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上星期五,萬眾矚目的新一輪懲罰性關稅沒有出現,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在Twitter或其他場合公佈落實對二千億美元中國出口貨品徵稅,美國貿易代表處也沒有任何公佈。然而,沒公佈徵稅清單不意味中美貿易戰正在緩和或有轉機。相反,由於中國財政部大幅增加對近四百種貨品的出口退稅,變相為中國出口貨提供補貼,此舉大有可能被特朗普政府視為「反擊」行動,令美方加大對中國的壓力。

落實「美國優先」 特朗普難跪低

事實上特朗普同一天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正計劃向額外2,67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至於二千億元的徵稅方案則可以在短時間內啟動。若果特朗普真的像過去大半年的貿易戰那樣說做就做,意味美國將總共對5,17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懲罰性關稅,比中國去年對美出口總額的5,050億美元還要高。也就是說,特朗普政府將對全部中國出口貨徵稅,影響不能說不巨大,而憧憬貿易戰有轉機的人肯定大失所望。

中美貿易戰難有轉圜餘地原因甚多。首先,中國政府高層表明在貿易戰不會退讓,打必還手;未來即使中方再派部長級官員以至習近平親信劉鶴出馬到美國談判也不管用。正如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所言,中方在貿易問題上並未達到美方要求,繼續不退讓的話雙方不可能談得攏。

至於美國總統特朗普backdown的機會只有更低。一方面,「美國優先」是特朗普的選舉承諾,也是他穩住選票基本盤的獨步單方。要落實「美國優先」,必須令貿易對手向美國退讓特別是收窄貿易逆差才算數。中國是美國最大貿易夥伴,也是最大的貿易逆差來源,過去幾年每年逆差超過三千億元,比第二、三位的墨西哥、日本高一大截。若果特朗普不能令中國政府改變現時的貿易不平衡,大幅開放市場讓美國商品及服務進入,他的所謂「美國優先」政策登時破產,難以向支持者交代。

此外,特朗普現正面對巨大的政治壓力,「通俄門」調查越來越入肉,他以往的親信一一被調查起訴,彈劾呼聲開始響起;再加上近幾天政府內部傳出種種不利不穩消息,有懷疑是內閣官員的高層在《紐約時報》撰文狠批特朗普施政混亂,還披露有部份官員刻意抵制特朗普的不合理施政。彈劾是否成事還得看中期選舉的結果如何,但政府內部有人不服從特朗普的指示或做法形同摑他的耳光,令他的「強人」形象受到損害。為了顯示自己仍大權在握,特朗普必得在其他方面、其他政策爭取表現及成果。若能在貿易戰中迫使中國讓步,就可以證明特朗普誰也不怕得罪。他怎麼可能半途而廢,空手而回呢?

料逼日圓升值 戰線擴至日本

更何況特朗普在貿易戰方面不但沒有鳴金收兵之意,反而準備擴大打擊面。就在各方觀望二千億徵稅清單何時出台之際,《華爾街日報》高層引述與特朗普的對話,指出他個人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雖有良好關係,但對美國與日本之間的巨大逆差甚為不滿,將會出手解決;他還強調一旦日本知道將要付出甚麼代價時,安倍與他的友好關係就可能煙消雲散。

從這番言論可見,特朗普把貿易戰擴散到日本已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何時出手及採取甚麼手段的問題。不少人估計其中一招可能是逼日圓升值,就像八十年代中以「廣場協議」(Plaza Accord)逼日圓升值以削減美國貿赤一樣。美國對日本發動貿易戰對中國雖然沒有直接影響,但說明特朗普以貿易戰推進美國利益的大政策不變,並且不斷加碼。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下期望中美迅速解決貿易糾紛實在不切實際。

當前美國只不過對500億美元中國貨品徵稅已令中國出口、製造業受到打擊,整體經濟出現放緩迹象。若特朗普真的對全數5,000多億中國出口貨徵稅,對整個出口及製造業的影響肯定以十倍計;若計算大批工人因此失業所造成的信心、實質損失,到今年第四季中國經濟勢將進入寒冬,香港也難以倖免。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