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浮沉:習總的計劃經濟算盤



鍾情於亮劍的習近平無法抵擋狂人總統特朗普一浪接一浪的攻勢,況且國內經濟毫無起色,習大大雖然繼續在金融領域「量化寬鬆」以保住國庫,另方面向非洲各國大撒幣來粉飾「萬邦來朝」的形象,但北京內外交困,黨政部門瀰漫着一片風雨欲來、牌局將盡的暮景殘光。

北京消息透露,一向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大表面上信心十足,這位只有初中程度的「人民帶路人」一生信奉毛主席的教誨,遇到他上任以來最險惡的時刻便條件反射地向毛澤東思想取經。他最近在一個內部會議上指出雖然「老美忘我之心不死」,但充滿「四信」(道路、理論、制度與文化自信)的中共絕對可以迎難而上,「大不了恢復計劃經濟」。習更吹噓中國經濟勝在有大型國企支撐,它們不只是交稅大戶,而且隨便一個巨無霸央企便養活十多萬員工。習總更強調「保住央企中共便可以度過難關」云云。

恢復計劃經濟的表徵之一是國進民退加強版。過去數星期在知識界爆發「私營經濟應否離場」的爭論明顯是高層發動的,目的是引蛇出洞,方便有關部門鞏固姓黨的輿論陣地和壓制不同的聲音。其實為數眾多的黨政幹部、企業家與知識分子都反對習近平徹底背棄鄧小平以市場為主軸、鼓勵私營與外資經濟的理念。但計劃經濟有助大獨裁者弄權,之所以習總雖然不懂金融與經貿,但他上台後便強調「頂層設計」以防止經濟決策犯「顛覆性的錯誤」。所謂顛覆性的錯誤是削弱中共與其「永遠核心」權力的自由派思想。

當然,箝制私營經濟基本上牴觸憲法和保護私有財產與尊重國民經商的相關法規。十九大後習總大權在握,便命令黨政部門把「信得過的幹部」安插進一系列利潤豐厚的私營企業。一方面習總利用這個機會打擊政敵。例如安邦集團的「後台老闆」鄧小平家族與陳毅家族都經常批評習總倒行逆施的政策。二方面習總視富可敵國的阿里巴巴、騰訊等大集團為肥肉,在國家財力風雨飄搖之際,國庫更有理由向這些「千億大戶」分一杯羹,使國家有彈藥應付貿易戰帶來一系列包括出口企業崩潰與大量失業工人的危機。

短時間可發揮維穩作用

比打壓民企更嚴重的是習總要親自指揮如何支配國家資源的分配。計劃經濟雖然已被蘇聯與毛澤東時期的劣績證明是死路一條,但在非常時期卻有可能發揮維穩的作用。國內地方銀行的負債率高企,不少由市、縣級政府擔保的融資平台與關係戶企業所發行的債券相繼爆煲;同時樓市的泡沫早超過警戒線,房產與相關金融機構硬着陸可能導致數萬家企業倒閉與世界級的負資產潮。這一連串危機更可能引發銀行擠提以及以千萬計的金融難民上街鬧事。但習總卻指出:我們有軍隊、公安等雄厚武裝力量壓陣,銀行有武警把守便不會發生擠提,不滿的民眾既不能上街遊行亦無從把錢轉換美元偷運出國。

計劃經濟嚴重扭曲市場運作,但起碼短時間可讓習總對付頭號敵人美帝。假如美方對中國貨徵收25%的關稅,中國政府可以通過超額補貼挽救出口業。美國抵制中國高科技產業,國務院與解放軍可以加倍遞增開發科研的經費!中方更容易打擊特朗普票倉的好幾個美國農業州分,例如不買大豆與其他關鍵農作物。其實國務院已經擬定清單方便進口商從不同國家購買過去依賴美國供應商的物資。當然,從別的國家進口的貨物價錢可能更貴、品質可能更低,但這些蟻民的顧慮習總當然不管!

如同蘇聯一樣,計劃經濟可以讓最高統帥把錢大量投放在發展高科技武器,反正中國是個警察國家,人民對高層如何動用國家資源無從置喙。習帝的迷思一直是,當解放軍擁有四、五艘航母、大量多彈頭洲際導彈與核潛艇後,解放台灣便指日可待。到時民族主義的騰飛將蓋過國人對復辟計劃經濟的百般不滿!當然,恢復計劃經濟的惡果只能是經濟原地踏步甚至邁向蕭條。巨無霸央企得以殘喘的原因是靠壟斷與國家扶持,而私營企業無論生產力與盈利都遠高於國營老店。但發展私營經濟同時會孕育一大批了解西方世界、思想比較活躍的中產階層。習總的對策是用國難當頭的藉口一石二鳥,既把經濟決策權牢牢掌握,同時把鼓吹讓市場經濟引進普世價值的自由化群體打個稀巴爛!

林和立 中國問題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