代》雜誌。這本雜誌反映了美國自1923年以來對世界事件的看法。許多掌有權力的富人至今都想出現在這本雜誌的封面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是其中之一。

貝尼奧夫聯合創辦了商業軟件公司Salesforce.com。他個人淨資產達67億美元,完全可以負擔得起1.9億美元的收購費用。他跟隨了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的腳步。貝索斯五年前用他從亞馬遜賺得的數十億美元中的一部分購買了《華盛頓郵報》。

People walking past LA Times building in LA
南非出生的生物技術億萬富翁帕特里克·桑松(Patrick Soon-Shiong)買下了《洛杉磯時報》。

貝索斯收購《華盛頓郵報》的同一年,約翰亨利(John Henry)收購了《波士頓環球報》。亨利曾經擔任職業棒球隊波士頓紅襪(Boston Red Sox)的基金經理。

不久之後,酒店及賭場大亨謝爾登·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買下了內華達州最大的日報《拉斯維加斯評論報》(Las Vegas Review-Journal)。去年,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的遺孀勞倫·鮑威爾·喬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通過她所創立的社會組織「愛默生公司」(Emerson Collective)獲得了《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 )的多數股權。

今年早些時候,南非出生的生物技術億萬富翁帕特里克·桑松(Patrick Soon-Shiong)買下了《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和其他幾個西海岸的媒體。

很容易理解媒體擁抱那些迷戀新聞機構的「大款」的行為,畢竟銷售額下降和在線廣告收入競爭過於激烈都讓他們疲憊不堪。

恩德斯分析(Enders Analysis)的媒體分析師道格拉斯·麥凱布(Douglas McCabe)表示,媒體正面臨「巨大的壓力」,部分原因是他們早期決定不設立付費牆,另外,廣告商也不再願意和紙媒時期一樣,在電子媒體上投放那麼多廣告。這些壓力使得媒體行業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Time magazine covers
廣告商也不再願意和紙媒時期一樣,在電子媒體上做那麼多廣告。

因此,如果賺錢不是目標,那麼激勵這些大亨的又是什麼呢?

「富人一直被新聞媒體所吸引,主要是因為有影響力的媒體能給所有者帶來影響力,」麥凱布說。

波士頓東北大學新聞學副教授丹·肯尼迪(Dan Kennedy)表示,雖然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但推動新一代億萬富翁媒體大亨進軍媒體界還有其他原因。

「我認為這是大亨們自我和真實信仰的結合,他們可以做得很好,」他說。「他們傾向於相信,這些新聞機構財務敏銳度不夠,如果他們是所有者,他們會做得更好。」

Jeff Bezos
貝索斯部分利用亞馬遜的巨大影響力提升了《郵報》的用戶數量

肯尼迪說,在貝索斯收購《華盛頓郵報》的案例中,這種自信已基本得到證實。貝索斯部分利用亞馬遜的巨大影響力提升了《郵報》的用戶數量,這份基於華盛頓的紙張已經成為了《紐約時報》真正的競爭對手。

肯尼迪先生表示,貝索斯先生在《華盛頓郵報》的成功可能會激勵其他人。他說,雖然有人擔心亞馬遜創始人可能會尋求通過《華盛頓郵報》推廣亞馬遜的品牌或擴大商業利益,甚至借機參與政治或經濟議程,但事實並非如此。

其他的巨頭,如《波士頓環球報》的約翰·亨利,可能已經參與了某個媒體一篇社論的編輯,但他還是與採編保持著良好的距離。相反,他們傾向於制定新的業務戰略。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大亨投資者缺乏公共使命感。

當帕特里克·桑松先生今年夏天買下《洛杉磯時報》時,他說部分由於他在南非種族隔離時代長大的經歷,那時南非沒有新聞自由。

Getty Images
帕特里克·桑松稱假新聞為"我們時代的癌症"。

他承諾解決假新聞的危害,稱其為「我們時代的癌症」。在給讀者的一封信中,他寫道,他所購買的報紙將成為「保護……民主並為虛假信息提供解毒劑」的「誠信和獨立採編的堡壘」。

當貝索斯收購《華盛頓郵報》時,他談到了《郵報》在捍衛民主方面的作用,而鮑威爾·喬布斯在《大西洋》投資的聲明中承諾,將確保其繼續「在這個關鍵時刻履行其關鍵任務」。

因此,對於有問題的報紙而言,有錢的金主介入並誓言捍衛公眾言論,這是否是一個好消息呢?對此,肯尼迪先生說:「我們必須考慮一個替代方案」。

他說,過去半個世紀以來,許多新聞媒體的所有者都試圖通過削減他們的人員配備以達到「擠出每一滴利潤」的目的。

「從這個角度看,有一些具備公共精神的個體想在報紙上試試機會,這是一件好事,」他說。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會成功。

Facebook聯合創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2012年購買了已有100年歷史的雜誌《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他一共投資了2000萬美元,但沒能阻止員工和讀者的大量出走。四年後,休斯賣掉了這份雜誌。

肯尼迪先生說,他最近幾個月曾與《波士頓環球報》的老闆約翰·亨利談過,並表示雖然他已經嘗試了幾種策略,「看看會發生什麼結果」,但他現在似乎對這份報紙能否復興很不樂觀。

該學者還警告《時代》的新主人貝尼奧夫,要為此後多年的損失做好凖備,因為該雜誌正試圖在這個快速變化的媒體領域確定其新使命。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