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托克维尔肖像1839年网络照片

(法国思想长廊/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提要] 托克维尔研究美国的民主制度,并不是出于理论的兴趣,而是为了他的祖国的未来。他的晚期写作,集中于法国政治,他仔细考察了法国大革命的前因后果,对这场震惊世界的革命,他发表了真知灼见。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为新形式的暴政铺平道路。

问:我们知道托克维尔于1856年出版了《旧制度与大革命》,那么这部书的主旨是什么,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好的。这是一部以历史和政治哲学的眼光,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名著。托克维尔在这部书一开头就声明,这不是一部法国革命史,而是一部对法国革命的研究著作。也就是这部书不是记载法国革命中发生了什么,而是回答这些事件为什么发生,今后会演化成什么。当然,为了能准确判断革命的性质,必须有坚实的史料基础。为此,托克维尔大量阅读政府文件、档案、财务报表、公示文告,各个等级撰写的陈情书等等。但是,他梳理这些史料,不是为了撰写一部革命编年史,而是以天才的巨眼,洞察这些历史档案中所隐藏的,一个民族的愿望、欲求。因为正是不同等级各自不同的欲求,推动着法国社会的惊天巨变。托克维尔在书中说,“我献给公众的这部著作的宗旨,是要阐明这场在几乎整个欧洲同时酝酿的伟大革命,为什么爆发于法国,而不在它处?为什么它好像自发产生于它即将摧毁的社会。最后,旧君主制怎么会如此彻底、如此突然地垮台”。首先,我们要知道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的态度。在评价法国大革命的才智之士中,有很多人是痛斥法国革命的,比如我们在前面给听友们介绍过的迈斯特,他就说法国大革命是一场疯狂的疾病。英国的伯克是批判法国大革命的主将,他认为法国革命是一场“轻率而又残暴的奇异的混乱”,在这场革命中有许多事情“都以最荒谬和最荒唐的手段,并以最荒唐的方式发生了”。在这场革命中“各式各样的罪行和各式各样的愚蠢都搅合在一起”。但托克维尔不这样看。伯克所批判的法国革命中的各种罪行确实存在。托克维尔却在这些混乱和罪行的背面,看到另一个纬度,“1789年的最初时期,那时对平等与自由的热爱,共同占据着人们的心灵。他们不仅想建立民主的制度,而且要建立自由的制度。不仅要摧毁各种特权,而且要确认各种权利,使之神圣化。这是青春、热情、自豪、慷慨、真诚的时代。尽管它有各种错误,人们将千秋万代纪念它”。

问:像托克维尔这样一个亲身经历过亲友上断头台的人,对法国大革命能作出这种评价,真是不容易。

答:确实如此,这就是托克维尔的过人之处。他要不带偏见地评价这场革命,而不是囿于自己的贵族立场,这才显示出一位伟大思想家的风骨。但是,尽管托克维尔肯定大革命时期人们追求自由的理想,他更要指出这场革命是怎样陷入了大恐怖,而且革命热潮一过,人们又为何迅速放弃了对自由的追求,甘心拥戴拿破仑的暴政,随后又拥戴被推翻了的旧王朝复辟。他“试图说明同样是这些法国人,由于哪些事件,哪些错误,哪些失策,终于抛弃了他们的最初目的,忘却了自由,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价换来的一切自由,只留下空洞无物的自由表象。它还取消了国民的自治权,取消了权利的种种主要保障,取消了思想言论、写作自由,这些正是1789年取得的最尊贵、最崇高的成果”。托克维尔在这里指出的问题,在世界上后来的某些革命中仍重复上演,最典型的就是1917年俄国革命,今年9月5日是布尔什维克政府,在列宁的指示下,发布“红色恐怖令”100周年纪念日。这个红色恐怖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屠杀了各种布尔什维克认为有危险的人物200多万。布尔什维克以民主、自由、平等为号召,鼓动底层民众推翻合法政府,随后建立了一个人类历史上空前残暴的专制国家。这样的历史教训,我们还见过一些。那么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两重性的分析,也就是说从革命初起时人们追求自由的激情,转变为革命恐怖,而在革命落潮后,人们又甘愿臣服于专制统治,其关键点何在?在托克维尔看来是对自由的态度。托克维尔认为,只有对自由坚韧持久的热爱,把个人自由的达成当作革命的最高目标,才能使革命成为推动社会与个人走向光明的动力。他说:“不少人可能会指责我,在本书中表达了一种对自由的完全不合时宜的酷爱,他们要我相信,在法国再没有人关心什么是自由”。

问:法国革命的理想主义,为什么会被轻易放弃呢?

答:托克维尔是这样分析的。首先,专制制度会诱使人只关注个人利益,而压制公共品德。因为所有的专制暴君,都害怕有特立独行的个体,关注社会弊端,因为这些关注会随时质疑暴政统治的合法性。其次,专制制度夺走了公民身上的一切共同的情感,一起共同行动的机会,它要的是一个个分离、孤立的奴隶,而不要能共同维护自由的公民。第三,专制统治者宁愿社会中每一个人都为金钱而奋斗,它要诱发人的贪欲,托克维尔认为,这种贪欲使“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成为最普遍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快便会使整个民族萎靡堕落”。托克维尔断言,“这些使人消沉的感情,对专制制度大有裨益,它使人们的思想从公共事务上转移,只有专制制度能对人们提供秘诀和庇护,使贪婪之心横行无忌,听任人们以不义之行攫取不义之财”。当社会沿着专制统治者有意导引的这个方向走,对自由的关注必然会淡漠。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托克维尔对自由的阐述,现在当他反思大革命时,特别是当他反思大革命向专制制度的转变时,他再次强调这个立场。他说:“只有自由才能在这类社会中,与社会固有的种种弊病进行斗争。使社会不至于沿着斜坡滑下去。事实上唯有自由,才能使公民摆脱孤立,只有自由才能使他们感到温暖,并日益联合起来。只有自由才能使他们摆脱金钱崇拜,摆脱日常私人琐事的烦恼。只有自由,能够随时以更强烈,更高尚的激情,取代对幸福的沉溺,使人们具有比发财致富更伟大的事业心”。听友们,不要忘记,托克维尔认为,一个没有自由的民主社会,可以倒向一种民主的专制。这种专制,我们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了,那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他断言:“在此类社会中,是绝对见不到伟大的公民,尤其是伟大的人民的。而且我敢肯定,只要平等与专制结合在一起,心灵与精神的普遍水准便将永远不断地下降”。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