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組織民族黨遭禁止運作:言論自由與國家安全之爭

陳浩天2016年出席一個支持香港獨立的集會,事後成為香港警方建議取締香港民族黨的其中一個理據。
陳浩天2016年出席一個支持香港獨立的集會,事後成為香港警方建議取締香港民族黨的其中一個理據。

香港政府周一(24日)刊憲宣佈正式禁止提倡「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民族黨被港府指控為「非法社團」後,任何人擔任幹事、成員、協助管理、集會、捐款等,都會被視為違法,可能會被判罰款或監禁。保安局表示,執法部門會開始處理有關團體的活動。

按程序,民族黨可以在30日內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提出上訴。被指是非法組織的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對BBC中文表示,暫時未能接受訪問。

他上個月應邀到香港外國記者協會演講時,中國外交部和香港政府均提出譴責,他在演講時稱香港受到中國「殖民管治」,香港只有爭取獨立才能實現真正民主。

政府說法

香港警方今年7月,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以「維護國家安全、公眾安全及公眾秩序」為理由,建議保安局長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是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引用相關條例──這條例在主權移交前,一般是針對黑社會及三合會組織。

保安局當時給予香港民族黨作出書面申述,並三度延長提交申述的期限。最後,民族黨在本月14日最終限期後3個多小時提交申述,理由是未能及時在公司註冊處索取資料。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一表示,他基於「國家安全」及「公眾安全」為由,決定禁止民族黨運作。

香港獨立成為當地近年示威活動中一個訴求。
香港獨立成為當地近年示威活動中一個訴求。

他說,香港民族黨自2016年3月成立以來,公開綱領是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並有4年計劃,分別中學及海外組織「宣揚港獨」,嚴重違反《基本法》。

雖然民族黨至今沒有實質暴力行為,召集人曾經指以非暴力抗爭形式爭取港獨,但李家超表示,民族黨之前也多次公開表示,可以武力或武裝革命等一切有效抗爭手段,爭取港獨,甚至呼籲支持者使用武力。李家超表示,這些事情不能當作「政治口號」。

他特別提到民族黨曾經公開宣揚仇恨中國大陸人,要建立「沒有中國人的香港」,威脅他人權利和自由。

李家超強調,他的決定經過「謹慎、小心、全面的」考慮,不單是考慮民族黨的部分言行,還考慮到黨的整體計劃和目的來作出決定。

李家超表示,明白香港市民對結社及言論自由的關注,但「自由受法律限制」。

民族黨:「港獨」是香港未來一個選項

陳浩天上月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示,一早預期組織會遭禁止,因為港府也早已明言要壓止港獨。

他預計,其他沒有明言「港獨」、只是提倡「自決」的組織,也可能被禁,例如學運領袖黃之鋒所屬的香港眾志,也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被針對的目標。他相信,被禁的組織會愈來愈多。

他重申,自己組織是要向香港人提出,「港獨」是一個選項,但「香港已經不再容許可以討論港獨」。

陳浩天在是否暴力抗爭的議題上曾作出不同的表態,他在2016年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香港未必需要武裝起義,但如果其他方法都行不通時,「武裝革命是最後一個途徑」。

上個月,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午餐會上表示,自己和民族黨譴責暴力,從未提倡、亦不支持暴力。

民族黨目前在香港不算主流政黨或組織,根據民族黨公開的警方文件顯示,警方估計民族黨約有30至50名黨員,唯一最大型的活動是一個有逾千人的集會。

香港中文大學去年有學生在校園掛出"香港獨立"的橫幅,引來爭議。
香港中文大學去年有學生在校園掛出"香港獨立"的橫幅,引來爭議。

劉銳紹:當局做法或適得其反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BBC中文表示,目前香港大部分人不接受或反對獨立,當權者是用「反港獨」的部分民意去創造先例,用現行法例去禁止不利官方的社團,方便日後用作打壓其他民主黨派。

劉銳紹認為,這種打壓的做法長遠只會「適得其反」,因為會被視為「打壓民主」,令更多人同情「港獨」,立場由「反對」演變成「不反對」,反抗思潮反之擴大。

劉表示,北京不是不知道這種愈打壓愈反抗的可能性,相信建制派及政府中人,也有向北京反映,但北京的思維「封建」,認為「要將任何不穩定的因素,都要扼殺於萌芽狀態」,對於影響其政治生命的事情,不會輕易被說服。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