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作者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播放日期 07-09-2018 更改时间 07-09-2018 发表时间 02:21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网络照片
【法国思想长廊 】 :[提要] 托克维尔认为,在美国,多数对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但是,他又极为睿智地指出,多数并不具有绝对的无上权威。如果多数的权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会引起立法与行政的不稳定,甚至造成祸端,因为无限权威是一个坏而危险的东西。

问:多数原则是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为什么托克维尔会对这个原则不放心呢?

答:这正是因为我们在上一次所讲到的,托克维尔对自由的热爱超过对民主的热爱。我们可以说,民主反映的是制度层面的东西,自由反映的是价值层面的东西。民主可以凭借多数原则而实施,自由却体现个人意志和选择的价值。托克维尔认为,在人间,不管你是多数还是少数,你都不能有无限的权威。他说:“人世间没有一个权威因其本身值得尊重,或因其拥有的权力不可侵犯,而使我愿意承认,它可以任意行动而不受监督,和随便发号施令而无人抵制。当我看到任何一个权威被授以决定一切的权力和能力时,不管人们把这个权威称作人民还是国王,称作民主政府还是贵族政府,这个权威是在君主国行使,还是在共和国行使,我都要说这是给暴政播下了种子”。托克维尔的意思是很明白的,一种权力只要它不受限制,它就必然会侵犯人的自由。他多次拿法国的情况和美国的情况作比较,“多数的暴政”这个提法,是他在考察美国民主制度时,反思法国未来制度的建设。因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极端派以公意之名行使的人民主权,是实实在在的多数的暴政。托克维尔最爱的曾外祖父马勒泽布死于断头台,他的父亲埃尔维也差点上了断头台。这在他心头留下了太深的创伤。而我们这以一代人都亲身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中那种登峰造极的多数的暴政,它被称为“群众专政”,它的规模被形容为“红海洋”,它的施行主体叫“广大革命群众”。

问:那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的制度有没有可能来防止多数的暴政呢?

答:当然有这个可能。托克维尔指出,在美国存在着多数暴政的同时,也指出了美国的制度有防止这个暴政的可能。托克维尔在论述多数的暴政的时候,引用了美国国父之一,联邦党人麦迪逊的一段话:“如果罗德岛州脱离联邦而独立,则其以人民名义在极其有限的土地内,进行统治的权力的不牢靠性,必将因多数的暴政而证明这种完全脱离人民的权力,正是由那个需要这种暴力的多数,迫不及待地弄出来的”。他还引述了杰弗逊的话:“立法机构的暴政,才真正是最可怕的危险”。正巧,我可以讲一段历史事实,就是罗德岛州的多数民众,怎样通过立法机构,推行了一项祸国殃民的政策。它完整地体现了多数原则如何成了多数的暴政。

问:好,这很有意思。我们来看看多数的暴政是怎样出现的,怎样危害社会。

答:美国独立战争后,面临许多债务要偿还,但是许多欠债的人手头没有足够的现金还债。于是有人提议,要罗德岛州议会通过一个法案,加印纸币来供人还债。也就是现在中国人最常听到的一个说法,货币灌水。本来州议会中有人懂得金融,说这根本是个骗人的法子,反对这样做。偏巧赶上1786年议会选举,于是广大群众,多是些有债要还的农民,就投票把那些赞成印钞的人选进议会。结果议会中主张印钞的人成了多数,印钞法案就顺利通过了。但是纸钞是印出来了,可商人和债权人拒收,因为他们知道,那不过是叫做钱的一堆废纸。这钱没人要怎么办?反正议会多数在手,再通过法案就是了。于是又通过了一个法案,强迫商人接受纸钞,否则要罚款。公职人员还要撤职。还规定负债的人,可以把纸币交给法庭备案,等于债务已清。这实际上是个让抢劫合法化的法案。这时,就出了一个案子,史称“特莱维特诉威顿案”。一个叫特莱维特的木匠用新印的纸币去找一个叫威顿的肉铺老板买肉,这个威顿不收纸币,结果特莱维特就把威顿告上了法庭。那时候罗德岛的司法不独立,由多数选出的议会有罢免法官的权力,这是施行多数暴政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多数可以干涉司法。法院开庭的那一天,人潮汹涌。大家都想知道,违反了纸币强制法案会是个什么结果。代表两造的律师,是罗德岛最棒的律师。被告的律师范努并不去争辩他的当事人违反了纸币强制法是否犯罪,而是指出法庭所依据的法案本身就有问题。它不符合英国传统的普通法,因为它规定此案受理不受最高法院复审,也没有经由陪审团审理。结果,法院顶住民众的压力,宣布这个经议会多数立法的法案无效。只是法院所依据的理由,是这个案子不应该由这个法庭审理。当然广大群众怒了,议会甚至扬言要弹劾法官。听友们现在可以明白了,为什么杰弗逊说,立法机构的暴政才是最可怕的危险。因为罗德岛的立法机构是依据多数原则确立的。

问:那这个时候就要看法官的了,看他们能不能顶住。

答:对,立法机构可以凭借多数来罢免法官,但这些法官要求,罢免他们必须要通过一个专门的合法的裁决机构来听他们申诉。也就是说,司法机构断然反对立法机构凭借多数的专权来干涉司法。他们要捍卫法律的尊严。法官说,司法机构的判决,只对上帝和法官的良知负责。我在这里讲这个案子讲得尽量简单。其实它是个很复杂的案子,有兴趣的听友们可以读林达女士的著作《如彗星划过夜空》,这是一部极好的介绍美国宪法制度和司法制度的入门书。我们下次再来讲托克维尔是怎样分析对多数暴政的预防和反抗的。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