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陷入全面對抗的邊緣

特朗普要將對中國的貿易戰變成消耗戰,企圖打垮中國挑戰美國的能力,北京斷然拒絕談判,也以牙還牙,放棄不對特朗普口出惡言的原則,在白皮書中列舉美國霸權和單邊主義的種種劣行。

美國從九月二十四日開始實施對二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十的懲罰性關稅,中國以牙還牙,也對美國數以百億計的商品徵收相同的稅,並在關稅生效後一個小時,公布《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內文表明北京不會在關稅威脅下和美國再開貿易協商。這樣一來,美國方面期待的中國副總理劉鶴到訪華盛頓重開談判的協商徹底破局。北京或許解讀到特朗普中期選舉結果未必順暢,所以關閉了中期選舉前跟美國進行談判的大門。

特朗普的反制也勢在必行,華盛頓不僅要對其餘二千六百億美國的中國商品徵稅,更有美國媒體在二十四日透露匿名白宮人士消息,指特朗普將推出更大規模的「制華」措施,即聯合白宮、財政部、國防部、商務部等府會機構,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導下,全面「揭露」北京如何通過惡意的網絡攻擊、干預美國各級選舉、竊取知識產權等方式,堵住北京的攻擊和緩解美國國內企業界和農業部門對對華貿易戰的反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甚至揚言,美國政府不會在貿易戰中讓步,並自信地認為美國最終將獲得勝利。特朗普則說中國每年從美國賺取五千億美元,關稅戰「只是開始」。

北京白皮書和華盛頓的「極限施壓」威脅,非但堵上了美國華爾街代表通過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談而打開一點的談判大門,甚至把中美貿易戰擴大到了更廣泛的對抗領域,因而中美已經走向全面對抗的邊緣,「修昔底德陷阱」之說也再度浮現。

中美軍方之間也出現了嚴重的摩擦。美國國務院九月二十日宣布對中共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中將進行制裁,內容包括美國政府不會再許可李尚福因公或者因私訪美,也不允許李尚福和家人在美國銀行進行任何金融活動,凍結在美國控制範圍內的財產和利益,李將軍甚至被禁止持有美國簽證。制裁的原因是裝備部在二零一七年底和今年初從俄羅斯購買了十架蘇三十五戰鬥機,以及一批S-400型地對空導彈,違反了美國在二零一七年八月頒布的《反擊美國對手制裁法案》。李成為首位遭到外國制裁的中國將領。

中方對美國的制裁表達震驚和憤慨,並進行反制,立刻召回在美國參加國際海上力量研討會、並在會後計劃訪問美國的海軍司令沈金龍,推遲九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第二次會議。

其實中美就貿易戰的幾輪談判已經讓中美陷入了新型的經濟冷戰,如今又破壞了中美軍方之間的信任關係,使中美之間的整體氛圍變得更加惡劣,可能為中美兩強之間的軍事熱戰埋下伏筆。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美關係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今天這樣的惡劣環境。無論是中美關係的「黃金時代」,還是倒退或者波折的短暫時期,中美兩國一直因為不斷互融的經貿關係,而得以維持「鬥而不破」的基本局面。兩國雖然沒有達成携手推動「全球治理」的目標,但彼此都認同這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不輕易打破這種關係的微妙平衡。

然而,隨著貿易戰的惡化,北京已經體會到,特朗普執意將貿易戰擴大,已經不單單是一個精明的商人要解決「貿易逆差」、為「美國優先」帶來更多的金錢資源,也不單單是為了在美國中期選舉中拿到助選的好材料和優勢,而是要把貿易戰打成對中國的消耗戰,在經貿、軍事、知識產權、網絡新經濟、地緣政治等全方位與中國這個「戰略競爭對手」抗衡,徹底打垮中國挑戰美國的能力,保證美國維持在冷戰後確立的「單一超強地位」,北京輿論甚至將中美之爭定位成「決定中華民族前途的競賽」。為此,北京不但斷然拒絕了「槍口指在腦袋上」的談判,也以「以牙還牙」的反制裁方式拒絕了特朗普逼迫中國簽下「城下之盟」。不僅如此,中國也開始放棄不對特朗普「口出惡言」的原則,在白皮書中一一列舉特朗普政府「霸權」和「單邊主義」的種種劣行,表明中國要抗戰到底的決心。

與特朗普不和的《紐約時報》明確點出「美國敵意全面來臨,中國面臨嚴重挑戰」,美方甚至在聯合國大會期間,在紐約召集與歐盟、日本的第三度三方會談,探討在經貿上「圍攻中國」的可能性。可以這樣說,如果中美首腦在十一月底的二十國峰會中不能「一談扭轉乾坤」,或者連雙邊會談都無法達成,那中美關係的全面惡化勢在必然。

北京把是和是戰的時機拖到美國中期選舉之後,在特朗普的支持州大打廣告,顯然是希望中期選舉的結果能夠扭轉局勢。但北京必須未雨綢繆,為中美走向攤牌的邊緣做好準備,除了貿易戰之外,南海問題和台海危機都是戰爭熱點,隨時引爆中美全面對決。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