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宜兰染和扶轮社的现实追求透视虚构外交里的混乱风险

花样宜兰染展览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开幕,2018年9月14日LIN Zuqiang , RFI

(法国文艺欣赏/法广RFI 安东尼)蔡英文团队看到、了解到台湾各地方产业与地方政府的实际需要,真实的呼声,提供具有象征中央政府支持的措施,这次为花样宜兰染在驻法国代表处内举办展览和时装发布;但同时又通过驻法国台北代表吴志中在展览开幕发表讲话时用驻法“大使馆”这样的表达来替换“驻法国台北代表处”这个有严格的制度和规范意义的台法之间合约性的正式表达。

把驻法国台北代表处公开定义为驻法“大使馆”的现象,很容易被解读成不惜违反和冲撞法国国际关系和外交相关规定来配合蔡英文团队岛内的政治需求,它让我们看到的是蔡英文在外交领域的虚荣,换句话说,把她的团队想得到,但并没有真正得到的国际尊重和外交地位,虚构成可以让雾里看花、不明原理的人群信以为真的现实。

这种做法所引起的可预见的台北与巴黎关系的紧张,在岛内很可能被再挪用、再利用到为选举服务的不符合国际规则,但迎合民粹里的情绪再造需要的浩浩荡荡的南辕北辙雾里看花中去。这种正在成型的混乱风险因子在11月24日台湾举行的县市长,议员,乡镇市长,村里长九合一选举之前,在巴黎出现,成为这个周末巴黎和多维尔市的两场活动給我们的明确提示。

台湾在巴黎举办的官方文化活动, 台湾官员参与在法国举行的国际性社团活动,向观众表达什么样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对象是谁,是国际社会,法国人还是在岛内的台湾人?是法国政治家还是台湾政治家? 这个周末(9月14日和15日)在巴黎和多维尔市的两场活动給我们有意思的提示。

在巴黎的活动是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内举办的宜兰染展览,从内容和背景里可以看到中国大陆民俗的深刻影响,从过程中可以看到宜兰在文化和经济层面的双重考虑。

染色工艺家陈景林教授到中国大陆彝族、傣族、苗族等聚居的地区进行了为期十年的考察,了解当地的天然动、植物染色材料和这些少数民族的扎染、蜡染和媒染等历史悠久的手工艺的结合。之后,陈景林到台湾宜兰,在那里研发扎染、蜡染与宜兰特产的动、植物天然材料的结合,同时尝试不同造型艺术专业的人才与天然染色工艺相结合,逐渐推动大陆西南地区的老工艺移植宜兰后因地制宜老树新枝一般的发展。

这种工艺的传承性移植得到了台湾宜兰县政府和宜兰旅游业界的重视。他们首先看到陈景林教授的精湛业务,更注意到宜兰本身曾经辉煌过的天然染织业,锁定仍然在经营但规模已经被当代科技带动的新型染织业挤压到没有能见度的老工房,发展他们与大陆的民间染色工艺兼容并蓄的宜兰染色,往文化附加值产业上,往经济价值上开发潜力,同时研究与宜兰的传统的温泉旅游相互扶持,创造更多的宜兰旅游的地方特点;尝试让宜兰染象世界各地其他地方名特产那样,在当地把地区品牌和工艺家品牌结合起来,通过国际能见度的扩大,开发世界各地的市场兼容度。宜兰文化局扶持一种可操作的推动地方新经典的愿景。

宜兰的两任文化局长,现任的李志勇与卸任的林秋芳相互配合,邀请在法国有丰富政商交流经验的前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担任高级顾问,聘请熟悉法国的设计师许艳玲女士将宜兰染布料用在时装发布上,拿到巴黎的 Who’s next & Première classe 国际时尚沙龙上給世界各地的店家采购买手和流行趋势调研机构看,先入为主,潜移默化,为宜兰染在国际和地区的开发打基础。

李志勇领导的宜兰文化局和宜兰染工坊发展协会想到9月15日和16日是法国的遗产日周末,有很多法国人会去参观驻法国台北代表处的老建筑,这是一个契机,他们主动向刚刚到任的驻法国台北代表吴志中申请在代表处办花样宜兰染展览,很快得到了吴志中的回应和支持,促成了让更多的巴黎人在这个周末看到宜兰文化。

在艺术上,驻法国台北代表处里的花样宜兰染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利用宜兰天然的动植物资源和扎染、蜡染等从大陆与世界其他地区引进的外地老工艺的在地化传承吸收所打造的宜兰特色的布料,更让我们看到宜兰染在纹样和形式上对中国山水国画,对欧美现代抽象艺术通过蓝靛、茜草、胭脂虫这些染料的演绎。实际上, 陈景林早年求学的台湾师大美术系就有一大批从中国大陆移民到台北的教授。与欧美现代抽象艺术和日本艺术一样,大陆民国时代美术的传承在今天的宜兰染纹样上也留下了痕迹。

怎么解读这次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里举办的花样宜兰染展览 ? 仔细看,信息是很明显的。

首先是台湾当代文化里中国大陆文化的根基。台湾的当代文化,无论如何突出地方特色,都和台湾近现代的历史渊源交错纵横,都和大陆的影响水乳交融。这种渊源、这种影响,深深地印刻在人民经济和文化生活的传承和发展里,不由分说地独立于阶段性的政治愿望与口号。

第二,人民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找各级政府支持文化附加值建设。这个附加值既有大陆传承的、移植的,也有本地发展的。 宜兰地方政府支持人民的心声,他们找中央政府帮忙配合,从国际能见度、地方产业转型、多产业相互配合扶持、文化区块链等策略的相辅相成上,寻求中央政府在各种可能里提供支持,为民生造福。

第三, 一方面蔡英文团队看到、了解到地方产业与地方政府的实际需要,真实的呼声,提供具有象征中央政府支持的措施,这次为花样宜兰染在驻法国代表处内举办展览和时装发布;但同时又在这样的场合通过驻法国台北代表吴志中在展览开幕发表讲话时用驻法“大使馆”这样的表达来替换“驻法国台北代表处”这个有严格的制度和规范意义的台法之间合约性的正式表达。

这种落差不像是因为具有政务次长官衔的吴志中代表刚到巴黎任职,对法国国情不熟悉而产生的。因为他給法国媒体的文字稿, 换句话说,給法国人读的材料,用的是符合代表处地位注册法律规范的“驻法国台北代表处”这样的表达。但他在讲话的时侯,把所有的“驻法国台北代表处”改成了“大使馆”。

很显然,吴志中代表讲话的对象是台湾岛内的人,而不是法国政府和法国社会。因为法国和台湾没有外交关系,法国外交部和台北之间有明确的非邦交关系的礼宾原则和惯例。台北代表在法国使用驻法国台湾“大使馆”的提法不会被法国政府接受,这是违规的。但在没有任何法国官员在场的情况下, 給人们的印象是,吴志中特别要讲給蔡英文团队听的,他要表现給蔡英文团队看。

这会让我们提出假设性疑问,吴志中代表是不是希望通过这种特意违规来配合蔡英文团队里一部分成员不考虑实际国际规则,却策略性地运用戏剧化舆论冲突的民粹技术来制造、调动和引导选举中临时性的、突发性的、潮水般的民意 ?

基层的务实和高层的务虚,民间的实体经济艺术附加值的创造力和官方的张口即来的虚构“大使馆”的政治配合力,是我们从周末花样宜兰染展览中的各种线索里找到的有根据的、有语境的现象性的纪录,本源性的假设;我们需要通过配合其他的线索来进一步考察。

15日下午,我们在法国多维尔市举办的扶轮社国际代表大会上看到蔡英文政府在接连失去邦交国的时刻,在非邦交国法国,对于給自己面子,但冲撞台北和巴黎在双边关系上相关约定,追求一厢情愿,与事实完全不符的虚构外交地位的同时,对台湾民间务实性的国际交流的敏感和参与。

扶轮社是一个大规模的跨国交际社团,成员多数为社会经济地位相对比较高的中产和中产以上人士, 它在台湾的发展既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也有强大的分会群的高人气。台湾的扶轮社成员黄其光曾经担任过国际扶轮社的社长。前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退休后,热心推动包括扶轮社在内的台湾民间社团与国际社团的经济和文化互动,他认为让台湾年轻人和各国年轻人交朋友,促进互访,可以像播种一样,为未来的可操作性经济与文化国际合作打人力基础。吕庆龙与吴志中应扶轮社前法国会长施龙医生的邀请出席了多维尔扶轮社的国际年会,受到了高规格的礼遇,吴代表发表礼节性致辞。席间,法国大提琴家问吴志中,是不是可以与台湾的音乐平台合作,吴志中请他尽快和驻法国台北代表处里的巴黎台湾文化中心联系。

法国国防部所属的理工大学的一位博士生在晚宴中被安排到与吕庆龙和吴志中一桌。他介绍说,他运用新的数据模型,通过对历史上美国,英国和法国各国战争中各种因素的再分析,研究战争起因分析的新方法。他会将新方法用到当代地缘政治中,了解特朗普等世界领袖与未来世界新战争之间的关系。

扶轮社的活动是民间互动,不具备官方色彩。驻法国台北代表处现任代表和前任代表,在与法国非邦交关系的框架里,参与民间活动,他们面对的是民间社会里务实的文化交流和军事学术交流的线索。

扶轮社的这些线索和花样宜兰染里的线索是呼应的,是台湾民间社会、县市级别的地方政府在对国际上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开拓型摸索里,在台湾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出现的一环扣一环,系列的,可持续的互动。

但是把驻法国台北代表处公开定义为驻法“大使馆”的现象,很容易被解读成不惜违反和冲撞法国国际关系和外交相关规定来配合蔡英文团队岛内的政治需求,它让我们看到的是蔡英文在外交领域的虚荣,换句话说,把她的团队想得到,但并没有真正得到的国际尊重和外交地位,虚构成可以让雾里看花、不明原理的人群信以为真的现实。

蔡英文团队的这种虚构与岛内现实政治的双轨运行,不真实的外交标签与真实的人民福祉追求齐头并进的当代台湾对外关系的花样组合,与宜兰染一样来源复杂,层次丰富。

宜兰染在赏心悦目中让人看到美好的经济前景,扶轮社让我们看到的是没有足够官方空间的台湾中央政府在民间跨国团体中探索有利于人民福祉的可持续的交流合作契机。

为配合岛内蔡英文团队,吴志中代表在巴黎屡屡提到的很虚荣的,但又确实是无中生有的“大使馆”让人预感到台北与巴黎关系的节外生枝。这种因为台北来的高级官员的公开违规,单方面改变驻法国台北代表处名称的做法所引起的可预见的台北与巴黎关系的紧张,在岛内很可能被再挪用、再利用到为选举服务的不符合国际规则,但迎合民粹里的情绪再造需要的浩浩荡荡的南辕北辙雾里看花中去。这种正在成型的混乱风险因子在11月24日台湾举行的县市长,议员,乡镇市长,村里长九合一选举之前,在巴黎出现,成为这个周末巴黎和多维尔市的两场活动給我们的明确提示。

响应宜兰等地方政府要求,响应扶轮社要求而推动的民间国际互动的根本目标是“造福民生”。我们看不到岛内的混乱风险对“造福民生”有什么样的积极影响。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