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披索動搖新興市場信心

劉憶如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

新興市場貨幣貶值、股市下跌的傳染性風險,終於在阿根廷近日的大幅貶值後,正式浮出檯面。8月原本已有許多危機的跡象,尤其土耳其里拉8月10日1日間貶值14.3%,全球股匯市隨即跟著震盪了好幾天;但8月30日阿根廷披索的重挫,卻終於以傳染的性質波及了其他新興市場。全球投資人對於新興市場的信心是否產生動搖?這是今年第4季最令人擔心的。

各國貨幣競相貶值

8月30日,為了對抗通膨及貶值,阿根廷將基準利率自45%調高至60%。這是繼8月13日,利率才剛自40%調高到45%後的再一帖猛藥。按理來講,下了這麼重的藥,應該多少有些效果;也就是說這麼高的利息,即使無法吸引資金流入,至少期待能夠把資金留住,以避免貨幣進一步的貶值。但是期待落空了,宣佈利率調高至60%之後,阿根廷披索延續前1天7%的貶值,更在8月30日當天貶值了12%,盤中甚至還超過20%。

因此,短短1天之內,阿根廷披索瞬間超過土耳其里拉,成為今年以來僅次於委內瑞拉的貶值幅度最大之新興市場;截至8月30日,土耳其里拉貶值43.92%,阿根廷披索則貶值了54.05%。(其實委內瑞拉今年以來兌美元貶值超過99%,但因情況太過誇張,已被許多投資人忽略且歸類為「另一個星球」的個案)。

阿根廷披索重挫後,幾個新興市場貨幣接連著幾天跟著重貶;包括俄羅斯盧布、南非鍰(rand)、印度盧比及印尼盾等。其中,南非鍰在9月4日時貶值至歷史新低,印尼盾在9月5日時貶值至20年來(1998亞洲金融風暴至今)最低;印度盧比亦同步在9月6日貶值至歷史新低;雖然這些國家也都有其各自的問題,但卻在同段期間競相貶值,顯示8月30日阿根廷披索重貶所引發的傳染效應,不容小覷。

類似於土耳其的是,阿根廷的債務亦多以美元計價,因此貨幣的貶值嚴重地增加債務的負擔。8月10日土耳其1天貶值14%,市場上除了驚心於貶值幅度令人聯想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泰銖之外,也憂心當土耳其外債高居新興市場第一、外匯存底卻為最後一名的情況下;土耳其里拉的貶值遲早造成債務無法償還的難題。但這個難題卻也是阿根廷今日必須即刻面對的,阿根廷目前的國家主權債務中,有80%是美元債務,換算成披索債務時,披索的重貶馬上造成債務的飆升。另外8月29日貶值7%、8月30日又續貶12%,這種破紀錄的貶值速度也導致外資快速逃離阿根廷資本市場。

對整體新興市場的信心動搖,其實也源於新興市場鉅額的外債。依據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以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債務已達3.7兆美元,不但沒有從2008年全球海嘯中學到教訓去減少債務,甚至還成長為10年前的兩倍;這些債務在美元升值、新興市場貨幣貶值的情況下,還債壓力的沉重;不堪設想。還好亞洲在這一輪中,債務雖然增加,但大多數是以本國貨幣(而非美元)計價;因此若風暴再起,震央應不會在亞洲。

台灣也遭池魚之殃

但即使震央不會在亞洲,仍令人擔憂的是,阿根廷此次在「對抗貶值」這件事情上,其實採行的都是「正確」的政策,例如大幅調升利率的緊縮貨幣政策、或是緊縮財政,以及向國際貨幣基金(IMF)申請500億美元的金援等;但阿根廷披索的重貶卻顯示這些政策都無法讓投資人安心。顯然,市場上對於資金流動性不足的疑慮,已超過對政策基本面的評估;因此,台灣雖離阿根廷很遠,狀況也完全不同,但池魚之殃;這幾天來亞洲包括台股連續重挫,究竟也都與之相關。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