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金催生柬埔寨賭博淘金熱

柬埔寨旅遊勝地波哥賭城未完工,後發生火災,2017年時的殘桓。
柬埔寨旅遊勝地波哥(Bokor)賭城殘桓淒涼,彷彿歷史幽靈紀念碑。

貢布是柬埔寨的文化瑰寶之一。自由撰稿人喬治·史泰利斯(George Styllis)發現,隨著旅遊、投資和經濟發展,尤其是中國賭博資金的湧入,這個寧靜山鄉小鎮的居民日益感到不安。

殖民地時期(1863 - 1953),這個山高林密之地曾經是法國人的避暑勝地。他們在這裏營造了一個飛地,有一座教堂、一個郵局,還有一個富麗堂皇的大酒店。

在內戰和屠殺的腥風血雨中,大酒店變成廢墟,一場火災後的殘桓淒涼疹人,黑洞洞的窗戶,灰牆透出暗紅。

它佇立在那裏,就像歷史幽靈紀念碑。

今年,經過耗資巨大的整修翻新後,它又變成了豪華酒店和賭場 - 波哥皇宮大酒店(Le Bokor Palace),隆重開業。

波哥現在有兩個賭場。等最近開始興建的一個佔地18000公頃的度假村建成後,會有更多賭場開業。

這充分體現了柬埔寨的賭博旅遊業政策傾向。這裏的賭場迎合中國遊客的需求,提供傳統和網絡賭博服務;兩者在中國都是禁止的。

貢布街景
貢布街景

在柬埔寨獲得賭場營業許可很容易,監管也很寬鬆,由此帶來的賭博淘金熱正在改變一個個城鎮的面貌。

最典型的是西哈努克市,距貢布二小時車程。市民們擔心其他城鎮也將步其後塵,成為它的翻版。

西哈努克市已經成為中國在柬埔寨投資的中心,驅動力來自製造業、旅遊業和博彩業的擴張,又在北京的"一帶一路"貿易網路上佔據了重要地理位置,獨具戰略優勢。

這裏曾經是個安靜的漁村,背包旅行客光顧的地方,現在卻滿街到處是大大小小的中國超市、招搖的出租公寓樓和賭場。迅猛疾速的開發過程中,部分街道被掘開,最近還導致市區一個主要集市被水淹。

宋安妮(音譯 Som Annie)和她的法籍男友戴米安·普拉代約爾(Damien Pradayrol)兩人都34歲,最近從西哈努克市搬到貢布定居。

西哈努克市的建築工地比比皆是
西哈努克市內建築工地比比皆是

他們一起經營一家旅店,發現自己跟不上西哈努克市的疾速發展腳步。大批中國人的到來推高了住房需求,導致房地產價格和租金驟升。

房租突然飛升前,這兩口子租住了多年的小屋月租金75美元。最終搬出西哈努克市之前,他們曾經有一年搬了4次家,每個月房租高達240美元。

他們說還有不少人情況跟他們相似,從西哈努克市遷移到貢布。

安妮說:「我原來喜歡西哈努克市,現在不了。」

「我父母還在那裏租房住。合同到期後他們就要被趕出去,那套房子要租給中國人。」

她父母凖備搬回鄉下去。

阿列克斯·岡薩雷斯-戴維森(Alex Gonzalez-Davidson)是當地一個非政府環保組織「自然母親」(Mother Nature)的聯合創辦人。他說,中資背景的投資活動在當地人看來是冷酷無情的,完全不顧及本地民眾和環境。

他說:「伴隨大量中國投資項目而來的是大量中國人湧入,這往往會把本地人擠出去,或者使本地人的生活水平下降。」

西哈努克市裏賭場的老虎機
西哈努克市裏有不少賭場

柬埔寨人對中資的反感還不止於個人怨憤層面。

柬埔寨總理洪森與北京建立了親密盟友關係,實施更強硬的威權統治,也不掩飾對西方政府的公開敵意。

2018年7月,大權在握30年的洪森再度當選,繼續掌權。這次選舉期間法庭勒令一個主要的反對黨解散,對當局持批評態度的媒體遭到打壓,因此普遍認為這次選舉不合法。

西哈努克市現在成了中國現代帝國主義抱負以及政治上涉足柬埔寨的象徵。它似乎在表述一種更深層的恐懼,懼怕這個國家被化整為零,逐一齣售。

金邊一個開蹦蹦出租車的男子說:「柬埔寨現在需要什麼就去中國要,所以他們要什麼就到我們這裏拿什麼。」

不過,中國在為柬埔寨經濟注入能量方面確實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柬埔寨迫切需要而資金嚴重缺乏的領域投資,比如高速鐵路和機場。

同樣,從農業到零售業,與中國的貿易發展也使得柬埔寨的各行各業生機勃勃,也有不少人在房地產和其它方面收獲了自天而降的暴利暴富。

這種經濟上的發達也有代價。

貢布省水電站大壩是中國投資興建的
貢布省水電站大壩是中國投資興建的

金融機構柬埔寨投資管理(Cambodia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執行官安東尼·加利亞諾(Anthony Galliano)說:「柬埔寨的基礎設施和經濟因中國資本投入而加速發展,有利於這個國家的進步,但這裏也包含了中國的自身利益。」

他說,這其中包括對廉價勞動力的盤剝,為本國人創造海外工作崗位而不僱傭當地人,等等。

一個佔地1000公頃的新建經濟特區,包括其中的新建深水港和一座煤炭發電廠,因其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而受到批評。

目睹西哈努克市的轉型態勢,許多貢布人對自家門前的工業開發項目心裏滿是疑慮。

柬埔寨經濟財政部副部長羅闢潤(Ros Phirun)對BBC表示,為了保護貢布的「生態旅遊」業,不准備在波哥以外批准建賭場。

貢布旅遊點的酒店
貢布旅遊點的酒店

不過,新港口明年啟用後,計劃推出沿南部海岸線的遊輪線路,途中有一站停靠西哈努克市,估計會把中國遊客和賭客帶到貢布。

這種情況對安妮和戴米恩那樣吃過房東隨意漲租金苦頭的房客可能是壞消息,但對其他一些人可能是發大財的機會。

26歲的馬卡拉在辣椒種植園打工。他說自己的住宅價值已經翻了一倍,每個星期都有來自金邊的買家給他開價。

但馬卡拉覺得比當個暴發戶更重要的是保護貢布的美景和歷史文化。

他說:「貢布是個特殊的地方。我們住在這裏是因為希望貼近自然。」

至於波哥的那家新開張的豪華酒店,他說:「人們更喜歡看舊樓。我聽說外國人都在問舊樓哪兒去了。這個地方很特殊。它是有歷史的。」

View of the riverbank in Kampot, Cambodia
貢布河岸夕陽西下

編者注:自由撰稿人喬治·史泰利斯住在東南亞。據中國媒體數據顯示,近年超過2000家中資企業在柬埔寨投資,涉及火力和水力發電站、機場、農業、製造業、旅遊業等;中資在柬協議投資額累計超過125億美元。台灣和中國大陸人在柬埔寨非法開賭場和網絡賭場被柬埔寨當局逮捕遣返、中資企業借賭場洗錢的新聞也時有報道。中國駐柬埔寨大使熊波2018年曾公開表示,中國政府反對本國公民在柬埔寨經營賭場,尤其是專門以中國人為客源的賭場。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