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與中國:關係改善醞釀「百年變局」

Türkiye Çin bayrakları

最近土耳其里拉暴跌,造成這個歐亞古國"元氣大傷"。在與美國關係日漸冷淡的情況下,土耳其官民正積極向擁有豐厚資金的中國靠攏。兩國關係是否進入新的蜜月期?

土耳其經濟危機為中國提供了新的機會,北京力爭打造新經濟圈,對開拓該國市場表現出積極姿態。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土耳其和中國幾乎同時在新的世界經濟版圖上崛起。一個是"金磚四國"之一,一個是"薄荷四國"之一。但中國的經濟崛起在體量、深度和影響上都遠超土耳其。2011年,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6年,土耳其成為全球第十八大、中東第一大經濟體。

中國和土耳其都曾有威震世界的帝國歷史,在新時代裏兩國領導人都試圖恢復自己昔日文明的輝煌。在全球經濟一體化時代,它們首先找到的是契合的經濟發展目標,這使得雙方將分歧和差異置於次要地位。

特別是在目前全球經濟金融形勢的大變動中,兩國都受到美國貿易戰的壓力,尋找互惠互利的經濟共同點。

經濟危機和中土經貿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土耳其展開貿易戰、對土耳其鋼鋁大幅徵稅,土耳其近兩年就開始不斷貶值的里拉兌美元匯率又閃崩20%(2018全年下跌已約40%)。土耳其里拉大幅貶值的同時,是連續數月高達兩位數字的通貨膨脹率,失業、債務率不斷攀升,一場經濟危機的風暴來臨。

土耳其官員表示:"美國有可能失去土耳其這個盟友。"BBC土耳其語部記者卡薩波格魯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指責西方對土耳其發動"經濟戰"的同時,將中國視為替代西方的一個新盟友。

在土耳其經濟危機之際,中國送來"大禮包":中國工商銀行將向土耳其提供總值約36億美元的借貸額,用於能源與交通基建等建設。這也正符合埃爾多安總統要求外債多元化的要求。

埃爾多安強調土耳其要 "與伊朗、俄羅斯、中國以及一些歐洲國家建立新的經濟盟友關係。"

土耳其早已授權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以及英國的匯豐控股確定在2018年內發行熊貓債券的可能性。熊貓債是指國際金融機構在華發行的人民幣債券。如果熊貓債能成功發行,那將意味著土耳其將獲得首批非美元資金來源。

"政治意義"

今年7月"金磚五國"峰會在南非的約翰內斯堡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今年7月"金磚五國"峰會在南非的約翰內斯堡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中國工行標凖銀行的經濟學家Helena Huang對BBC土耳其語部表示:"金融市場會將熊貓債券認作土中兩國高層發展雙邊經貿經濟關係的一個政治動作。"

在中土高層推動高層經貿金融推動的同時,中土在交通旅遊等其它領域的合作也在全面展開。

中國宣佈2018年為"土耳其旅遊年"。土耳其駐北京大使歐南表示,預計今年中國赴土耳其遊客人數超過40萬人創歷史最高紀錄,並預測近期可能會實現100萬中國遊客的目標。

BBC土耳其語部說,中國南方航空公司也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恢復對土耳其的直飛航班。

"一帶一路"

近兩年來,隨著中國在國際政經地位上升,同時土耳其加入歐盟努力受挫,土耳其更積極重視與中國的關係。土耳其希望發揮其橫跨亞歐大陸的獨特地理位置,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交通連通發展經濟的戰略不謀而合。

土耳其外長表示願成為"一帶一路"上連接歐亞的橋樑。

土耳其原有建設該國橫貫東西的、東起卡爾斯(Kars)西至埃迪爾內(Edirne)鐵路的"中間走廊"的設想,但重大的基建項目受到資金製約。現在這條鐵路已經成為該國融入"一帶一路"的重要項目。

此外,中國中遠太平洋航運公司已經擁有了土耳其第三大港65%的股份;中國電信設備公司華為也將和土耳其電信合作5G互聯網項目,其他包括電商等領域的項目也都在雙方考慮之中。

土耳其政治東傾?

2018年9月,土耳其官方的中文網站TRT引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說:"土耳其被邀請參加俄羅斯和中國舉行的東方-2018(軍事)演習。"這番談話之意,不言而喻。

這次俄軍舉行的演習中國和蒙古僅是參與其中。但因為演習規模是冷戰結束以來最大一次,備受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等西方國家關注。而土耳其作為北約成員國受到邀請,還被土耳其總統談論,意味深長。

不過,土耳其過去60多年是美國西方的盟國。土耳其也是唯一一個即使穆斯林國家,又是北約成員的國家,土耳其與西方軍事關係深厚。作為一個深受西方影響、又希望加入歐盟的國家來說,土耳其與東方的隔閡深遠,種種矛盾也不是一朝一夕即能消除。

歷史上,發源於中亞地區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在鼎盛時曾是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疆土近800萬平方公里的大帝國,但在一次大戰中與德國為伍滅亡,帝國崩潰,土耳其僅保住小亞細亞本土近8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但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文化遺留影響卻沒有僅局限在土耳其。

中土歷史和新疆問題

19世紀歐洲民族主義興起時期,沙皇俄國出現的泛突厥主義主張所有操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聯成一體,組成一個有奧斯曼土耳其蘇丹統治的大突厥帝國。泛突厥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都得到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民族主義者支持,並將有關主張和影響傳播到中亞等地,包括新疆。忠於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阿古柏軍隊也一度佔領過新疆特別是南疆大部地區,但被大清帝國將領左宗棠擊敗。

在清末中國內地知識分子紛紛前往歐美日本留學之際,新疆不少知識分子則前往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統治下的埃及、土耳其和阿拉伯地區留學。他們回到家鄉後,給新疆帶來廣泛的泛突厥文化影響。中共建政後,很多泛突厥文化主張者逃亡土耳其。

全球經濟一體化給土耳其帶來衝擊的結果是多重的:一方面,該國精英集團秉承推進當年國父凱末爾努力建設現代化世俗國家的努力,借區域經濟融合要求加入歐盟;另一方面,傳統的伊斯蘭文化重新復興,希望重新復興傳統秩序與道德。泛突厥主義借此重新找到發展的社會基礎,在涉及與土耳其文化同源的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問題上,土耳其很多社會輿論從宗教角度予以支持,包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曾在被北京認為是"新疆7.5暴亂事件"上批評中國。

但隨著聯合國和西方國家對試圖通過暴力手段在新疆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極端宗教組織定性為恐怖組織後,加之土耳其政府長期堅持務實的外交政策,國內世俗主義對極端宗教壓制,新疆問題並未成為中土關係近十多年發展的重大障礙。

特別是隨著中土經濟關係的日漸密切,土耳其官員多次承諾要 "消滅"在土耳其境內的"反華"力量。2017年,土耳其外長恰烏什歐陸甚至表示,"土耳其承認一個中國政策,決不允許在土耳其和地區出現反華行動。"

土耳其在與美國關係日漸冷淡的情況下,中國和土耳其的經貿與外交關係不斷改善。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